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纯善的心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和丈夫在修炼前都患有严重疾病。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都奇迹般的康复了。丈夫曾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处级干部,修炼大法后,又担任站长,因此在我们这个地区小有“名气”。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丧心病狂的发动了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我和丈夫因去北京上访和向民众讲真相,多次被绑架,后来丈夫被非法判刑,被单位无理开除公职,使得了解我们但又不明白法轮功真相的人很困惑。这成了我们讲清法轮大法真相的一个起点。

一、在邻居中讲清真相开创修炼环境

邻居一位老干部曾见证了我们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变化,特别是为人处世的心态,可就是对邪党迫害后我们坚持修炼大法不理解,见面就说:这么好的人遭受这个罪干啥?我知道他是被党文化毒害的,我就跟他讲法轮功祛病健身、迫害非法等真相。他说:你们炼功身体好了,我也看见了,你们俩口子都是好人,大家都认可,好你就在家炼呗!贴真相发传单的干什么呀?我就耐心的告诉他:你都知道我们炼功是为了健身做好人,可是江泽民集团诬蔑、诽谤大法,让很多人不能认可大法,那他们就没有象我们一样得到不花钱就可以获得健康的机会了。我看你身体不好,告诉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能身心受益的,我认识你,把这个好事告诉你了,你受益了;可是那么些不认识的人,我们讲不过来,就得用发传单、贴真相的方式,把真相告诉他们,不是为他们好吗?由于我把握住了心态,他的党文化马上解体了,他说我明白了。

我总是把新打印下来的真相传单、胶贴先给我们这个楼的各家送贴,一方面,看看他们对真相资料的反应,再就是让他们尽快明白,可是有一天,我看到负责我们这个楼扫楼道的清扫员,用小刀刮广告、大法真相胶贴。我告诉她不要刮大法真相胶贴,并给她讲了破坏大法真相的危害,她为了开脱就说:我不识字,分不出该刮不该刮,主要是为了每月三百元的工钱。我告诉她:那你可要知道,神都在看着呢,不管你认不认识字,做破坏大法的事,就会有报应,前几天我遇到一个住医院的患者家属,因患感冒住院的亲人,在一星期花了二千多元了,你因为刮大法弟子贴的救人的胶帖,家人因此有个天灾病业,得花多少钱?一年挣的不够几天花的呢。后来,她家孩子因患上肺炎,治疗花了五千多元钱,还有一次,受了很重的意外伤,这回她知道我不是吓唬她了,后来,她就不干这事了。我体会到,大法弟子在救人,只要你是为了他好,就把真相讲给他,机会给她了,她要是再不悟,就会有报应。因为阻碍大法弟子救人是不允许的。

我家邻居和周围人有几种类型,有已经从根本上明白真相的并做了三退的;有明白了一部份真相还没三退的;还有的是不明白真相的,但知道我们是好人的;还有的不明白真相,但是当面不说什么,背地不看真相的;也有极少的不但不看,还偷偷的把真相丢掉的。我就根据他们不同的情况智慧的给他们讲清真相,有了真相资料,也看看给哪一部份人看比较合适。这样既保证了真相资料不浪费,又能便于他们接受真相。现在绝大多数都能接受真相了,今年《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公告,我是按家发的,发后,我就進行了检查,没有一个丢掉的,都拿家去看了。

随着明白真相的邻居越来越多,我们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即使我们家一天两个学法小组,再加上本市和周边市县来我家的同修很多,邻里都觉的很正常了。胶帖由原来的最多能保留几天,到现在有的几个月,都不会被损坏。众生摆放了好的位置,也开创了我们的修炼环境。

二、面对面讲真相救度有缘人

迫害一开始,我丈夫因是辅导站站长,第一个被我们当地公安局以谈话为名欺骗绑架。我去公安局要求放人,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第二次,也是以谈话为由从家中骗走绑架,我去公安局义正词严的要人讲真相;第三次,因進京打横幅,被劳教,我去劳教所讲真相;第四次,因传播大法资料被法院非法判刑,我就去法院、检察院讲真相。我心里总在想师尊讲过的“其实任何运动都不可能从本质上改变人心,现象也不会长久,久之人也会被搞皮了,过后还会有更难以解决的不好现象出现。”[1]激励自己在正法的路上不断的走下去。

自从《九评》问世以来,大法弟子开始传《九评》、劝三退。师尊告诉我们:“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2]刚一开始,不愿意讲,我向内找找到自己有怕心:怕被人误解参与政治;怕讲不好,被人拒绝,面子上过不去,我就和同修配合讲,遇上不听的心里就堵的慌,有时讲不好还着急、苦恼,过程中不断的暴露人心,学法中再修去人心,使自己不断的成熟。

我所居住的小区里很多是过去的共产邪党干部,有一天,我跟一位退休的科长讲真相、劝三退,我刚一说他就火了说我:“你咋跟我扯这个!”一下变的跟象仇人似的。因为平时比较熟,见面打招呼,他的这种态度让我觉的很突然,我当时觉的脸发烧,心跳加快,不知说什么好了,一边往家走,一边怨心往出冒:这人咋这样呢,不想再见到他了。后来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我明白了,那个科长是被中共邪灵操控的,而我在讲真相之前,没有发正念,此后,再跟别人讲真相,我先发正念,找好切入点,效果一次比一次好。后来,我又几次跟他本人和他的家人讲,使他们终于明白了。

又一次,给一位在公检法部门工作的邻居讲真相,劝三退。他说:你别跟我说这个,然后转身不再理我了。这次,我就比较坦然了,我心里一边发正念,一边想下次有机会再讲,我决不会放弃的。

