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救众生 手机伴我世间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迷失了十一年的我又找回来了,使我有机会能继续在大法中熔炼。在此叩拜谢恩,并把自己这几年来用手机讲真相救众生的心得体会与同修交流。

一、一部手机讲真相

我是二零一一年十月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的。在姐姐同修的帮助下,我买了一部手机开始用手机播放语音真相。由于刚回到大法中来,学法没跟上,在人心的带动下,用很强的干事心来做这件事,众生接听效果很不好,经常出现被挂断电话不听的现象,一段时间就心灰意冷了,不打电话了,把手机送给同修了,自己出去发《九评》光盘,发神韵光盘和粘贴不干胶真相帖,觉得反正都是救人,做什么还不行呢?

一天我到一个学法小组,见到一位八十一岁的男同修在教大家使用智能全自动手机播放真相,对我触动特别大,并且当时的交流中也找到了自己的利益之心,由于当时自己的收入不稳定,打电话需要花钱买电话卡,而发放其他真相资料不用自己花钱。这也是自己放弃打电话的很主要的一个原因啊。得知我这个情况,那个八十一岁的同修对我说:“救人是第一位的!你不要考虑有钱没钱啊,我的退休工资两千多,就用在大法上,我老伴的退休工资管生活。如果你想打电话,手机和电话卡我都可以给你买。”虽说修炼路上无老少,但是,相比之下,自己和人家精進的同修比差距多大啊。

慈悲的师尊见我有救人的心,就给我安排了一个有稳定收入的工作。于是,十二月份自己攒够钱又买了一部全自动拨打真相电话,真正走上了手机讲真相的这条路。每天下午我坐上公交车就开始播放真相语音,有时一天几个小时在公交车上,从一个终点到另一个终点,不停的播放。到外地讲课时也带着真相手机,从一个城市到又一个城市,除了给我的学员当面讲真相劝三退之外,不讲课的时间就带着手机出去播放语音,几乎每天都不停歇。

二零一二年新年,和丈夫回四川的婆婆家过年,只要有时间我就出去坐公交车打电话,由于不熟悉路,找不到回家的公交车了,等找回到婆婆家已经很晚了,全家人都着急。丈夫更是生气。我知道自己是做宇宙最正的事,我没错。但是出去打电话又不能带自己平时的手机,所以,丈夫联系不上我,着急生气也是正常的。于是我心平气和地和婆婆道歉,告诉她我是没带手机迷路了,所以联系不上家里人,让大家担心了。当晚,我再次看到白天众生回复的一条短信“我支持你!加油!我是某某,我要退党”时,我的心暖暖的,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鼓励我!

二零一二年十月初我出差顺路回到老家,与家人同修切磋用手机打语音电话救人中的体会时,弟弟(同修)带着我和姐姐同修、妹妹同修去和一位用手机直接对打讲真相的同修切磋交流后,他们也打算用手机讲真相了。

二零一三年元旦期间,我出差顺路再次回到老家时,姐姐们已经开始用语音电话救众生了。姐姐和妹妹各四部电话(后来又增加了一部),三部用于自动播放语音真相,一部用于对打讲三退。弟弟五部手机自动播放真相语音。当天下午我就陪姐姐妹妹出去打电话。那天寒风刺骨,我穿着长到脚脖子的裘皮大衣还冻得直哆嗦,仅两个多小时我的腿和脚都冻木了,我受不了,想回家了。可是见姐姐、妹妹穿着厚厚的棉衣冻得在江坝上不停的来回走动着讲,根本没有往回走的意思,我很惭愧,于是在江坝上寻找有缘人讲真相。当晚回到家后,大家切磋后,我向内找:自己有要修去的安逸心。自己救人的脚步太慢了啊!于是我又开始攒钱再买真相手机。

二、过年期间打真相电话

二零一三年大年除夕夜,我坐火车赶回老家过年——过一个有意义的、打电话救众生的新年。初一早上到家时,弟弟就把我攒钱买的四部新手机交给了我。我捧着四部新的智能手机到师尊的法像给师父磕头后,就把四部手机并排在床上,对它们说:我知道你们也是有生命的!现在请你们听我说啊,我是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王!你们能来到我的身边也是和我有缘,你们是我的法器。

