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歌声告诉世界(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七日】(明慧记者紫云采访报道)那是二零零三年七月的一天,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庄,绿色草坪上架起了高高的露天舞台,一场名为“光明与和平”的音乐会在这里上演,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家、歌手、舞蹈家、演员、诗人及画家纷纷前来助阵。一曲“Walk On”(继续)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歌声传来了一个悲壮的故事,人们驻足倾听:

他们将我妻子投入牢房
酷刑使她精神失常
这让我想起过去的时光
充满了悲哀与创伤
我看到黄河正在变红
无数的酷刑与千万人的伤亡

几双磨破的鞋是我的所有
夜路伴我,漫漫长长
中国,你怎么了
为什么变成这样
天安门路途遥远,我不介意
一定要走到那里告诉世界,
迫害法轮功是荒唐……
走啊! 走啊! 人们从迷中醒来
走啊! 走啊! 继续走!停止迫害!

歌声回荡,触动人心,望着舞台上那张深沉而质感的脸庞,他的情感置身于每一个音符,磁性的歌喉,感人的字字句句……近三十分钟的深情演唱,人们知道了在当下中国发生的事情,法轮功学员正遭受中共迫害。安德森•埃克森(Anders Eriksson),正用他的歌声告诉世界。

安德森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庄前
安德森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庄前

安德森是一个地道的瑞典人,在瓦尔贝里(Varberg)出生长大。他也是一个普通的法轮功修炼人。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他一定是个默默的、不为人知的修行者,他也一定是个站在人群后面的人。他虽然有天赋的歌喉,却没有歌者的豪放;他有音乐创作的灵动与深邃,却没有语言表达的从容与自信。他天性安静,安静得让人舍不得惊扰,温和、不善言语,一直以来都这样,只因为法轮功他才走上了前台。

作为“Yellow Express”(黄色特快)乐团主唱,也是词曲创作人,几年间他们行走在欧洲大地,日内瓦、斯德哥尔摩、哥本哈根、柏林、慕尼黑、哥德堡等等各种音乐节和集会上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台上,他娴熟地抱着吉他,琴弦拨动,歌声动心,人们通过他和“黄色特快”认识了法轮功,我们也通过他的歌看到了一个西人法轮功学员的修炼之路。

我坐在第二排靠窗的位上
前排驾驶员的金色位子在闪光
我们很久以前就预订此行
终点即是“家乡”……
直达真理的单程车票
今晚全部都来到了列车上
赶快与我们乘黄色列车驶向前方
直达真理的单程车票
今晚,全部都来。到了列车上……

【注:“One way ticket back to the truth”(通向真理的单程车票)安德森词、曲、演唱】

“我坐在第二排靠窗的位上”,这第一句唱词就让我们走近了安德森。他是一九九五年第二届哥德堡法轮大法学习班学员,在此之前的首届法轮大法学习班是由李洪志师父亲临传授的,他错过了那次机会。但他在瑞典依旧是遥遥领先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如歌中所述:“我们很久以前就预订此行,终点即是家乡……直达真理的单程车票,今晚全部都来到列车上。”

音乐,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音乐的潜质,那是来自上天的恩赐,安德森有音乐的天赋。他九岁就开始学弹钢琴,会键盘钢琴、风琴和吉他,音乐一直伴随着他的生活。但他从不敢奢想自己能成为歌者,直到他成为法轮大法修炼人,他的音乐潜质才充分地绽放。

“你知道吗?你有很好的嗓子!”我们问过他。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嗓子很好。上高中的时候,我就是流行乐队的一员,我在里面演奏键盘钢琴和风琴。那时我知道我能唱歌,但是我不敢在乐队里唱,我只是在后面。我在十八岁时写了第一首歌,‘You make life worth living’(你让生命更有价值)。我觉得很有趣,我发现我最大的音乐才能不是弹乐器而是写歌曲,把不同的歌词和乐谱拼在一起,这对我来说很容易。”

