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帮助同修整理法会交流文章的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四日】会写文章的同修应该发挥自己的特长,帮助其他同修整理法会交流文章。这么多年向明慧投稿,以及与有写作特长的同修交流中,我发现真正能写出好文章的同修比较有限。就我自己而言,我写自己的交流稿一篇也没有被明慧采用过,可是为同修写的法会交流稿却被采用了多篇。这在说明我自己修的与同修有差距之外,还说明一个问题:为法会投稿是我们所有大法弟子的事,自己修的好不好是一个方面,但是对于修的好的同修,有写作特长的同修就要义不容辞的担起为同修整理文章的责任来。我是这样为同修整理文章的。

帮助同修选好角度,理清思路,找出主题

同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看,给人的感觉不同,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意思。选好角度对完成整篇文章作用非常大。如果角度选的好,那思路一下子就能清晰起来,所要表达的主题也就很自然的显现出来了。我的体验基本都是选好角度后,也就等于确立了主题,再定好题目,那文章基本上就等于完成了。

许多同修都有这样的感觉,觉得自己做的事也很多,可是要写起来却无从下手。那就是没有选好角度,不知道咋写。

有个女同修在劳教所做的很好,正念正行。她写的东西几乎全是怎样受酷刑的,自己如何承受过来,把那苦楚写的相当详细。可是光从这一个角度写下去,写的再多也不过是叙述一下过程,主题没有提炼出来,说到底是没有选好合适的角度。

我后来和她在一起谈,她谈到其他劳教犯人对她的态度,大家都把她当大姐对待。她谈这个大姐的时候带有黑社会中那种“大姐大”的意味,就是谁厉害,谁才能被称为大姐。这个同修修炼前在社会上也确实是个叫得响的人物,修炼后就全变了。她在劳教所中的表现,让其他劳教人员对她发自内心的尊敬。警察曾询问劳教人员关于她的情况,这些人出于对她的尊敬和保护,就说:俺可不敢惹她,她是黑白两道都通吃的人物。我提示她:你就从这个角度入手,写你的坚定,写你的言行如何让犯人对你都敬佩,写你承受酷刑时,及自己被逼作检查时所表现的智慧和豪迈让恶警都无可奈何的过程。当我给她说出文章标题“劳教所里的‘大姐’”时,不只是我心中的文章已经成形,她马上就知道怎么去谈了。

还有一个同修,做的很好,从看守所也是堂堂正正走出来的。她想写法会交流文章,也是不知怎么下手。写什么呢?自己做的事确实很多,可是就是找不到主题,也不知道怎么表达。我们在一起交流,无意间她说出和同修到其它县发资料时,被人举报了,警察在路中间放个车堵他们。他们开着车正往回走时,有警察示意他们把车靠边停。当时车上的几个同修慌了,她说:发正念,闯过去。他们那次真的闯过去了,警车在后边追,可是前边是个集市,他们很顺利的过去了,警车却被挡住了。

我问这位同修,你当时是怎样想的?是脱口而出说的“闯过去”?那不就是正念吗?她说,确实是本性的一念。我又问她,你在看守所时怎么想的?她说:一开始我就认定我不会呆在这里,有个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告诉我让我找家里找关系托人,我当时就否定了她的那个说法。我又问她,你还有没有这种发自本性的一念出现奇迹的事?她想了好大一会儿说,想不起来了。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做过的事,连我们自己都没有总结过。这个同修以前得过败血症,家人逼她吃药,她拗不过,接过药,说是吃,等家人一不注意,她就把药装兜里了。等复查时身体什么症状都没有时,她才把真相告诉家人。她的这个事以前有同修给她整理过。当时同修帮她写作这件事的角度,主要是表现法轮功修炼者通过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吃药就能从根本上祛除绝症的神奇,采取的手法是先抑后扬,效果也很好。我和她共同找这方面的素材时,提到了这个事,就问她以前得知自己得败血症时最初是怎么想的。她说:我当时就想起了师父的话:“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我在心里就这样说的:啥败血病不败血病,我是放下生死的神。当时我们就把这篇文章的标题定为“发自内心的一念”。这篇交流稿没有被法会征文选用,后来在明慧上也发表了。这里要表达的是,如何帮助同修选好角度、整理思路的问题。

