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小组大面积向世人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七日】我们的学法小组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一直坚持到现在。同修们在师父有序的安排中,各自正法修炼路上默默的、一样不落的做着看似平凡、但一点都不平凡的三件事,兑现着自己史前誓约。我们这里叙述的是近期在本地同修整体配合中营救同修和救度众生的几件小事。

营救结束冤狱的同修

二零一二年五月,我们得知当地“610”(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的组织)人员阴谋要把即将结束冤狱的同修A从监狱里直接劫持到洗脑班里继续迫害。同修A的家人同修B正念很足,他说:“邪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经是诬判了,延期关押(送洗脑班)更是犯法,它们没有资格这样做。”这时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在社会上大量曝光,给世上的恶人震慑极大,他们也在考虑自己的退路,这对营救同修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机会。

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们交流后达成共识:同修A回家与邪恶的“610”、洗脑班没有任何关系,法律中没有“610”、洗脑班这些个组织。我们直接到黑窝接人。同修B和同修C先到同修A住地的派出所,说明我们要到监狱接我们的亲人。警察心里有数,也不想找这个麻烦。接待同修B和C的警察说:“你们找个代写书信的人写个证明,我们盖上公章,你们自己去接。”

同时,当地协调同修通知本地同修集中精力发正念,解体阻碍同修A按时回家的一切邪恶因素。五月三十一日一大早,同修B与同修D等三人与一位司机带着证明接人去了。

黑窝里也是正邪大战在人世间的表现。邪恶操控着监狱恶人,非要派出所来人接,以上午开会不放人等借口,拖延时间刁难接人的同修。同去的同修请求师父加持,并加大发正念力度,一直向警察讲真相。下午五点终于将同修A接出黑窝。

这次成功营救,同修们坚定了信师信法的正念,决定今后无论出现什么干扰迫害,我们都坚定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与当地同修形成整体,破除一切邪恶因素,正念营救同修。这之后,我们成功从黑窝营救出六名同修。明慧网上有报道,这里不再赘述。

走正路 讲真相、救众生是根本

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同修E被恶人诈骗遭绑架。当地协调同修得知这一消息,立即通知当地同修加大发正念力度,解体所有迫害同修E的一切邪恶;并与我们学法小组一起介入营救。由于同修E家人不大愿意配合,同修们提出向家人讲真相是第一步,同修E的丈夫明白真相后,就与我们同去派出所、国安大队去要人。我们向这些部门的警察讲真相。但国保大队恶警已把材料转交法院,还阴阳怪气的让家人请律师。但我们不动心,继续向法院讲真相要人,无果。这样情况下,同修E的家人想用常人的办法、常人的关系要人。同修们交流后认为:常人走常人的路,我们按照大法的要求讲真相、救众生,这才是我们应该走的正路,一定要把基点摆正,通过要人,向公检法司人员讲大法真相,救度那里的众生才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

去派出所、国保大队、法院要人时,一些同修、特别是上了黑名单的同修放下人心、破除人的观念,到这些犯罪机构发正念讲真相。其中两名同修向法院的人讲真相时,被法院人员叫出名字和住址,他们不害怕、不埋怨、不退缩,抱着慈悲救人的正念讲真相,使法院人员从指责到理解法轮功学员。

在几次去法院要人无果的情况下,同修E的家人再次想用花钱或请吃的办法,同修中也出现了这种波动。我们即时交流,认清这是变相承认迫害,一定要正念否定,同时也劝阻同修E的家人不要这样做。

本地全体同修除坚持正点发正念,到公检法现场发正念解体邪恶营救同修外,还采取了两次更有效的接力发正念,保证每个整点正念不断,第一次三天三夜,第二次两天两夜,解体另外空间邪恶,使营救顺利進行。

大法弟子走正路,师尊自有安排。同修丁无意之中得到了直接迫害同修E的公检法司的头目及其家属的电话号码,我们双管齐下,一方面用信件形式向这些人寄真相信;另一方面利用手机讲真相。电话小组的同修放下了人心,将这些电话号码和真相内容输入到一百多部真相手机中,不停的用电话、彩信、短信直接向迫害者传递大法真相、揭露中共邪恶,并劝三退,使这些部门的人从不听到听,从不看彩信、短信,到不看也得看。我们悟到:哪怕迫害者只听了一句大法真相,也在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在人间的表现是,恶人的气焰没有那么嚣张了,家属找的人也没那么恶了,而且法院一直没开庭。这都证实,我们的真相手机发挥了充分的作用。

虽然这次营救同修的时间长达半年之久,结果也不是太理想:同修E被非法判三年监外执行。但我们明白师父讲的重过程、不求结果的法理;而且我们做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营救同修,并让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与家属明白了真相,解体了他们背后的邪恶。尤其这次营救同修中,本地同修们真的形成了整体,同修们也修去了许多怕心、干事心、欢喜心、指责别人而不向内找的执著,对否定旧势力迫害也有了進一步认识。我们感到欣慰。