正月初一晚上,我们姐妹三人带着手机要出去打真相电话时,我对着我的五个手机说:“你们是协助我助师正法的法器,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起好好配合,多讲真相,多救人,咱们一起回我们的天国世界,现在你们就上战车,我带你们给我师尊磕头后,我们就出去讲真相救人。”然后我把他们装到姐姐同修给我做的装手机的专用手机袋中,带着他们到师尊的法像前给师尊磕了九个头,就出去讲真相了。当晚,在师尊的加持下,我用四部新手机自动播放语音真相,用旧手机把自动播放语音接听一分钟以上的电话号码提取出来直接对打讲三退。事先准备好一个起名字的小本子和一支笔,提前起好几十个吉祥好听的名字,如果是党员就用“1”标明,是团员就用“2”标明,是少先队就用“3”标明,劝退一个就马上在名字后面标上数字,回家后上网给三退。 当晚两个多小时我就讲退十八个。

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十四,我们姐妹每天都是上午一起学法,下午一起出去打电话,每天直接用手机对打三退的人数少的时候二、三十人,多的几十人,在拨打电话接通之前,每通电话都发正念。比如,接听电话的铃声一响起,就开始发正念,听到拜年给钱的铃声,就发正念解体自己空间场的利益之心;听到情歌的铃声就发正念解体空间场的色魔和情魔;听到搞笑的铃声就发正念解体空间场不修口的显示心;听到歌颂邪党的铃声就发正念解体邪党文化。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如果对方不接听电话或者不退的时候还要向内找,比如:有一天下午,打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一个退的,自己就向内找:早晨不愿起来炼功,第五套功法没坚持到一个小时,是有怕吃苦的心;早餐吃饱饭了,看到妹妹新烤的面包,又吃了一些,是贪吃的执着心;下午要出去打电话讲真相,挑衣服穿,色心;出门讲真相坐公交车时找座位,到公园讲真相时找棵大树,还得是粗的,靠着坐着讲,求安逸心;打几个电话不退,就着急,是急心和干事心等,找出这些心后就在内心对师尊说:“师尊啊,弟子不要这些心,这些都不是我,都是后天观念和思想业组成的假我,我不要,我要全部解体灭掉!大法弟子救众生,是宇宙最正的事,谁干扰谁就犯了天条。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向内找,发完正念后,再打电话一讲,众生就退了。此时,我体会到了“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的法理。

正月十六我上班后,每天坐公交车上班路上就放那四部真相电话,下班路上边走边放四部语音电话的同时直接打电话讲真相。每天晚上都把当天自动播放一分钟以上的号码提取出来,装到对打手机里,第二天直接对打。有时自己法学的少时讲真相力度就不够,自动播放接听的就少。有时早晨没起来晨炼时,下班往回走讲真相就没力气。当找到自己不好的心并归正自己时,讲真相的效果就好了。