既要有情节,更要有细节

人们喜欢看小说、故事会之类的作品,最吸引人的是里面有引人入胜的情节。我们的交流稿有些常人也要看的,特别是这次的交流稿,明确提出了这一点。所以没有情节肯定是不行的。

情节都是靠细节来辅助完成的。细节在文章中的作用非常大。有时和同修交流,就是他无意中说的哪一件事中,感到有一个非常好的细节,一发掘,完整的一个情节就出来了。有个同修在菜市场卖冷冻食品,她自己感觉天天卖菜能有啥写的?她就讲她的邻居,开始如何找她的事,她哪样东西好卖,他就来借哪样。她的东西要卖完了,找他借,那东西明明在那放着,他就不借给她。大家看这个小故事多典型啊。她说着说着不说了,说没啥讲的了。我一看这是一个好的故事,而且典型细节也一个接一个的,非常好,就让她接着讲。她就开始讲他年底喝多了酒,专门到她家对她说,酒席上兄弟问他信什么,他就说他信真、善、忍。说着说着她又冒出一句话来:我这边的邻居还说我,都能和老虎作邻居。这句话真经典,这样的细节放到文章中表现我们同修的宽容大度再好不过了。

当然,光有这一家子事也不能把整个菜市场都烘托出来啊。她就又开始讲有个开鸡行的,怎么不照顾自己的孩子,才一岁多一点的一个小孩,天天在地上爬来爬去,到她店里,她掀开孩子的衣服一看,全是大疙瘩,都是鸡蚴子咬的,她就给孩子买来药搽到身上。我不知道啥是鸡蚴子,就问她这个问题。其实我是发现了这是一个细节,必须得问清楚了。后来回去我开始构思这篇文章,当然也是先选角度了,整理后就是明慧上发表的“红火的菜市场”。

以前还有同修送来一篇关于一个老人修炼的底稿。文章很凌乱,这个需要理清线索来整理。可是看看开头确实缺东西。而他的情况我略知道一些,就把我知道的他修炼后能踢二踢脚的一个细节加了上去。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八旬老翁的修炼路”。

一定要深入進去,尽可能的多掌握素材

只有素材充足,写文章时才能信手拈来。可是有些同修只是一面之缘,这就要求在和同修交流时把握住重点了。可是一开始也把握不住,他不知道往哪讲,你对他的情况又不了解。怎么办?我通常的做法就是放开了让他随便谈,想到哪说到哪,说着说着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就出来了。前面说的那篇“红火的菜市场”就是这样,我和这个同修见过那一面之后,到现在也没有再见过。后来我回去后,回想一下她讲的东西,那些关于她个人在做这个生意之前的修炼情况,如果深入挖掘一下,还有可能整理出一篇好文章的。

有个同修说她父亲修炼时出了很多神奇的事,让我帮他整理一下。我去以后,问他什么,他好象都答非所问似的。有时也说一些情况,也都一掠而过。他说警察到他家时,他躺在床上生闷气,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就忍不住大吼了一声,把那几个警察都吓得慌慌张张往外跑。说了之后,就问不出什么了。

等一段时间后,我又去,问他怎么走進大法修炼的。他就开始讲他听了法以后腿被砂轮打着了。家人让他看他不看,夜里睡醒了,用手试着一摸伤口,发凉。我就着这个事问得再详细一些。除此之外他又说不出什么了。我也很着急,这两个情节虽好,但是太单薄了。

等下一次我又去,和他唠家常,他就说他小时候正赶上黄河扒花园口,老家的房子一冒烟,一个屋架子就漂走了。我一听这个细节对表现老人的身世有用,就又往深处问。当然这过程中也问过他老伴,他老伴说她自己的,说自己年轻时脾气很坏,车间主任说话不算话,她抓着他的衣服领子要他把吐的吐沫舔起来。还说她修炼后,这个脾气变完了,人家跑到家里骂,她管给人家找个凳子坐。

