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前,见到师父的法身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一日】我今年七十岁,一九九七年十月七日得法。以前受邪党的毒害,我对一些神佛的故事一概不相信,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但有一段神奇的经历,改变了我的观念。

一九九二年春天,听说上海来了个气功师作报告,我公公有重病,我丈夫就去买了几张票。我不想去,没有兴趣,他也没给我买票。时间到了,我孩子的姑姑来电话说她单位有事来不了啦,公婆和丈夫非让我去不行,就这样我不情愿的跟着去了。听完报告回家后,晚上吃过饭收拾完准备上床休息,突然发现有一束黄光从窗户外照射到我们床上,我的整个身体都在光的照射之内,我下床顺光走到凉台上,向天空望去,看到有一个人坐在半天空,穿着黄衣服,全身放着光,黄光是从他那来的。

我很惊奇,忙把丈夫叫醒,告诉他说:“你看天空有个人,穿着黄衣服,全身放着光,那光都照到咱们床上来了!”丈夫下床到凉台看了一会,转回身来说:“我什么也没看到,是不是白天在礼堂上看到的气功师?”我说:“不是,那个人又小又瘦,走路还让人扶着走,决不是!我看到的人又高又大,盘着腿,手放在脚上边,在天空坐着。他怎么能在天空坐着呢?”丈夫看不见,也不相信,就睡去了。

我睡不着,就在床上躺着,光照着我,很舒服的。时间一长,我想也不能老是这样呀,心里又惊又怕,心想怎么办呀?我就用被子蒙上头,闭上眼睛,可是也不管用,和睁开眼一样,还是看到被黄光照着。我又起床,爬在床下蒙着被子,也不管用。我又把大衣柜的衣服拿出来,蒙着被子钻进去还是不管用。后来到北边厨房里拿做饭的铁锅扣在头上,心想这下可能行了,谁知还是不管用。我很紧张,走到哪儿都一样照着呀,不知怎样才好,大晚上的又不能出去找人,又无奈,看看表,已经深夜三点半了。实在没办法,心想,照就照吧,就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天我到单位上班,就问办公室的同事们:“你们昨天晚上看没看到半天空中有一个人在空中坐着,穿着黄衣服,全身放着黄光,大概在十点半左右?”他们说没有看到。有的说:“你是不是在做梦呀?”我说:“不是呀,现在还照着我呢!”他们都不相信。也有人说:“你这个革命派、无神论者,什么也不相信的人,怎么也搞起迷信来了呢?”我听了后也拿不出证据来,感到很委屈和无奈。他们都用看不起的眼神看着我,讽刺我。

我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叫我碰到了呢?在过去确实是这样,谁要说神呀佛呀、气功治病呀什么的,我一概说人家“迷信”。现在我亲身经历了,到底是真是假?自己问自己:说是假的吧,我看到了,感受到了,现在还照着我呢;说是真的吧,怎么别人遇不到呢?我说不清,只好以后不说了,免得人家那样说我,可我以前也说别人呀!说别人迷信呀什么的。我心里不自觉的发生了变化,这真切的事实,能不相信吗?我相信了。

有一次我骑自行车走在路上,光照得我很热,但身上不出汗。我不自觉的喊了声“师父”,声音很大,弄得过路的人有的侧过身来,有的回过头来都看我,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知说什么好。这是怎么回事呀?黄光大约照了十八天才渐渐消失了。从那时起,我想我一定要找到我看到的师父!这时的我开始对神话故事、八仙过海、大佛寺的故事感兴趣了,也到其他气功师班上看过找过,但都不是我要找的人。

我从单位内退时,两个孩子在上大学,经济上比较紧张,有一次在大街上看到别人在卖绢花,我也到批发点批了点,在夜市上卖起花来了。别人一束卖二十五到三十元,我只卖十二元,人们知道后,好多人都来买,我心里很满足,当上了摆地摊的小商人。后来大儿子研究生毕业就不让我摆摊了。虽然不干活儿了,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家里头就开始生病了。因一九八五年在做绝育手术时医生把盲肠给挑坏了,这样,在做了绝育手术后又做盲肠缝补手术,可是这手术因没清洗干净又感染了,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大小手术做了六、七次也没有做好,肚子上的伤口横一刀竖一刀的,还落下后遗症:一弯腰的时候肚子上做过盲肠手术的地方就鼓出个紫色的血疙瘩,很难受。还有以前得的关节炎又犯了,吃了两百多副中药也没有好,再还有胃下垂、小脑毛细血管萎缩等病,三天两头上医院,身体越来越不好,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一九九七年十月份,我们楼里邻居给我说:“看你现在这样子,你去跟我炼功吧?”我问:“是什么功?”她说:“法轮功。这功可好了,免费教功,炼功人都很祥和。”我说:“行,我去。”

第二天早上到炼功点,辅导员大姐教我炼功动作时,我就觉得自己象久远出门回到家见到亲人一样,她们热情的帮我纠正动作,我感到很温暖。当辅导员大姐给我一张大圆满法图解时,我看到第五套功法《图五-1》时我一下子惊呆了:这不就是我九二年时从天空中看到的师父吗?天哪!我可找到您了!眼泪不自主的流下来,心里跳的很厉害,身体在发抖,说不出话来。

辅导员大姐问我说你怎么啦,我停了一下,等身心都平静下来后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师父!”我把九二年那次经历的事的整个过程说了一遍,大姐听完后说:“你真是个有缘人!”我当时就下定决心跟师父修到底,决不动摇!

从那以后,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还主动帮助辅导员在炼功场旁边挂介绍大法炼功动作的图片。冬天的早晨炼功时我看到师父竟然光着脚站在旁边,我想师父都不怕冷,我也不能怕冷。炼功后有几天感到肚脐部位发炎的样子,后来从肚脐眼里冒出来一个黑红色的东西,我把它挑出来,是个环状的还带两个小犄角似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线环带着打结的部位,这个东西在我的肚子里待了十多年,这下子出来啦!从此,我能正常的弯腰了,肚子再也不难受了。在修炼过程中,不到一个月,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一站远的路,我能追在公交车后面,在人行便道上一路小跑跑到学法小组去学法。

冬天有一天下雪,天气很冷,我坚持炼完功后,一看整个炼功场上就剩下四个人了。当时我清鼻涕直流,开始时人动弹不了,后来慢慢的推着自行车回家了。回家后浑身抖动着,但不觉着冷,那种感觉就象知了在颤抖着钻出壳来变成蝉一样。从那以后我身体变的非常轻,就象脱胎换骨了一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