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三日】我是一名得法较早的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中共恶党发动迫害,我两次進京上访讲真相,被中共不法人员多次骚扰、非法关押,一次被送省戒毒所迫害一年。残酷的迫害无法动摇我坚修大法的心,反而促使我走在神的路上更精進。

每当我看到明慧网上登载的各地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心里都很难过,时常为还在黑窝内遭受迫害的同修流泪。我时常告诫自己,在家中宽松的环境下,千万不能享受安逸,一定要听师尊的话,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让世人早日明白真相,减少对同修的一切迫害。“迫害不停,正念不止”[1]!

二零零八年,我市手机讲真相项目开始起步,我开始时用手机拨打语音真相电话。二零零九年,改为天语手机,并学会了手机改串号,现在用的是两部自改串的智能手机。我以前连常人手机都不会用,现在能用智能机拨打语音真相电话,群发彩信、短信,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我地还有同修也参与此项目,我们每天都在用手机抢人、救人。手机虽小,威力却很大。

为了广传真相又不浪费资源,我先搜集各地联通、移动、电信的号码,请老年同修在二寸宽、七寸长的小纸条上按号段编号,如13486700001到13486709999共一万个号。我从外地买来做真相的手机和外地长话卡,分发给我地有志参与此项目的同修,一个一个的手把手教会他们使用。然后把号码分发到他们手中拨打真相语音电话。他们外出打电话时,都带了笔做记号:接听了的打√,无人接听的打零,空号划掉。无人接听的号或者不愿听完的号,再转到我这儿发真相短信。

师尊给我智慧,我学会了发短信。为了突破封锁,我将短信的开头和结尾加上动画图片,短信五十字左右,成功的发出去了。我发给项目组的同修的试验短信,他们都收到了,可高兴了,又带动更多的人参与進来。

二零一零年,中共害怕,全面封锁真相短信。我没有退缩,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决心学发彩信。我找同修帮助下载大法洪传、揭露迫害和三退保命的图片,按照天地行网站教的方法,把图片编成彩信发。明慧网上很快就发表了同修编好的彩信,图文并茂,容量大,我们就下载现成的彩信,发给我们项目组的手机上,教会每个参与的同修发彩信。整个过程在师尊的加持和呵护下,是那么的顺利,心想事成。

我的时间很紧,时常有同修提醒我要多学法。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你们怎么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强的正念才是最伟大的。从每个人做起,真的把我们这个环境啊变的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会解体,一切做不好的学员就会看到自己的不足、就会促使他们做好。”我作为一名项目协调人,首先就要从我这儿做好,归正一切不正的言行。

随着学法,对法的理解加深,我的正念越来越强,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这“怕”的坏物质也是逐渐去掉的。记的有一次从新学习明慧网下载的《如何使用手机安全手册》时,“怕”的物质又出来了,一打电话就象马上要被坏人抓去似的。通过多次加紧学法,悟到“怕”不是我,而是那些不好的物质,它就想阻碍我救更多的有缘人。师尊看到我能分清那不是我,给我拿掉了很多败物,从那时起,我打电话发彩信都很顺利。

多年来,有同修觉的打当地恶人电话不安全,而我恰恰没有这个概念,我把某地公检法司的电话都承包下来。迫害发生的第一时间,我的真相电话和彩信就打進了黑窝。一次,看守所的警察接电话时,忍不住说:“人还没送来,你们的电话就打来了”,震慑了邪恶,减轻了同修的被迫害。我每隔一段时间就给他们打电话发彩信。我不管他们听不听、信不信,我做而不求。正如师尊所说:“学员的每一个电话都使它们震惊的睡不着觉──怕。”[2]有的回短信骂人,我就以同学的身份发短信劝善,再接着打电话,就不再骂人了。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这两年我经济又实惠的方法。我抓住这大好时机,加了两部智能手机,每天从早八点打到晚十点。我的法器很神,每天都乐此不疲的广救众生。我关机或换电池时,对他们说:“辛苦你们了!”

手机法器帮我节省了大量的时间救人,我也很珍惜他们,每次出门都带在包里。我没有因为用几部手机救人而满足,而是抓紧每分每秒钟救人。我常常到大银行、小商贩等处换零钱,整理好换给做真相币的同修,新年来临之际,我就到银行换新币做真相币。我用粗蜡笔在楼道里写真相标语、贴不干胶,面对面送神韵光盘,劝三退,不放过每一个讲真相的机会。

只要一回到家就有同修找上门,有手机出故障的,有改串号的,有要兑换真相币的,有要在智能机上建任务的……如果法学的较好时,就把这些当作修炼提高的好机会,记住师父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讲的:“你们是同门弟子,大家都在为宇宙正法在尽心尽力,所以互相之间要配合好,不要过份的用常人心来看待问题,互相之间带着常人心产生一些不应该发生的矛盾与争论。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看到的都是同修的闪光点,对同修很热忱;状态不好时对同修不善、抱怨。同修走后,又觉的心里很难过,对不起同修。今天也借此机会向同修表示深深的歉意。

我以前认为手机是年轻人的时髦玩意儿,从未接触手机,到现在能用多部手机拨打真相电话,群发彩信、短信,如意运用,在有限的时间里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

我们平稳的走过了六年,没有出现纰漏。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是师父伟大,大法伟大,才使我们在大法中达到开智开慧的状态,体会到了师父无所不能,一切来自法中。

时至今日,我的每一步都是在师尊无时无刻的慈悲看护下走过来的,我的每一关都是在师尊无边法力的慈悲加持下闯过来的。我认识到:当大法弟子在大法中被洗的越来越干净时,修好的一面就越来越不被人的一面制约,修好的一面就越能充份发挥正念的作用,更能体现出功能来,并能抑制邪恶,他发出的强大的正念使恶人恶不起来,想不起来要查找真相电话,更谈不上定位……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多多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