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今年八月中旬开始,我觉得身体有点不对劲:转头速度稍快就感觉头晕,过了几天症状明显,甚至有一天我觉得头上象是有东西压住一样,沉沉的、紧紧的裹住头的感觉。知道这个状态是绝对不应该的,是绝对不正确的,向内找,也没有头绪。

一个周四的下午,我参加学法小组。当天学《转法轮》〈第五讲〉,我自语:怎么又学第五讲?来这个小组学法,已经连着两、三次学第五讲了,尽管是有时间才过来学法的,也不会这么巧的。绝对不是一个偶然的事情。当时心里就想:肯定有我要修的东西。

学到不自觉的练邪法的时候,我心里一震。师父讲“什么叫不自觉练邪法?就是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练了邪法了。这个事情非常普遍,简直太多了。就象我那天讲过的,有许多人练功思想不正确,你看他在那站桩,累的手直哆嗦,腿也直哆嗦。可他脑子没有闲着,他想:物价要涨了,我得去买点,练完功我就去买,不然的话就涨价。有人想了:单位里现在分房子了,这房子有没有我的?分房子的人怎么怎么跟我不对付。越想越生气,他肯定不给我房子,我怎么跟他打……什么念头都有。就象我讲的,从他们家一直叨到国家大事,说到生气的地方越说越来气。”[1]

“大家想一想,你的功里边加進些什么东西,你练出那个东西能是好的吗?它能不黑乎乎的吗?有多少人不是抱着这种想法在练功啊?你为什么老练功不祛病啊?在练功场有些人没有想那些坏事,可是老抱着一种求功能、求这求那的、各种心态、各种强烈的欲望在练。其实,已经在不自觉的练了邪法了,你要说他练邪法,他可不高兴了:我是哪个气功大师教我的。可是那个气功大师叫你重德,你重了没有?你练功的时候,你尽加進一些不好的意念,你说你能练出好的东西吗?”[1]

学完法后,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确实严重:炼功时心不净,胡思乱想,已经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重视。

第二天早上晨炼时间,起床后,想到自己整天是在干什么,这不是在混事吗?!就消沉的坐下来找自己。找出一大堆的执着,一一列在纸上,悔恨的哭了:师父啊,我怎么还有这么多的执着啊,这怎么办啊。其实,找到后,我也认识到:在修炼这条路上,就是不重视实修自己,经常的只是意识到了,却没有去修,没有去改。这就是在糊弄自己。想想自己修炼中的一点一滴的提高,都得让师父格外的操心,真是对不起师父。想起师父讲的:“只要你在大法弟子中,师父就会把你当大法弟子带。(鼓掌)不过,你们自己一定要做好。”[2]我擦干眼泪,下决心实修自己。

三四天后,在把法会交流发往明慧网的时候,又不由自主的浏览起动态网,一个很强的意识觉得自己现在这个状态与看这些也有关。停下来回想自己,也是有一段时间了,很是关注邪党领导之间的厮杀。动态网上的文章,接连着看,特别留意那些贪官们与女主播之间的淫乱,也没意识自己严重的色欲心。甚至经常花一两个小时看动态网。

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个问题,瞬间,头上压着的东西象是一下拿掉一样。师父已经讲过“因为你在人这,耳听目睹,这社会上什么肮脏的东西你都看到了、你都听到过了。大家知道,什么叫听到、什么叫看到啊?不象人想的,哦,我看完了就完了,我也没有把它拿过来;我听到了我也没有去学,就没事了。不是的,任何东西都是物质的,你听到了,就灌進去了,就進到你身体里。你看到了就進去。”[3]

我知道自己的问题找到了,想到自己迟迟不去的色欲心、妒嫉心、怨恨心、报复心、瞧不起别人的心、执着自我、显示心、利益心、怕心,这一大堆的执着心,真恨自己啊。每一次都是在碰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才找自己,每一次都会让师父“恨铁不成钢”[4]。不能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

从那时起,自己也开始严格要求自己,学法也能安静了,炼功也能净心了,并且多发正念,症状也很快消失了。

自觉惭愧,不想写出来,可想到还有花很长时间浏览动态网的同修在不自知的浪费时间,耽误救度众生,就觉得自己有责任写出来。也提醒存在这种问题的同修,放下对世事的执着,抓紧时间做好自己应该做的,珍惜师父巨大的付出与承受延长、用以弟子救度众生树立威德的时间,别让浪费本该用来做好三件事的时间成为永远的遗憾。

自己现阶段的一点体悟,不当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