一位邻居在公安部门工作,我跟他讲了几次,他都不同意退,但是态度一次比一次好,能看得出来,他已经开始明白真相。有一天,我碰上他,又跟他讲真相,劝三退,他一伸手说:给我三千块钱。我知道他说这话的意思是:我每月三千多元工资,你能给我吗?我笑了,告诉他:假如你不做三退,做了邪党的陪葬,就没人给你开支了,就是每月给你三千元,你能花着吗?你心里知道邪党不好,退出了才能保住命,不做邪党陪葬,也没让你公开场合去声明退出,怎么会失去工资呢?我为他取了化名,他高兴的做了三退。

在我所认识的、熟悉的各个级别的领导干部很多,我都尽量的要求自己不产生分别心,都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无论局长、副局长、邪党书记、副书记、处长、部长、纪检干部;公、检、法、司干部、警察、工作人员中我都跟他们讲,无论同意三退或不同意三退的,我都能态度祥和的对待。不认可真相、不同意三退的我也不放弃,一有机会还跟他们讲,有的讲几次之后才退的。

有一次,跟邻居一位局长的夫人阿姨讲真相、劝三退,她一听就火了,数落我二十多分钟,我也没动心,静下心来听她说,看看她不明白的心结在哪里,心想,起码我要她看到一个大法弟子的慈悲宽容。也就留下一次再救她的机会。我看她说的差不多了,因为我还要去小组学法,就告诉她,等以后有时间再唠吧。后来,有个同修见到她,劝她三退,她跟这位同修说:某某(指我)给她讲过了,但是她没退。同修跟她说:“人家不是为你好吗?也没要你一分钱,图个啥?”她明白后,做了三退。在我所讲过的人员中,一次讲不清,下次有机会还讲,针对他们不明白的地方多次讲。有好多都是通过多次讲,才使他明白的。

为了救度更多的人,过去很少来往的亲朋好友,现在我都主动跟他们接触;无论是亲朋好友家的红白事、学子宴、生日宴等,我都主动参加,目地是让更多的有缘人得救。随着讲真相不断成熟,使自己在任何场合都能恰到好处的比较智慧的讲真相。我在讲真相中遇到不愿听真相、不想听真相或不理解我们的人、说些不好听的话的人,我都善意的告诉他们:“多了解真相,多了解法轮功,你会转变认识的。别失去机会”。现在我能理解不明真相的世人的各种表现了,替他们着急,但不会被他们带动,劝退的成功率也越来越高。

三、给同修家属讲真相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弟子越来越理智、成熟,可还是不断有同修被绑架、关押迫害。一遇到这种情况,有的家属就不太理解大法;也有的家属平时对大法有一定认识的,此时也开始怨声载道;还有的同修由于长期被迫害,家人无论在时间和经济上都被伤害过,再加上平时对家人的情没实修,因而讲清真相也很难,导致家属不能正面认识法,认为是大法给他们的亲人带来魔难。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都能主动与周围同修配合,去向家属讲清真相。

二零一二年秋,我市同时有多位同修被绑架送劳教所迫害,为了让家属配合向参与迫害者讲清真相,首先需要给同修的亲属讲清真相。我们学法小组共同承担了营救一位家属住在外地的同修。由于这个同修在正法修炼时期,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是在监狱、劳教所等黑窝度过的,所以全家人对该同修只有怨恨。而且家人还不在一起居住,于是我们决定先给其父亲讲真相。

同修的父亲是邪党党员,当了多年邪党的干部,被毒害的很深,不了解并拒绝接受真相,我和同修配合去他家几次,开始一提起女儿,怨恨心马上就上来了。好在师父讲的法时时激励着我们,知道他能和大法弟子成为一家人,这都不是一般的缘份。无论他怎样表现,我们也都知道那不是真正他自己,尽量的保持不被他的言行所带动,一边清除他背后的邪灵因素,一边分析他的症结在哪里。知道他是因为年岁大了,身体又不好,需要女儿在身边照顾,可是女儿偏偏多年被关押在黑窝里,加上有邪党文化,觉的共产邪党不讲理,你和它斗,这就是拿鸡蛋碰石头。

看到了他的症结,我们就从关心他的生活上做起,让他感受到我们就象他很孝顺的孩子一样,拉近与他的距离。老人很受感动。虽然我和丈夫仅靠我一千多元的工资,生活并不宽裕,有时也很拮据,几次看望老人,都是我们自己负担交通等费用。用自己生活中省下的钱给老人买点东西,再加上我们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和正念。老人从我们的言行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力量,接下来,让他明白他女儿学大法,心里有大法约束,修出的慈悲善念,一定是个最孝顺的女儿。我们还给他讲了实际的例子,是这个邪党不让我们做好人,把你一个好女儿、最孝顺的孩子绑架了,女儿想在你面前尽孝,可她回不了家。一切都是因为这个邪党太邪恶了。每给他讲一次,他就有一次的变化。从一开始的谤师谤法,到后来终于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最后还主动要去劳教所看女儿。

特别是我们和他一起去劳教所,住在同修家里,同修都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照顾他,使他激动不已。以后每次给他打电话,他一听是我们,就非常高兴。在我写到此时,劳教所已彻底解体,被非法关押的最后一位同修已经顺利回家。同修被释放回家的那天,同修的爸爸妈妈、女儿、弟弟四个人一同去劳教所去接人。他爸爸主动找我们。等我们再次去他家讲真相,老人听着听着,就哭起来了。我知道这是他明白的一面的表现。

正法修炼快要走到尾声了,我们做的与大法和师尊的要求差得太远。即使众生明白了,我们也十分清楚,我们只是做了表面,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我们是在这过程中用大法修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法正人心〉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