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同修不能放松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四日】我七十七岁了,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早晨五点钟起来上厕所,“扑通”摔到床下,没在意,后发现身体右半边麻木,不能走。老伴(八十多岁)看到说:你不会念“法轮大法好”吗?我默默念着“法轮大法好”,把身子移到双人沙发上坐下。六点钟发正念后倒在沙发上,睡过去了。

九点半听到敲门声,艰难的把门打开一看是同修甲,脱口问:是师父叫你来的吧!她说找我有事。我问什么事?她反问我,你怎么啦?我说了早晨的情况,她立即帮我打开mp3,叫我听法,打水帮我漱口、洗脸,拿了两个馒头、一杯开水叫我吃。我请她到学法小组帮我请假,她说好。

中午,甲同修来问我吃了饭吗?我说不想吃,人很难过,不能走,家属要我到医院去检查,我不肯去,想吐。她说没有关系,这都是假相,不承认它,解体它。想吐的话,我扶你到厕所去吐。还没到厕所,就吐了一地,吐完后,她扶我坐在沙发上,主动的把我吐的污物打扫干净。老伴在一旁感动的说:你的功友真好。打扫完毕,甲同修坐下来说,我们一起发正念。

下午两点钟后,学法小组同修都来看望我,一起发正念、学法、切磋,向内找,找出一大堆人心:情、私心、争斗心、显示心、嫉妒心……在正的能量场中,人感到舒畅好象没有事一样。但同修走了后,精神又消沉了。晚上七点甲同修送了一碗稀饭给我吃,叫我多学法,多发正念。

第二天一早,甲同修就到我家和我一起炼功,纠正五套功法中不正确的动作。甲同修说,我们是一个整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要让邪恶钻空子,我们自己在法上归正。记得吧,十七年前,你在公园松树林打坐,招手叫我过去跟着学打手印,静坐了半个小时,要上班走了,晚上一觉睡到大天亮,长年的失眠症好了,从此走進了大法修炼,我们的缘份不一般。

甲同修讲,她通知了一些功友来我家与我一起学法、发正念、切磋。正说着,就陆续進来了六、七个人,有的功友家住很远,都来帮我发正念。他们从法理上谈各人对做好三件事的体会,信师信法的体会,启悟我向内找。我想起来,在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中午叫卖鸡人杀了鸡,还无所谓的态度对待;加上自己没有做好三件事,被旧势力、邪恶钻空子。我向师父认错:弟子做错了,今后一定做好,用法对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救度之恩。

同修建议我多学法,学好法,多发正念,转变人的观念,修出神念,加强主意识,方方面面都用法的要求和标准来检查自己。这时有人敲门,我和另一个同修同时起身去开门,其他功友异口同声的说,能走了,奇迹,好事。進门的同修问什么好事?我说,我能走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与大家一起学法,发正念,炼功,向内找的两天里,自己在法理上,提高了认识。一星期后我去了学法小组学法,同修高兴的叫她母亲到我身边,说我半边不能动弹,一星期就恢复了,大法神奇和超常吧!九十四岁的老人看着我笑,说:“法轮大法好”!

前不久,在公交车站,一位女士叫我的名字,我好奇的看着她,她讲:“你都不认得我了,接着说,你走来我一眼就认出你,你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没变,精神,显年轻。一九六八年下放至今四十多年,我老得你都不认识了。”我说,你(上海财大毕业)当年上海派头十足,又漂亮,现在面目全非(满脸老年黑斑),没认出。我原身体不好,你是知道的,后来是修炼法轮功才好的。接着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在我身心上的体现,并揭露中共屡次运动害死八千多万中国人,劝她三退了。她表示谢谢。我说: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逢凶化吉。她重复九个字说好。

写此文章,意在认真总结自己存在的问题,鞭策自己精進再精進,也提醒老年同修不要放松修炼!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