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终于回到老家见公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八年春得法的,也算是个新学员吧。

那年我病的很重,上不了班,连饭也做不了,一动就眩晕,在当地医院输了六天液,也不见好转。去北京协和医院拍核磁共振。在等结果的时候,朋友夫妻来看我,并送来了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光盘,他们告诉我:好好看看,身体能恢复健康。我在以前也听说过法轮功,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还真不了解,只知道中共不让炼了。我当时病的很重,心情不好,说实话,也并不相信看看光盘就能祛病。但是这次朋友介绍的多一些,我就想:试试吧。

我在沙发上躺着看师父讲法光盘,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来已经讲过去很多了。我就这样断断续续看完了第一遍。最后一盘有五套功法的演示,我跟着学。当炼到第二套“法轮桩法”的最后一个动作——两侧抱轮时,我看到右前方蒙蒙的有东西转,我赶紧停下来坐下,这时感到有点儿恶心,就找了个塑料袋吐了两口,仔细观察黑黑的,和平时吐的不一样。因听了一遍法,就想:是不是消业呀?又想:吐的是不是刚才吃的药呀?自己确定不了,我急忙给朋友打电话,朋友告诉是“消业”。我听后很兴奋,从此以后也爱听法了。

过了几天,朋友又送来了《转法轮》,我就找自己感兴趣的内容看,知道了这是佛法修炼,按“真善忍”宇宙特性做好人。可是自己悟性太低,心想:我也不想成佛,我就想祛病健身,还是把书送回去吧。我和丈夫去了朋友家,想告诉他们我的想法。但不知为什么,我又改变主意了,把书又拿了回来,还拿了其他几本大法书。

回来我就如饥似渴的看,越看越喜欢。以后朋友又教了我炼功动作,就这样我就走入大法修炼了。朋友成了同修(我称同修甲)。

在这一个多月里,我学法比较多,但炼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药还在吃,五月一日单位领导叫我上班。我身体也好了,上就上吧,上班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单位同修乙交流,乙说:您都看到法轮旋转了,您咋还怀疑呀,快修吧。同修丙又说了发生在她身上的神奇事。我也结合自身的变化在琢磨:看书就能使身体发生变化,使身体健康,这不是佛法是什么呀!这不就是佛法吗!所以由半信半疑到彻底相信了。

一九九八年六月一日,我们一家三口被公婆赶出了家门。原因是我家妯娌大嫂接了婆婆的班,成了正式职工。我对这事总是耿耿于怀。在这次分家产的时候,我据理力争。当时家里找了五个人,有村书记、村主任和公婆关系好的何二叔,还有两个同姓的本家哥哥。有四个人站在我的立场,认为我对,村主任和一位哥哥竟和公公吵了起来,认为他们对我太不公了。我当时委屈极了,气的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整天逢人便说,逢人便讲,公公不愿意我到处说,家丑不可外扬,终于在这天“战争爆发”了,—把把我赶出了家门。在这十年里,我提起这事就激动,没少和丈夫吵架,并决心一辈子不回老家。

现在我修炼了,师父让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我想我首先得从家庭做起。想是想,要做到还真是不容易。我得法第一年下决心回家,可到时候就又打退堂鼓了,一想到回家面对他们的面孔,马上想到原来他们对我那样绝情:在还无住处的情况下,逼我十二点以前必须搬家,不搬就砸。我当天只好先搬到一同事家。一想到这我就不想回去了。所以第一年只是有回去的想法,并没有付诸行动。

第二年快过年了,同修甲说:回家一趟吧,我和丈夫的媒人也劝我回家过年。那几天学法时我看到四次师父的这段法:“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1]我觉得这是师父的点悟,我必须放下人心,闯过这一关,平衡好家庭也是在证实大法的美好呀!

现在我每逢过节都回家看望二老。今年我还给婆婆请了一本《转法轮》。家庭更加和睦了,全家人其乐融融。

当然,我修炼后无病一身轻,和丈夫的关系越来越融洽了,不计较个人得失,能做到路不拾遗,尽量做到处处为他人着想,不行贿、不受贿(拒收学生家长的购物卡)。每一个故事的背后都有一个修心,磨砺自己的过程也是心性提高的过程。我真心希望身边的朋友们和中国大陆的所有民众都能够進一步了解大法真相,分清善恶,选择光明和美好。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