在电话讲真相中能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帮我提高心性,比如,有一次接听电话的是位九十岁的老人,但他听到我说“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时,气呼呼的大声打断我的话:“什么?你让我退党?我是老红军,老革命了,你敢让我退党?你这是反党,反革命!我要让公安局抓你!你敢告诉我你在哪儿吗?你这是吃饱撑的啊!你是中国人,你不爱国却反党,你们法轮功有能耐去把钓鱼岛给要回来啊?”我心平气和地和老人讲:“您比我父亲的岁数还大,我就称您一声大爷吧。”对方马上厉声打断我:“少和我套近乎!我不是你大爷!”听他这么说,我回应:“那先生您也别动气,对您说身体不好!我告诉您的是真相,中共不等于中国!《共产党宣言》说它自己是西方的幽灵,幽灵是什么啊?幽灵不就是鬼魂吗?中华有五千年的神传文化,而共产党才几十年啊?它是窃取了国家政权。说人死了是去见马克思,它这就是认马克思为祖宗,我们是中国人怎么能认外国人做祖宗呢?您说是不?”见他不作声了,我就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和邪党文化,继续说:“先生啊,是我的师父慈悲,让我给您讲真相,我这是在救您啊!”他不那么生气了,问我:“你师父让你救我?你师父是谁啊?”我耐心的和他说:“我的师父是李洪志师父,他让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传的法轮大法是佛法,是宇宙大法,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人都修炼了,只有中共迫害,“天安门自焚”是中共造的假,您千万别上当啊。您想想啊,扮演那个自焚的人烧的面目皆非,可是大腿间的装汽油的可乐瓶子却没有事。我试验过了,可乐瓶子装开水都能烫化,装上汽油却烧不坏,那不是骗人吗?您说是不是啊?”我感到对方在思考,就继续说:先生啊,我师父让我讲清真相救人,他写了一首诗《快讲》,我背给您听啊:“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2]。见他没做声,我又背了一遍给他听,然后对他说:“先生啊,您一定要退党啊,不然老天惩罚中共腐败暴政时该跟着受牵连了啊。”他一听退党二字又来气了,说:“你再说退党我就打电话让警察抓你,你怕不怕?你怕不怕我让警察抓你?”我笑了,知道这是考验我有没有怕心,就回答他说:“警察是抓坏人的,我是好人,我在救你,我不怕!”他又说:“你不怕?你如果不怕你敢来我家当面给我讲吗?”我说:“如果你想学炼法轮功的话,我就去你家教你,如果你不学的话,我也没必要去你家啊,我的时间很紧张,我师父让我抓紧时间救人呢。”他听我这么一说,就口气平淡的说:“我是不会退党的,你也再别浪费电话费给我打电话了,你愿意讲就去给别人讲吧,我可不想听你说了啊。”放下电话后我向内找:对方为什么那么生气?除了被邪党邪灵控制之外,是不是我也有争斗心?——找到了那颗人心就解体灭尽!

还有一次,下着大雨的天,我打着雨伞出去打电话,由于怕心——怕冷、怕淋湿了手机,所以,打电话的效果不好。找到这个怕心解体后,好不容易有一个人听完我讲真相后,劝他三退时他说:“你给我钱,我就退。你给我多少钱啊?”听到这样的电话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怎么讲对方都不退。就是一个劲儿地管我要钱。这次我还是耐心地劝说:“先生啊,我是救你命呢,你怎么能管你的救命恩人要钱啊?就好比你开车走在高架桥上,前面的桥已经塌了,我告诉你这个消息,你不感谢我,还管我要钱?你说你这么做对吗?”他理直气壮的说:“说别的没用,你给我钱我就退,不给我钱我就不退!没有利益的事情谁干啊?”听了他的话,我的心一动:“这不是提示我有利益之心吗?”我马上发正念解体我空间场的利益之心后我又继续讲:“先生,这真的是保命、保平安的天大的事,不是开玩笑的啊!就好象你在海上的一艘大船上,那艘船已经漏了,快沉船了,我告诉你赶快下船才能保命,你非但不感谢我,还管我要钱,你这是要钱不要命啊!你的利益之心怎么那么重啊?”讲完之后我笑了起来,听了我的笑声,他也笑了,说:“既然象你说的那样的话,那就给我退了吧。”我发自内心的开心回应他:“好,那我就给你起个名字叫‘明福’吧,就是明白真相以后你就有福了啊。”我又告诉他家里的亲朋好友可以在一元钱背后写声明三退的方法。他笑呵呵的连声说谢谢我。

三、形成整体救众生

我家原来有个学法小组并开了一朵小花,由于我的工作关系,学法小组解散了。自从我用五部手机打电话以后,我的小组有两位同修也参与到直接对打电话中来,其中一位八十三岁的大姨用两部全自动智能手机播放语音真相,用一部天语手机对打;另一位六十二岁的大姐用一部全自动智能手机播放语音真相,用一部天语手机对打。我们三人组成了一个电话讲真相小组,我们一起出去打电话,刚开始的时候,我自己打,她们在旁边听我怎么打并给我发正念,她俩觉得我讲的很简练,就让我把我讲的内容给她俩写下来,她们也照着讲,于是我编写了一个电话稿,给她俩打印出来,起初她们照着电话稿讲,现在已经能脱稿讲真相了。