其实他们一家三口修炼的情况我都比较了解,还知道以前他女儿从劳教所回来后,派出所不给上户口,老太太跑到派出所门口吆喝的事。但是当时我光想着给老人自己一个人写了,没有想到他一家。当时我正好出差在外地,看看明天法会征稿都到期了,我还一篇都没有写。怎么办?我开始考虑老人的情况。当我把他们一家的情况结合起来时,一看这不正好是一篇很好的交流文章吗?老人讲的东西看着这次讲一点,那次讲一点,很散,可是选好角度一贯穿,却非常完整。这篇文章的标题就是《铁匠与老伴修炼大法的故事》。

“大姐,见到你我就恶不起来”也是这样完成的。对这个做服务员同修的情况我比较了解。当时也是不知道怎么动笔,材料是有,但是我掌握的都很散乱。和她见面一次她说如何去当服务员了;再见面又说人家对咱修炼人都有多好;有一次说到一帮黑社会的人去她那房间吃饭,一个黑老大对她说:大姐,见到你我咋就恶不起来了?我一听这句话也很震惊,同修的修炼境界在那了,才使得黑社会的人都对她如此有礼。

我开始询问她那次的情况。过后,只想着把这个小故事整理成文章,没有想到要写征文。等我把她的情况一贯穿,思路一下子清晰了。那天,记不清是先写的这篇了,还是写的“铁匠与老伴修炼大法的故事”了。现在回想起来,作为我们为同修整理文章的人来讲,只要掌握了素材,写出好文章是很自然的事。

我们再回头看看,同修什么时候给自己说他自己修炼中的故事时,一切不都是师父给安排好的吗?

金线串珍珠,绸缎须剪裁

同修的修炼故事很多,确实都象一颗颗闪光的珍珠。我所能做的事也就是把这些珍珠串连在一起,这就是写作中的线索了。这个线索的表现主要是在语言的运用上。

在写作时一定要考虑到当时的环境,使读者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比如在写这个女服务员应聘时,她和邻居的对话:邻居对我说:“这个酒店生意好,薪水高,活也不重。但是这个酒店可有要求,就是不要炼法轮功的。你可别象在家里这样,见到谁就讲法轮功,你到那,不提就是了。等会儿,见到大堂经理问你的情况时,你可别说是炼法轮功的,这样,我可不好交代。”我在心里说:酒店的要求限制不了大法弟子,谁规定的都不算。你给我介绍这个工作,也不是你说了算,这是我师父给我安排的。我对她笑了笑说:“我会那么傻吗?”邻居就笑了。这个对话把大法弟子平常的行为,和对法的认识,以及自己的智慧全都表现出来了。

再好的素材都需要裁剪。象那位铁匠,因为我是本着写他修炼中出现的神奇事去和他交流的,他也谈到了一些,可是这些都不能用,因为和表现的主题不一致,所以要去掉。最后在结尾处对她老伴的神奇情况适当提了一笔。但是不能再多写了,再多写就和主题不一致了,还容易冲淡前边的内容。

和这位做服务员的同修在一起工作的还有一个同修。她修炼的也很扎实,也是受到所有酒店工作人员的公认的,两个同修也一块做过一些事,可是写这位同修的文章时就不能用她的材料了。

关于这位做服务员的同修,她的情况我连续写了三次征文,那两篇是《酒店金牌服务员》和《要不走的服务员》。同修要感兴趣的话,可以对比着看一看,因为那是从不同的角度写同一个人的修炼的。另外明慧上的“生活老师”与“神韵天上来 哑巴心扉开”这两篇文章,也是表现同一个同修的修炼故事的。这两篇不是征文上采用的,只是想让大家比较一下。

我觉得我们这些有写作能力的同修,就应该担当起来这方面的责任。我们这我只发现一个同修,自己做的好,文化程度也不高,可是写起文章来却能表达的很清楚。但是要达到更高的要求,从写文章上来讲,还是有距离的;这样的我们可以在一起切磋,共同提高。而相当一部份同修还真是把握不住我们征文或其它文章的要求。我有时看我们同修揭露迫害的文章,绝大多数都没有更深刻而全面的把自己的遭遇揭露出来,这真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要想弥补这些,有写作特长的同修就应该主动去帮助同修整理。

那么这次的征文,有写作能力的同修怎么不应该多付出一些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