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师:从不主动讲真相到三个月劝退一千多人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大学教师,一九九六年有缘得法, 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岁月里,时时刻刻都谨记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教诲,我始终都能够做到在每天有限的、宝贵的学法时间里,真正做到静心学法,因此在学法时经常领悟到大法在不同层次的殊胜内涵;发正念我始终能够做到在重视清除解体外在的、一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的同时,更加重视清除自身存在的问题(自身空间场),因为如果我们自身没有问题,邪恶是不敢迫害的。

可是相比较而言,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却做的很差,虽然也发真相资料,也面对面的讲真相做三退,可是总是停留在一种流于形式的“例行公事”的状态,每个月最多十几至二十几个人,总是有缘人主动找到我,然后才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很少主动的去开创环境创造机会讲真相做三退。面对这种长期的、很差的讲真相的状态,我也发自内心的想突破,也知道必须三件事同时都做好,才能真正的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可是总是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似是而非”的干扰在阻止我讲真相。周围的很多同修都对我说,你学法和发正念都做的非常好,可是为什么你的讲真相不能同样也做的那么好呢?为此我也很困惑。

其实师父在另外空间把一切都给我们准备好了、铺垫好了,只等着我们在世间去讲真相劝三退了!谨以此文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交流我是怎样静心学法向内找,在找到自身严重问题的根源后,听师父的话,坚定的冲破、破除、解体旧势力的阻碍干扰,并且堂堂正正的走出来,做好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的,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静心学法,找到问题的根源

二零一一年,明慧网发表了师父讲法《大法弟子必须学法》,通过静心学法,我的思维豁然打开了。此时我悟到了,我存在的问题就是能不能真正听师父话的问题,讲真相有一些困难和难度时,怎样去正念对待问题。我悟到,师父在很久远以前,就开始安排每个大法弟子要走的路,虽然构成每个大法弟子的生命因素不同、思维方式不同,每个人的修炼、工作、生活环境都不同,但是每个人在做好三件事以及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所需要的一切物质、因素、机制,师父都下给了我们,同时师父在另外空间把做好三件事、讲真相劝三退的路都给我们铺垫好了,就差我们在人世间去做了,就差我们用正念去抑制排斥那些后天的执着与观念,并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了。

此时通过向内找我还悟到,对于讲真相,我那种应付了事的“得过且过”的状态和做法,从表面上看是没有做好、在糊弄事,但是如果用法去严格的衡量,却会发现实际上我这是一个不听师父话,并且不信师不信法的状态和表现,我的问题真是太大了。如果此前有同修说我不听师父的话,我是绝不会认可和承认的,但是此时的我真是觉的师父说的话句句都是在说我呀,我真是惭愧不已,暗下决心一定要坚定的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把过去浪费的时间和机会都弥补回来。

二、破除旧势力的阻碍,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

正当我用法归正了自己的严重问题、对法的理解提高了,心性提高了,恰在此时一位我认识的、面对面讲真相做的非常好的同修,来我家同我商量证实法的事,于是我就跟同修商定,在他外出讲真相时,我跟他一起去,看看他是怎样面对面讲真相的。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七日下午,我跟同修第一次外出讲真相,我俩共同配合,多数时间是同修讲,我发正念,在一下午的时间里,劝退了三十五人。三天以后,我俩又共同讲真相,同修劝退了三十五人,我劝退了十五人(其中邪党党员五人)。

几天以后的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本来我俩约好这天下午共同出去讲真相,可是由于我去晚了,同修就先去劝退了;此时的我便开始犹豫了,大脑中想“是回家学法和发正念呢?还是单独的去劝退呢?”实际上这就是自己思想中后天的执着和观念、以及自身旧宇宙的因素在起干扰作用,最后我坚定正念,选择了讲真相。一下午的时间,我劝退了二十五人,其中邪党党员三人。

