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为啥称殃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八日】中共头号喉舌央视,近年来,特别是近期来,萧墙之内祸起连连。人们不禁要问:央视这是怎么了?

一、央视里头殃事多

二零零一年,原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参与策划并导演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二零零八年初,助恶为虐的陈虻患上胃癌,在经历九个月癌症折磨后,痛不欲生的他要求放弃抢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北京肿瘤医院死亡,死时四十七岁。

央视主播“中共第一脸”罗京,屡次声情并茂播出精心伪造的诬陷法轮功的假新闻,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站台,并因此获得晋升和“荣誉”。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病死,时年四十八岁。公开的死因为淋巴癌扩散。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前央视副台长李东生被抓,牵出更多涉案的央视女主持及女主播。李东生在央视任职期间,不但自己玩弄央视女记者、女主播,还“进贡”多名央视美女供中共中央周永康等高官狎玩,将央视变成中共高层的“后宫”。

二零一四年六月,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制片人田立武被抓。郭振玺一直被视为官方电视界的重量级人物,央视工作二十二年。他曾分别主管央视广告部门和财经频道长达八年之久,其中四年同时兼任央视广告信息中心主任和经济频道总监。有媒体披露,郭振玺八年海捞二十亿,等于每天七十万,相当于一天可买一辆最新路虎汽车。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央视知名体育解说、足球评论员刘建宏递交了辞职报告并被批准,正式离开工作了十八年的央视。同日,央视体育频道主播王涛通过个人微博透露已从央视离职。王涛在央视工作十一年。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有媒体报导称,央视系统全部员工已被要求降薪百分之三十,且未被告知降薪原因,而且通知还要求进一步下调工资待遇。据央视内部员工透露,降薪政策从二零一四上半年已开始实施,确实有不少中青年员工在此当口转投新媒体;有的节目团队甚至集体“出走”。

近日,媒体公开报导,央视女主播叶迎春,前主持人沈冰卷入周永康案被带走调查,引起舆论高度关注。随着周永康的心腹马仔李东生被调查,央视持续地震。海外多家媒体报导称,央视上百人因涉李东生、周永康案被约谈、调查。不久前,央视财经频道知名主持人芮成钢被带走调查。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陆媒消息证实,央视电视剧频道(CCTV-8)副总监黄海涛被有关部门带走。

二、央视迫害法轮功的重大恶行

(一)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抹黑法轮功的主要喉舌

为了所谓“战胜法轮功”,中共邪党施展欲加其罪、何患无辞,宣传开道、抹黑对方的惯用伎俩,操控所有媒体对法轮功造谣、诬陷、诽谤,大有“文革”重来之势。央视首当其冲,移花接木,无中生有,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讲法录像剪接篡改,炮制“一千四百例”假新闻,每天七小时循环播出。

以央视为龙头和口径,全国两千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数百家地方电视台和电台全部开动。邪恶谎言通过新华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或亲共媒体、大使馆等机构,迅速传遍全世界。据不完全统计,仅迫害开始的头半年,中共邪党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蔑报导和诽谤文章多达三十多万篇(次)以上。刽子手是用刀子杀人,而中共央视是用谎言杀人,且杀人无数。

(二)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导演者和第一推手

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不断栽赃陷害,为迫害制造借口。但法轮功太正了,中共使尽浑身解数编造谎言也无法掀起“斗争”高潮,迫害难以为继。于是,中共江氏集团铤而走险,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上演了一场“天安门自焚”骗局,制造弥天大谎,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从而达到加剧迫害法轮功的目的。

目前已知的情况是,自焚伪案是江泽民、罗干授意,李东生、陈虻策划导演、央视制作完成并首播。然而,央视播放的这场“天安门五人自焚”的录像却露出许多破绽,中共精心策划的“自焚”事件,成了震惊世界的伪案,使中共的丑恶彻底曝光,成为中共无法摆脱的梦魇,成为央视参与迫害的最大丑闻,也成为央视必须偿还的历史罪责。


根据医学常识,为防细菌感染, 危及生命,大面积烧伤病人要住隔离病房,探视者需穿戴隔离衣帽、手套、鞋套。而官方记者李玉强直接穿便服近距离采访刘思影,分明是在演戏!(资料图片)

(三)利用“焦点访谈”连篇累牍抹黑法轮功

中共江氏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央视的品牌节目“焦点访谈”,成为对法轮功进行抹黑宣传的邪恶工具。去年底落马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主任、前央视副台长李东生主管的“焦点访谈”,在收视率最高的黄金时段,大量播出反法轮功的“焦点谎谈”,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到年底的五个多月就炮制了七十多集。其中以利用北京疯子“傅怡彬杀人案”构陷法轮功尤为臭名昭著。央视以品牌节目欺骗民众,其手段卑鄙狡诈,散毒至深至广。

三、结语

“殃视”、“大裤衩”、“CCAV”、“中南海后宫”,网民送给央视的这些别名与诨号,让你不得不佩服民间高人的智慧。这不是观众强加的,而是央视自己一份份儿挣来的。这是民愤、民怨、民嘲、民意的生动体现。央视作为一个媒体,在观众心目中已然成为谎言、淫窝儿、名利场的代名词,形象滥得一塌糊涂,何谈公信?媒体失去公信,则虽生犹死。

曾几何时,多少媒体人削尖脑袋往央视里钻。今年八月央视体育频道两个名嘴请辞,被称为“多年来没有过的事”,他们的离开虽然不象当年同情“六四”绝食学生的薛飞、杜宪两君子那么大义大勇,但也可谓是明智之举吧。央视的命运是与中共绑在一起的,伴随《九评共产党》的不断传播,伴随三退人数的不断攀升,同时伴随“自作孽,不可活”的央视恶行的大曝光,越来越多的央视人会“逝将去汝,适彼乐土”,央视离“树倒猢狲散”近矣。

善恶必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当您看到央视沿着“红得发紫——风光不再——门可罗雀——臭名远扬”这条中共特色的戏路一路演下去的时候,您大可不必莫名惊诧,其实都是它自己种下恶因的必然,尤以其在中共江氏迫害法轮功以来的恶行为最。具体每个个人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那都会根据其作恶的程度得到相应的恶报。法网恢恢,不会漏网;神目如电,不会走眼。

中共正部级“610”办公室主任空缺八个月无人继任;央视成殃视;政法系统成“死亡岗”,据说北京法院系统五百余人悄然辞职……这些单位和个人,分别在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中起着指令、鼓吹和实施的作用。它们今天的境况,正向所有迫害参与者昭示这么一条重要信息:报应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