大面积向世人讲清真相

二零一三年大年后,同修们看到我地不少世人还被中共谎言毒害着。这些生命也都是冒着天胆为法而来的,能让他们被继续毒害而被淘汰跟随邪党毁灭吗?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只能让我们更精進的去救度他们,师父要求我们救人、抢人,现在是宇宙正法的最后的最后了,我们决定增加救人项目。

我们当地是一个小小的旅游城市,餐馆、茶楼、景点多,小汽车也特别多,每到晚上,汽车停靠在停车场、街边路边,车主们休闲娱乐享受去了。车群发真相信件十分方便。同修们经过交流切磋,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大面积发真相。同修们白天照做三件事,晚上向车群发真相信。我们用信封装上真相资料,在信封封面上印上启迪人善念、并送上祝福平安的短语,将其中的“福”字套成红色,用这种民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发真相信件。我们分南北两组進行,每星期两个晚上。同修看到:有车主在挡风玻璃上拿到真相信,当时就拆开来看,然后放到衣袋中带回去了。一个警察说:我在汽车里得到了一封法轮功的信,写得好,我爱看,我很高兴。

大约过了三个月,我们把车群几乎发了个遍。从安全角度出发,更考虑向更广泛的人群发放真相,我们从车群转向了住宅楼。每次去的地方不同,方向不同,以便更有利于救人。一同修听一熟人讲:有人在我家门上贴了法轮功真相,我打开一看,哎呀,法轮功还传到美国纽约去了,连外国人都炼法轮功。

也有真相资料被丢失的时候,我们带回家清洁整理一下,能发放的就再发放。同时也找一找这些真相为什么会被世人丢弃?是不是我们心不纯正?是不是同修间配合不好?是不是真相内容没有顺着人的执著选择?如果存在这些问题,我们就修自己,调整真相内容,使人更容易接受。

几个月发放真相资料,同修间难免产生一些如真相的选用、内容搭配、发放方向、地点等方面的不同意见,甚至是分歧。但同修们悟到师父讲的法:“如果别人的办法达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并没有去执著你自己,相反的,你同意了别人,无论你说没说出你的办法,神可都会看见:你看看,他没有执著的心,他能够这么大度、宽容。神看什么?不就看这个嘛。你执著于强调自己的时候,你就在钻牛角尖,神在天上看着是受不了的。”[1]

向楼群发真相资料,也有怕心,只愿意到没有保安的小区做。八月,一份《救救医生》揭露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专版真相资料发表了。我们觉得,应该把这份真相送到医生护士集中的医院宿舍去。我们去了一家市里最大的一家医院宿舍。那里有保安,心里难免有点不稳,有胆胆突突的感觉。但我们是救人来的,这时正是去怕心的好机会。我们心里请师父加持。发完了宿舍,同修把剩下的一些发到了住院部的内、外科大楼,我们从九楼一直发到底楼,资料也发完了。经过这些魔炼,同修们心性提高上来了,正念足了,怕心也在消弱,心里装着救人的一念,基本上能堂堂正正的做了。

我们小组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虽然年龄较大,眼睛也不好使,行动稍缓,但他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修炼的人,不想自己有多大岁数,眼睛不方便也不是救人的障碍,与大家一起,做三件事从不落下。有时手里还剩下一点资料,同修们都帮着发完才回家。

经过在这段时间的证实法修炼,我们明显感到,救度众生的环境宽松多了。今年神韵晚会发放量比往年增加了许多;面对面讲真相效果也好了许多。如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每天上午骑车讲真相,两个小时下来一般能劝退二十多人,一次到乡镇讲真相,劝退一百余人。有的同修发现,现在碰到一不明真相的世人或警察,只要正念一出,这些人一下子灰溜溜的就走了。如一位同修在干道上发神韵,被一警察发现,警察拉了一下同修的手臂:把东西拿出来派出所去。同修不惊不诧的说: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相信好人的就一定是好人,会得到上天的保佑。那警察语气缓了下来,边走边悻悻的说:莫老是乱发。同修说:那我就好好发。一场有惊无险的遭遇在同修的正念下化解了,这种例子还不少。

F同修发真相资料被一老头告到派出所,警察把她关到收容所十天,第十天早上八点半家人准时去接她,她早就出来了。她说:明白了,警察都明白了。他们还让我教吸毒犯炼法轮功,教他们做好人。我们为这些明真相的警察高兴,他们也在选择自己美好未来。

同修们做的一切一切,都是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做的和本地广大同修整体配合的体现。我们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为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着我们的史前誓约,完成着我们的历史使命。我们会遵照师父的要求,坚定的、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让师父放心,让更多众生得救。

不当之处,请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