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引导下,我破除了干扰阻碍我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旧势力的安排,自己思想中那些干扰讲真相劝三退的执着和后天观念、以及旧宇宙的因素解体了,挡着我救众生的门打开了。从那时开始,我基本上每周都安排三至五次(一般是下午)外出讲真相,有时和同修配合讲,有时自己讲,并且外出办事时也绝不浪费讲真相的机会,一般一个下午劝退的人数大约二十多人,多时达到四十多人,即使外出办事,有时也可劝退十几个人。

从二零一一年九月中旬开始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中旬为止,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我劝退了一千多人,商场、超市、高档时装店、学校校园、早市、汽车站台、公交车里、公园、施工工地、餐馆快餐店、同学聚会、去办事的公司单位、甚至浴池、以及所有的公共场所,所有我能去的地方都是我讲真相的环境。我讲真相的对像有民工、政府官员、的士司机、大中小学生、硕士博士、个体户、大富豪、专家学者、教授等等,真是各行各业五花八门,甚至摆地摊、扫大街、捡垃圾废品的人我都救,不分男女老幼、不分社会阶层,所有我遇到的人,只要有机会我都讲真相。

三、礼义圆明,讲真相劝三退的成功率近百分之百

有很多获救世人对我说,看到我的外表形像、言谈举止和高素质的个人修养,就知道大法弟子都是正的、都是好人;也有很多获救世人和办事的常人对我说,一看到我就觉的外表、言谈、举止和别人不一样,与众不同,并说很愿意与我在一起接触交谈和来往,我悟到这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和发出的正的能量所起到的“礼义圆明”的作用。有时去特殊的环境讲真相,比如施工现场,我就穿上一身破旧的衣服,这样看起来我就很象一个干活的民工,这种打扮符合了现场的环境,工人们把我当作同行,讲真相也就非常顺利。有时出门前看着镜子里的我,连我自己都在想:衣着举止有时象个政府官员、有时象个民工、有时象个专家教授,简直胜过孙悟空的七十二变了。

师父在法中教导我们讲真相要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因此为了更有效的证实大法和讲真相,我无论外出讲真相还是办事,都做到衣着整洁高档、时尚,行为举止端正高雅、大方,再加上大法开启的理性智慧和清醒的思维,以及讲真相时轻松流畅和自然清晰的语言表达,有时风趣幽默,有时逻辑推理严谨,有时论据充分说理性强。

由于走了师父安排的路,所以到目前为止我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讲真相劝三退的成功率基本上接近百分之百,基本上没有遇到抵触大法并拒绝退出邪党组织的世人,只是遇到过几个虽然认同大法但却不退的世人(很可能以前就退了,但由于怕心不说);也有罕见的几个开始抵触大法,但是经过讲真相后变为认同大法并三退。从世间的表现看,绝大多数的有缘人就是在等着我去救度,很多有缘人三退后一再表示感谢,分手时依依不舍;有的虽不认识但却主动要请我喝酒吃饭;有的主动给我电话号码要和我交朋友保持联系;经常出现得救的有缘人当着我的面高喊“法轮大法好”,我能够感受到那是获救的世人与他们代表的庞大天体众生获救后的幸福表现。

通过学法我们知道,师父在讲法的同时也在身教,师父在正法中对待一切众生都是平等的,现在世上的人虽然从表面上看还是这张人皮,但是真正生命的来源却都是很高层次的上界生命,所以我在讲真相时绝不以貌取人,有的世人看上去相貌凶恶,有的一身烟味酒味,有的身上还有纹身,可是当我象师父说的那样,大大方方的走过去,很坦然而轻松的一讲真相,对方立刻表示接受真相并愿意三退,真的就是在等着我一样。

我在讲真相时经常遇到此前就已经三退的世人,这种情况如果时间条件允许,我就再進一步给他们讲真相。讲真相时还多次遇到同修,这时我就和同修针对三件事進行交流,交流怎样在每天有限的、宝贵的学法时间里,真正做到静心学法,要注重学法实效,不追求数量和速度,交流怎样在发正念时充分发挥神通的威力并重视清除自身存在的问题(自身空间场),交流怎样面对不同阶层、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世人讲清大法的真相劝三退,并且和同修互相鼓励要全力做好三件事,要多救人,快救人。

