证人见证中共监狱强摘器官事实

|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明慧记者穆文清综合报道)加拿大资深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所著的《血腥的活摘器官》记录了他们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骇人听闻的罪恶所做的专业严谨的调查核实。

正如作者在书中所说的,“如果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确实发生了,那么现场人员要么是行凶者,要么是受害者,不存在旁观者。因为受害者被谋杀后焚化,找不到任何尸体,无法验尸。没有幸存者来讲述自身遭遇。行凶者不大可能坦白自己犯下的反人类罪。但经过调查,我们还是收集了数量惊人的承认证词。”

除了书中搜集的证据外,其他一些人的经历也佐证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灭迹这一可怕的事实。随着真相一步步的展开,更多的证据未来也将浮出水面。

蓝尼的经历

《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中讲到,2008年7月,大卫•麦塔斯采访了一位曾经在中国坐过监狱的证人蓝尼(Lanny,化名)。他讲述了自己在狱中的骇人经历。

蓝尼不是法轮功学员,他在2005年3月至2007年初2年多的关押期间里,曾被换了17个监号,超过10次与死刑犯共处一室,亲眼目睹犯人行刑前被提取血样,处决当天被数名身着白大褂、戴白手套的人用带红十字标志的白色救护车带走,牢头告诉他,白车是摘器官用的。

在里面关押时间长的犯人则告诉蓝尼,在2002年到2003年期间,每个监号里面都至少发生过2-3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以下是书中对蓝尼所讲述的他的经历的描述:

在狱中,受访者(化名蓝尼)曾被关押在不同牢房,每个牢房平均关押20名犯人。蓝尼曾有超过10次和死刑犯共处一室。因此对死刑犯被处决的方式有相当程度的了解。

执刑前几天,一个身穿白袍的人从死刑犯身上抽取血样。处决当天,4、5个身穿白袍、戴白手套的人会把犯人带走。透过监狱的窗子,可以看到有一辆带着红十字标志的白色救护车在外头等着。

有一次蓝尼被提审时,他看到一个死刑犯就在隔壁,脖子上插着一支针筒,里面有半管液体。一小时后,人还在,但针管空了。

蓝尼从牢头那里得知这些死刑犯的器官将被活摘,用于移植。他们的死刑执行日期由监狱和附近一家医院安排。当医院需要器官时,即是行刑之日。器官移植的收费由医院和狱警对分。至于那人脖子上的针筒,牢头说那是一管麻药,用来麻醉死刑犯并维持他的器官机能,直到被割下为止。

2006年11月,蓝尼在江苏省无锡市(邻近上海)第一监狱的另一个监室,被转到311号牢房。转过来不久,狱警要求他在一份声明上签字,宣称在押犯人陈启东死于疾病。狱警将把这份声明出示给陈的家属。

陈启东曾被关押在311号,但在蓝尼转来的四天前死亡。由于从未见过陈,蓝尼拒绝在死因声明上签字,但同室其他犯人都签了字。

311号的牢头王耀虎和其他7、8个同室犯人告诉蓝尼,陈是一位法轮功学员。他拒绝放弃修炼,在关押期间坚持打坐炼功,狱警为此而殴打和折磨他。

陈启东以绝食抗议虐待。于是狱警将管子插进他的喉咙并灌进热粥,轮流对他强行灌食。粥太热,灼伤了陈的消化系统。陈启东发起了高烧。在陈被带离牢房的前几天,穿白袍的人抽取了陈的血样。陈离开当天,4个身着白袍和白手套的人将他带走,从此一去不返。就在这天,一个被提审的犯人看到陈在隔壁房间里,脖子上插着一支针筒。从311号牢房透过窗子,可以看到一辆带有红十字标志的救护车等在外头。牢头告诉蓝尼,陈被摘取了器官。

