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瘫”病业假相的根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前些天,不知怎么舌头麻麻的,随后,右眼上面突突的跳,跳的很厉害,我知道修炼人不能被常人的观念左右,告诉自己不要起任何不好的念头,却也没有正念清除。几天后,出现了面瘫(民间俗称‘吊旋风’)假相。

修炼十多年来,我很少消病业,究竟哪儿出了问题被邪恶钻了空子呢?向内找,感觉自己好象什么心都没放下,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虚荣心、不修口、名、利、情样样都有。加大力度学法、发正念,没多大改变。同修帮我发正念,让我实实在在的向内找,实修自己,师父已经讲了:“了却人心恶自败”[1]。努力的让自己静下心来,顺着这些执着心找一找自己根子上的问题。

去年,单位效益不好,只剩下四个一线工人,老板在开会时,当着全厂人员的面说:“某某(指我)干的很好,全部的工序都会,在哪儿都能顶起来,她就应该开最高的工资”。因效益不好,全年的工资在年前放假时才开,我却是全厂最低的工资。一时间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强迫自己马上回家。

刚到家,一请假的同事打电话问我是否开工资了,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在电话里把心里的气愤、委屈全部发泄出来。婆婆(同修)提醒我“你是修炼人吗?”我虽然表面上尽力保持平静,内心却上下翻腾,学法不入心,炼功心不静,发正念想的都是这些事。都是明摆着的执着:同事工资比我高,愤愤不平,是妒嫉心;老板说要给我高工资,却给了最低的,心里觉得象被人戏弄、耍笑一样,是爱面子的心;工作中看不惯同事挑肥拣瘦的争斗心;工作中时常得到领导的表扬,沾沾自喜的虚荣心;喜欢指点别人,表现自己什么都懂的显示心……
我惭愧于修了十多年了,竟然还有这么多强烈的执着心。

为了让自己静下来,不停的背着法:“不记常人苦乐 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 罗汉也”[2];“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3]并多发正念解体这些执着。几天后,终于平静下来。

修炼的人,都有师父管着,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争也争不来,有什么可执着的呢?但对老板还是有一种怨恨,所以年后开业时老板请客,我就找借口没去。

上班后,同事经常问我为什么不找工资啊,给那点工资还得什么都干啊,还拿话激我,嫌钱少可以不干啊,老板又没把谁绑这儿……

我的心又被揪了起来,终于忍不住找了厂长。话一出口,就忘了修炼人的修口,什么陈芝麻、烂谷子,对领导的不满、对老板的怨恨、对同事的挑剔、自己工作中的艰辛、委屈统统发泄出来。内心知道不应该这样,也只是表面的抑制,不自觉的瞅着同事干我就干,同事不干我也闲着。最终被邪恶钻了空子,出现了这种病业假相。

针对这些执着发正念,并用法归正自己,好了一点,但好象并没找到根。到底根子是什么呢?我想起了年前与同修发生的一件事。

同修Z出现病业假相,将刻好的神韵光盘转给了我。因没检查已刻光盘质量,我把它单独放起来,准备有时间抽查,过后却忘了。当准备二零一四年所需光盘时才发现,急忙让同修帮忙,希望在新年前发放给世人。同修J让我打印好盒面、盒底和简介,她会过来拿。为了赶在同修来之前打印好,以免同修多跑腿,匆忙中忘了把盒底打印中的红色降低,使打印的盒底色彩太浓。同修J提出盒底颜色太深,但还是拿走了。

第二天晚上,转来了技术同修的信,指出我擅自改动了神韵像素,降低了清晰度,并严厉的指出我的显示心,修炼中的根子上的问题,和技术上想走捷径,不想吃苦,在技术方面根本就没有那种修炼人的真心与诚心。任何的理由都是借口!……

读着同修的信,我泪流满面,满肚子的委屈,却没做任何解释,虽然我还不怎么清楚像素是什么,更不知如何改动,只当是我该提高心性了,因为我以前也经常冤枉同修。回信感谢同修的帮助,却没有向内深找同修说的根子问题是什么。

当把这些年前年后所发生的事连起来后,我终于找到了我执着的根。

在单位里,我尽力工作认真、不贪、不占、不计较,与同事搞好关系,为的是让他们能说我个好。原来我只是在表现“真、善、忍”,以证明自己比别人好,却没能按法中要求的同化“真、善、忍”,很多时候委曲求全,心里却很苦,那是怕自己丢了好名声。我一直在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从没请过病假,在厂里多次打电话问为什么不上班时,不是向内找,归正自己,解体邪恶的干扰,不给大法抹黑,却总是找理由搪塞,为的还是怕丢了自己的名。只告诉身边的几个同修帮我发正念,对那些觉得不精進的同修极力掩盖,怕他们知道了我的情况没面子,因为我在他们面前表现的挺“精進”。证实自我、保住脸面,根子全来自于这颗强烈的求名心。难怪同修说:“为了你的名,你竟选择承认邪恶的迫害”。

在读同修的信时,满心的委屈,哭了好一会儿,虽然是为了显示自己学了技术,还真是吃了很多苦。常常为了一点现在看来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小事,后半夜才睡觉。尽量按同修要求的去做,却总被同修指出这不好,那不对。现在终于找到原因了,努力学技术为的是得到同修的认可,以证明我“行”,尽力使自己各方面独立运作,是怕同修说我有依赖心,为的还是证实自我,却没想到大法需要,救度众生需要,就应该无条件的去做好。甚至在写到这儿时,思想中竟冒出“如果同修能看到我的文章,应该能改变对我的看法和偏见吧。”多么肮脏的求名心。求名的心,也正是同修所指的根子问题啊。

师父说:“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4]求名是乱法啊!今天,将这颗掩埋很深的肮脏的执着心连根拔起,曝光、解体。

同时,也清除讲真相中的怕心,常选择自己觉得安全的事做,而不是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日常生活中的虚荣心、攀比心,看重钱财的利益心,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看不起别人的心等等。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无条件的向内找,不自觉的老爱用手摸脸,感觉一下眼还斜不斜,嘴还歪不歪。解体这颗有求之心。

虽然修炼中有漏,我会在大法中归正,邪恶不配迫害,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走师父安排的路,邪恶自灭。

谢谢技术同修无私的帮助,也谢谢身边同修及时的指出我的不足。

当整理完稿子后,嘴角有了正常的微笑,假相解体。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跳出三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