这就是天赋、灵感的真实写照,不知道那些精灵的东西从哪里迸发出来,让你运用自如。一向风靡在欧美的音乐演唱团队让年轻人追逐,音乐能让人释放情怀,音乐也能让人沉迷不醒。天性腼腆的安德森没有为音乐而疯狂,他安静地“潜伏”在音乐世界里独自享受。他爱读书,爱思考,以至于这样的阅读让他感到生命中的缺憾,他隐隐地在寻找什么。

“我从青春期就已经开始了寻找生命的意义,也尝试过不同种类的方式让我自己的生命多一些和谐。我读了很多关于健康和心灵方面的书籍,试过很多不同的方法。慢慢地,我对太极和气功感兴趣了。”他说。

安德森生活的地方在瓦尔贝里,位于哥德堡以南七十五公里的地方,每次学习气功,他都得开车北上到哥德堡。就在这阶段,他认识了一位亚洲女士,她也在学习气功,她给他介绍了法轮功,还给他展示了大法师父李洪志先生的照片。他一下就有了亲近感:“我觉得这套功法里有佛家和道家的思考程序的成份。我感到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

就是这么奇妙的感觉,安德森马上就在当地和哥德堡找到了炼功点。之后,他顺利地参加了九五年哥德堡第二届法轮大法学习班。

“我感到我以前练的那些已经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当我读《法轮功》时,更主要的还是听师父讲法磁带后,我理解到法轮功和师父是在一个很高的层次上。关于修炼更深层次的理解是在一九九六年秋季第一次去中国交流的时候……”他说。

顺利进班学习,顺利前往中国学习交流,就如“单程车票”那首歌中所唱的,“直达真理的单程车票,今晚全部都来到了列车上,赶快与我们乘黄色列车驶向前方……”安德森一步登上了快车。那时,刚刚得法不久的西人弟子都很向往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他们开始了“回娘家”活动。安德森跟着大家一起到中国“探亲”了。第一次“探亲”,没想到他就亲眼见到了师父。

那是发生在一九九六年十月的事情,北京第一次国际法轮大法法会,法会结束后,同修组织大家去地坛公园共用晚餐。安德森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他说:“当时我们正在吃饭,我突然听到一阵很响亮的声音传来,是鼓掌声,大家全都站了起来,很多人眼里含着泪水,是师父来了。师父和大家打了招呼,让大家坐下先把饭吃完,说一会儿再来和我们讲话。”那时候,师父也是刚刚从国外传法回来,顾不得旅途疲劳就过来看望学员。安德森继续说:“当师父开始说话时,有几个中国同修尝试着给我们西方人翻译,但是过了一会儿他们就不翻译了。十一年后,当法轮大法网站把那次师父讲法翻译发表出来时,我太高兴了!”

那次师父来的突然,没有来得及配备同声翻译,以至于西人学员没有听全师父的讲法,留下了不少遗憾。好多年后,师父的那次讲法正式发表,就是《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安德森看了之后很激动。

在中国,与中国同修的交流让安德森对大法修炼有了更深的认识。他第一次当众畅谈修炼心得就是在大连。那次组团的带队还说起过他:“安德森那小伙子啊,特别内向,从来不敢在众人面前讲话,特别腼腆,那天,他当着一百多人谈了自己的修炼体会……”

那一次大连新年晚会上,安德森还为大家演唱了一曲。很多中国同修们至今还都记着他,一个长的很帅的,很会唱歌的西人弟子。

大法修炼给安德森带来的不仅仅是精神上的改观,还有身体上的改善。安德森谈起过去,说:“早在我青春期的时候,我的脊柱就有毛病了,总是感到脊柱上部份疼痛。在我服兵役期间,因为脊柱病痛,我不能参加一些体能活动,我只能参加一些轻微的军训。当我刚开始炼法轮功的时候 ,坐在那里打坐都很困难。大约一年后,有一天我发现我的脊柱已经不痛了。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我再没有脊柱疼痛的感觉了。”