四、讲真相劝三退的典型例子

我在劝三退的过程中,因为只有少数世人有充足的时间听我讲真相,而绝大多数素不相识的世人都是在一走一过时,我抓住机会给其讲真相的,所以我在讲真相时都是做到语言简练、突出重点,绝大多数都是几分钟劝退,有的甚至一分钟劝退。对于那些早已知道接受真相,或者虽然不知道真相但也不抵触大法的世人,做起三退来并不难,但是对于那些接受谎言抵触大法的世人,讲真相劝三退就要稍有难度,下面是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典型例子:

例子一:

在路边有七八个工人,有的和水泥,有的砌红砖,我过去给和水泥的几个人三退了,然后我走了十几米,走过去给一个砌红砖约五十多岁的男子讲真相劝三退:

我:大哥,我帮那几个和水泥的哥们儿三退保平安了,我也帮你三退保平安吧。
世人:你别跟我说这些,法轮功是……
我:哎呀大哥,咱们都是老百姓,何苦呢?听你说话的口气,你好象是党员吧。
世人:我是党员啊。
我:大哥呀,咱哥俩说实在的,大冬天的这么冷,你在这拼死拼活挣的血汗钱,是不是还给邪党交党费呢?
世人:是啊,人家让交的。
我:你这当大哥的,可真是太善良、太忠厚老实了,你把自己的血汗钱交了党费,那些贪官污吏直接就把你的钱分了,你还帮共产党说话,还要举报你老弟我。(同时我对那几个已经三退的世人说,“你们大伙说说,他还交党费呢,还交啥呀?”于是那几个人都说:“你不交,共产党能把你咋的”)
世人:老弟,从现在开始我不交了,我的钱我凭啥平白无故给别人呀。
我:大哥呀,邪党不仅贪污你的党费,还迫害法轮功呢,电视宣传让你热爱邪党交党费,还说法轮功不好还自焚,那都是假的。
世人:啊,都是假的。
我:法轮功可好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炼功身体好,一切可顺利了。你入党时的宣誓实际上是发毒誓,我帮你退了吧,退了你就平安顺利了,你要不退邪党干的所有坏事都连累你,是不也入过团和少先队呀?
世人:我都入过,你帮我退了吧。
我:(给他起了一个化名,他也同意这个化名)大哥,我这有几张光盘(《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等),你回家看完后,法轮功怎么好,邪党怎么坏,你就都知道了。
世人:行,我今晚上不睡觉,把它们全看完。
我:大哥,你说一遍法轮大法好。(于是这个世人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声音在空中回荡)

例子二:

一天晚上,在公共汽车站台,一对男女青年在嬉闹时,女孩险些撞到我,我笑着对女孩讲真相:

我:哎呀,多亏我反应快,要不你就撞到我了。
女孩:(笑着说)对不起啊!
我:没事儿,你是个大学生吧。
女孩:我是外地医科大学的学生,来这里看我哥哥,刚才那个男孩是我哥哥。
我:啊,是啊,我是某某大学的老师。
女孩:(微笑着,用羡慕的目光上下看我)我今年要考研了。
我:现在好多东西都让共产党搞坏了,我在学校经常和同事、大学生探讨一些有趣的问题,比如“知识”,现在的大学生多数都认为,知道多就是有知识,实际上不是,“知”应该是知道,而“识”应该是对待一件事情,要有自己独立的、清醒的、不被任何人带动的,辨别识别能力。你们老师给你们讲过这些吗?
女孩:没有,你刚才说的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说的很独特、很与众不同,不过我觉的非常好,太好了。
我:你知道为什么很独特、很与众不同吗?我是炼法轮功的。
女孩:哎呀(表现出惊讶,不愿意听的表情)。
我:刚才刚说对待事情,要有自己独立的、不被别人带动的辨别识别能力,一说法轮功,你怎么又变回去了,共产党、电视说法轮功不好,你得有你自己的辨别识别能力呀,(女孩表情变的自然了,看着我的脸,在听我说)比如,他们说天安门自焚,你想一想整个自焚时间不到一分钟,央视的记者正好扛着摄像机在现场,而且摄像机的电源是开着的,否则现开电源都来不及,而且记者距离自焚者正好是最佳的拍摄距离,没有调焦距的过程,现场是井然有序的,救火的武警对拍摄没有形成阻挡,完全没有突发事件的混乱局面。只有事先经过演练的、安排的才会这样。
女孩:(突然惊醒的、诧异的表情)这么说是假的啊?
我:对,数学中有一个反证法,就是如果有一个条件来证明一个结果,我如果要能证明这个条件是不成立的,那么这个结果也是不成立的。共产党用自焚来证明法轮功是邪教,现在有依据证明自焚是假的,那么法轮功是邪教也是不成立的,既然不成立就恰恰说明法轮功是正的是好的,是不是?
女孩:老师,你说的太好了,我相信法轮功是正的是好的,你讲课一定也讲的非常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有幸听你讲课啊。
我:我的同事和学生都愿意和我探讨交流,交朋友。你入过党团队吗?
女孩:我入团队了。
我:那都是邪党的组织,我帮你退了吧,否则邪党会干扰影响你,这叫三退保平安。
女孩:行,谢谢老师。
我:(给女孩起了一个她同意的化名,帮她退了)记住法轮大法好,告诉你的哥哥和家人法轮大法好。
女孩:行。

接下来女孩又和我探讨了她报考研究生选择专业,以及选择课题研究方向等问题,在我的帮助下女孩受益很大,并说大法弟子的理性机智以及对问题独到的见解,令她耳目一新好象换了一个人,该说的说完了,公共汽车也来了,女孩上车走了。

例子三:

傍晚,一个工地的大门外,一个工人从大门出来,并快步的走在人行道上,我快步的追上他,和他一起并肩走,开始讲真相:

我:老弟,告诉你一个让你一切顺利,身体健康的好办法。
世人:说说。
我:我上小学的时候入过少先队,你入过吗?
世人:入过。
我:我上中学的时候入过团,你入过吗?
世人:入过。
我:你入党了吗?
世人:没有。
我:大哥祝你身体健康一切顺利,用“永健”永远健康这个化名把你的少先队和团都退了,你就真的健康顺利了。
世人:行,谢谢。(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向我双手抱拳,表示谢意。)
我:这叫三退保平安,我是炼法轮功的,记住法轮大法好。
世人:记住了。
以上是我很多一分钟三退事例中的一个。

生动有趣、引人入胜的例子实在太多了,有时给一个人讲真相,帮他三退后,周围几个听着的人都退了。一次我给一个小工头三退后,他领着我给周围他带的七八个工人都退了,并且要求每一个工人都说一句法轮大法好(他说:你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然后给你光盘和护身符)。一次给一个世人三退,世人告诉我,他姓吴,我给起了一个化名叫吴大龙,他高兴的告诉我,他的真名就叫吴大龙。有几次去民工集体居住的临时工棚讲真相,每次都是一屋子的人全三退。

有一次中学同学举办毕业三十年的同学聚会并且每人收取二百元的活动费,整个一下午聚会就是在餐厅吃饭,大约三十多人参加,整个一下午我都是在讲真相做三退,除了有两个人提前走没有跟他俩讲以外,其余的人一个不落全都讲到了,真相资料光盘全都发到,只有两三个人不退,其余的三十多人全都三退。

因为三件事都同时做好了,所以学法和发正念的状态比以前突破的还要快、收获更大。同修们,让我们共同配合,全力把三件事都做好,让所有企盼我们去救度的世人都得到救度,让我们在圆满随师还的时候,都能够说:我在世间助师正法的修炼中,我做了我应该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