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困境 在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最近我一直感觉自己被一种无形的东西困住,解脱不出来,而且越来越明显。我已很久找不到修炼之初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感,那种生命找到归宿后的喜悦。沉重——是我最近经常的感受。我试图突破这种状态,但是每一次尝试之后都反而更糟糕。

我一度认为是自己不够精進,是求安逸心带来的状态,所以我加长时间学法,也努力去承担更多的大法工作。我尽量满足同修们的所有需求,只要我力所能及。可是我发现仍然没有改善。我有幸成为这么荣耀的生命,全宇宙都在羡慕我们啊,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这种状态已经持续有一段时间了。表面上我三件事都做的不错,可只有自己知道我是在苦苦支撑,好象一个瓶颈一样突破不了。

前几日由于周围的同修接二连三的被绑架,有的同修出事前一天刚见过,我压力很大。我在各种忙乱中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尤其当同修问我要怎么办、应该这样还是应该那样时,看着同修那个焦急期盼的眼神,我眼泪就在眼眶里转,我多想说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可是面对同修我就说不出来,只能安慰同修说:我知道了,我回去想一想再说。

回到家,我理不出头绪,就去问一个同修,他说“你自己看着办吧”。其实还有好几件事,本来想问他的,都被这句堵住了。我心里很难过,好苦啊,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晚上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关了灯就静静的流泪,静静的想修炼怎么这么难啊!压力这么大,还这么孤单,哪怕身边有一个人跟我一起面对这场腥风血雨我都不会这么累。就这时候,我整个人一震,一下子好象开窍了一样。我明白了,是寂寞!师父说:“最可怕的是在长期的寂寞中。人最怕啥?寂寞。寂寞能使人疯,寂寞能使人忘记过去的一切,寂寞甚至能使人忘记语言,也是最可怕的一种苦。”[1]以前在看这段法的时候,我觉得我很幸运:我不寂寞,我有父母有同修有朋友。我完全没有意识到那种内心深处的长期的寂寞早已经在渐渐消减着我修炼的意志,使我高兴不起来,在一种无形的苦楚中支撑着表面的三件事。没有了生命得法后的无比喜悦,没有了救度众生的慈悲祥和,我麻木的为做事而做事,为责任而咬紧牙关。

长久以来我完全没有想到困住我的竟然是内心的寂寞。父母在身边,可大部份事情不能和他们说,尤其是母亲对我情非常重,有时候我顺口一句比如今天出去好象有人跟着,母亲就会吃不好睡不好整日整夜担忧。虽说身边同修也很多,但为了安全很多连名字都不知道,环境的险恶和强烈自保的心态使同修间除了做大法事很少沟通,甚至彼此防范、天天提醒自己修口。我基本都是火烧火燎赶去帮同修解决问题,做完笑笑转身走人。即使有一两个谈得来一点的,也是一会儿这个被绑架了、一会儿那个出国了。

仔细梳理这一路走来的历程,我才发现在无望的寂寞中,在我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的寂寞中,我很依赖可以说得上话的同修。所以,当我很疲惫很指望同修告诉我要怎么办时,他说你自己看着办吧,那一刻“我”的感受是无助!是那颗依赖心得不到满足后的失落,是掉回到寂寞中的苦。

师父说:“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难的。任何一种修炼都会经过这样的考验,都会在这样的路中走。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2]

一段日子以来我总觉的自己的修炼如强弩之末,苦于找不出原因。都说要修炼如初,又为什么做不到?明悟法理之后回过头再看之前的一切都变的顺理成章。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被困住,为什么我依赖同修,为什么内心感到苦,为什么找不到修炼如初的感觉。

至此,我觉的眼前豁然开朗了,我清晰的感受到我的修炼路开启了一个全新的里程。最怕就是意识不到,一旦意识到了,我们心中有法,有师父的呵护,一定能冲过去。时至今日,寂寞在我的空间场已经快呆不住了,学法时层层法理在展现,思想在升华,正念越来越强,这是法中修出的动力,如拨云见日般心清体透。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师父慈悲呵护,弟子当不负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