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宥座之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孔子一生谈做人的道理,注重从当下的事做起,从解决现实的人生问题做起,其它的事,自然就会豁然贯通。以下为《论语》、《孔子家语》中记载的几个故事:

二、宥座之器

孔子来到周的太庙参观,看到太庙里有一个叫“欹器”的东西,就向守庙的人询问:“这是什么器皿?”守庙的人回答:“这是放在座右,用来时刻提醒自己的器具。”孔子说:“我曾听说这种器皿有种特性,空了它便倾斜,适中时它就端正,满了就会倾覆。是这样吗?”守庙的人说:“是的。”孔子让弟子们去拿水来一试,确实如此。

孔子感叹道:“事物哪有满而不覆的道理呢?”子路说:“夫子的意思是说,人们常常象这个欹器装满了水的时候一样,总认为自己的想法和做法是最正确的,所以就一意孤行,结果却因此而导致失败,是这样吧?那么敢问夫子,要保持满而不覆的状态,有什么办法吗?”孔子说:“要解决这种自大自满的问题,需要自己知道节制自己,让自己的心里永远留下应有的空间。”子路又问:“要想让自己的心里永远留下应有的空间,用什么办法做到呢?”

孔子回答说:“道德品行很高尚的人,要保持谦恭;土地广大富饶的人, 要保持节俭;位高权重的人,要保持谦卑待人;人口众多、兵力强大的人,要保持警惕谨慎;聪明智慧、见多识广的人,都需要一直提醒自己还很浅薄,不自以为是,用来守住自己的本性。这就是节制自己,让自己的心里永远留下应有的空间的办法。诗曰‘汤降不迟,圣敬日跻’,是说成汤至诚敬事上帝,礼贤下士,因此圣敬之德日益增进啊。”古人常以宥座之器自勉,好学、有度、谦恭。人们需要守住的是什么?是谦逊的品德,是人的本心本性。如何守住?拥有一份博大、谦虚的心胸,正如天能覆盖万物,大地能承载万物一样,持满而不溢。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3/文史漫谈-宥座之器-300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