在被关押期间,蓝尼听说了2、3个类似案例,但以陈的例子最为详细。这些案例都有共同之处,就是法轮功学员拒绝放弃修炼,坚持在狱中炼功。狱警为此殴打及折磨学员,结果失控,造成学员的永久伤害。为了掩饰罪行,狱警假造证据,将学员送去摘取器官,湮灭证据。

于新会:名单上的人被带走 再也不会回来

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的调查报告发布后,引发国际社会对中共活摘器官的关注。与此同时,其他的独立调查团体也在深入调查这一惨绝人寰的事实。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他的助手利夏•莱米访问到的一个证人于新会的经历也印证了蓝尼的描述。

法轮功学员于新会曾经被关押在广东四会监狱,监狱的医生是他的老乡,这位医生老乡劝于新会不要和共产党作对,否则,器官去哪里了也不清楚。于新会说:“当时这个医生跟我讲,法轮功的人,是炼气功的,经常锻练身体,他们的身体,这么好,那器官当然好,那你说我们是挑你们呢,还是挑那些犯人呢?那犯人是吸毒的,喝酒的,不良习惯又多,拿去不知道是什么破东西,你们那些(器官)才是最好的。”

于新会在广东四会监狱被关押了六年。他说在他关押的地方,犯人中已经形成了常识,就是每当有人需要器官的时候,(监狱里)就会有人被带走。有时,别的犯人或者是狱警会威胁他说,如果你不老实,我们就杀了你,然后卖你的器官。监狱里的人都知道,确确实实存在着一份名单,每年都会有一次,名单上的人会被带走,再也不会回来。

每次大车开进来,有时是两辆、三辆,或者四辆大汽车,在监狱的各处兜一圈,然后停在监室的楼外。警察手里拿一个名单进到不同的监室,(按照名单)叫名字并核实身份。好,你是这个人,拿上你的鞋和外套,跟我们走。他们带人走时甚至不允许带任何其它个人物品。然后到下一个房间,找到名单上要的人,整个过程令人恐惧,因为谁也不知道谁会被带走,为什么被带走,带到哪里去。深更半夜里,这些大汽车装满人,然后拉走,从此这些人再也没有任何音信了。

于新会曾在GOOGLE卫星地图上,向调查员指出深夜带走法轮功学员和犯人的汽车在监狱里的停靠地点。

大卫•麦塔斯先生曾说:“如果你是个法轮功学员,你进了监狱,你基本上就处于被活摘器官的流水线上了。我的理解是这样的。”从监狱被汽车拉走,就是这流水线上的一环。

曹东在监狱医院所见

2006年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曝光后,大卫•乔高与大卫•麦塔斯应“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之托成立独立调查团,向中共使馆递交信函,询问如何可以进入中国,在不受中共当局的监视的条件下进行真正有实质意义的独立调查,遭到中共驻加拿大使馆的拒绝。

但是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司考特先生(Mr.McMillan-Scott)有机会进入了中国。2006年5月20日至24日,麦克米兰-司考特先生为欧洲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准备人权民主报告而来到了北京,除了会见各方官员外,他还克服困难,得以与两位北京法轮功学员——牛进平和曹东见了面。曹东向他讲述了自己在监狱中的所见。

曹东时年30多岁,因修炼法轮功曾被关押在中国北方某监狱。他非常紧张地向麦克米兰-司考特先生讲述了他在监狱中所见。曹东告诉司考特,他有一个朋友,也是法轮功学员,和他关在同一个监狱里。一天,他的朋友失踪了。当曹东再次看到那位朋友时,是在监狱医院看到了他的尸体。尸体上有洞,他的器官很明显被摘取了。曹东因为和麦克米兰-司考特先生见面,再次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五年。

*******

对法轮功的迫害在中国大陆依然在持续着,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仍被极力掩盖着,但罪恶无法永远被隐藏,更多的证据将浮现,罪恶的执行者也必将受到天理与人间法律的制裁。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10/14/14637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