一天,我到另一个学法小组学法时遇到一位协调人同修从零九年就开始用手机播放语音真相,现在用六部手机播放真相语音,正想对打呢,得知我们小组的情况后,她就约了另一位同修和我又组成了一个电话小组,一起出去对打电话。第一次出去正赶上雨天,打了一会见不退协调同修就提前和那位同修回家了,她们走后,我怎么讲也不退,我就向内找:她们不退,只有我自己退,我起了显示心;我让她们拿着我写的电话稿回家背下来,然后按照我的方法讲,是证实自我的心;见退的比较好就高兴了,认为是我讲得好才救了人,我这是贪天之功!“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我只是动动嘴,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啊。找到这些肮脏的心后发正念解体它并在下次小组学法后切磋中再次曝光解体。

第二次和协调同修出去打电话时,打了一会她就不打了,见她在那看书学法,我一下就来气了,问她:“大姐,这是打电话救人的时间,你怎么看书学法了?”她回答说:“我闹心,讲也不退,我先学一会法,调整一下再打吧。”我气呼呼的说她:“这是邪恶干扰你,不让你救人,你怎么就上当了?你怎么不发正念啊?你要向内找啊,看看是哪颗心阻挡着你救人啊?赶快发正念,向内找,别在这装相,如果学法就回家学去。在这学法正常吗?”协调同修笑呵呵的把书装起来,就在一边发正念了,一会就又开始打电话了。到下午四点半她说有事要回家,问我走不?我回答她:“我不走!这是救众生的时间,我不回家。要走你走吧。”晚上回到家后,向内找发现了自己对协调同修那么不善的语气中是隐藏很深的对协调同修的妒嫉心和邪党文化以及旧势力的那种自高自大。找到这些不好的心就发正念解体它!到小组学法后和大家切磋时谈到这件事时,协调同修豁达地说:“没事啊,别放在心上,我很感谢你的提醒了,也感谢你帮我走出对打这一步。你的电话稿很好,我打印了一些,打算拿到其他小组给大家对打电话用呢。”

有一天,我替那位八十多岁的男同修给一学法小组送真相手机,那个小组的同修都是七、八十岁的老年同修,每个人都在学习打语音电话,他们对我说:“我们年龄大了,你要费心多帮帮我啊,把我们教会了,我们就能多救人了。”那急迫救人的心深深的感动着我。第二周到那个小组学法的日子的前一天,我的右腿膝盖钻心的疼,不敢回弯。晚上疼的几乎不能睡觉,早上都没能起来炼功。我向内找,发正念也没见轻。 来我家的姐姐同修见状劝我说:“你今天腿疼就别去那个学法小组了。在家好好学法炼功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吧。”我说:“不行啊,那个组的同修刚学习打真相电话,对手机功能还不熟悉,上次就因为无意打开了飞行模式,有两位同修一周都不能打真相电话,这多耽误救人啊。我不能只考虑自己啊。”当我吃完早饭换衣服后 ,再下楼梯时突然发现我的腿奇迹般的一点都不疼了,我高兴的对姐姐说:“姐姐,我腿好了,我一点都不疼了!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看我在这件事情上是为他人着想,符合了新宇宙的理,就帮我归正自己了啊。”

如今无论是在我的家乡还是我所在的城市,有很多同修都拿起了电话直接对打讲三退,从二十多岁的年轻同修到八十多岁的老年同修,他们最初都是拿着打印好的电话稿直接念着打着电话讲真相的。打一段时间突破了“三哆嗦”——嘴哆嗦、手哆嗦、心哆嗦,没有了怕心并形成了很多向内找的电话讲真相小组修炼环境。

在用手机讲真相实修过程中,我很感谢技术同修的默默配合,他每周给我们提供有效号码并及时给我们升级手机系统;感谢慈悲伟大师尊无时无刻的看护和加持!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