身心受益,精神饱满,生活变得充实而踏实,虽然他爱音乐,但音乐还不能让他维生,他做着一份与音乐毫不相干的图片编辑工作。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在中国突然遭到迫害,他的心被刺痛了,同时,他的音乐细胞也被激活了。

“迫害开始后,我主要是致力于告诉人们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真相。我写信,写文章,整理材料和传单还有网页等等事情。之后不久,我觉得运用音乐也是一种方式,能引起人们对这场迫害的关注。我写了一首歌叫‘继续’。”

这是他写的第一首证实大法的歌曲。他知道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处境,“娘家”的人正面临着关押、洗脑、酷刑折磨、入狱。他的心在流血、在颤抖,他在歌中写到:“他们将我妻子投入牢房,酷刑使她精神失常,这让我想起过去的时光,充满了悲哀与创伤。”

那时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纷纷到北京上访,试图告诉国家领导人法轮功真相。有个故事在流传:一位同修不远万里,一路步行到了北京。当警察抓他去审问的时候,他给警察看了他身上背着的九双带血的布鞋。他告诉警察,他一路走来,风餐露宿,穿坏了九双布鞋,不为别的,到北京,只为说一声“法轮大法好”。在场的警察都被感动了……

“几双磨破的鞋是我的所有,夜路伴我漫漫长长。中国,你怎么了?为什么变成这样?”安德森将那个故事收在了歌曲中。

北京,中国的首都,天安门,中国人的向往。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三十多名来自十二个国家的西人法轮功学员站在天安门前展开了横幅“真善忍”,他们到中国和平请愿。安德森在歌中唱到:“天安门路途遥远,我不介意,一定要走到那里告诉世界,迫害法轮功是荒唐……走啊!走啊!人们从迷中醒来!走啊!走啊!继续走!停止迫害!”

“继续”这首歌反映了法轮功真相,这首歌也开启了安德森证实大法的契机,他音乐创作的灵性被打开了,一首接一首歌曲接连而出。之后,他与热爱音乐的法轮功学员一起组建了“Yellow Express”(黄色特快)乐团,从欧洲开始游走,传播法轮功真相。

谈起他走上舞台的第一步,安德森说:“那时我写出了歌,一个学员鼓励我,让我在哥本哈根法轮功活动上把这首歌演唱出来。我从没在公众面前唱过我自己创作的歌曲,按照惯例我本会拒绝的。但是我知道我已经是个修炼人了,我愿意挑战自己,打破那个让自己害怕的障碍物。二零零二年九月,就在我们举行活动的地方, 我这样做了,这个过程相当不错。”

“黄色特快”名字好。“Yellow Bus”(黄色大巴)在西方是校车的代名词,提醒人人注意。“Yellow Line”(黄色线条),有警戒的意思,常常用来做警戒线。他们的乐团选择了“黄色特快”。联想“黄颜色”,安德森跟我们提起当年江泽民在欧洲出访时的丑闻,因为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一手发起的,当他在欧洲出访期间,无论他出现在那儿,身穿黄色衣衫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和黄色“法轮大法好”横幅就出现在哪里,黄颜色一时让江泽民一行惊慌失措,媒体也以“江泽民害怕黄颜色”报道,其中就有写到:“法轮大法弟子黄、兰色的围巾和衣服,以及黄颜色的横幅、标语、歌声,无疑就象一发发窒息邪恶的炮弹,使江泽民大有濒临灭亡之感……”

这期间,安德森推出了他的歌曲专辑“music for freedom”(为自由而唱)。他的歌相继在电视台、广播电台陆续播出。他的歌记录了历史,他的歌让人落泪。我们找到了当时安德森致听众的一封信,信中这样说:

“在我三次中国之行中,我遇到了许多法轮功学员。他们的朴实善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我时常惦念着这些朋友。他们现在怎样了?他们是否受到酷刑的折磨?他们还活着吗?我真的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样好的人会受到迫害。林程涛是一位北京很有成就的科学家,每次去中国我都见到他。如今他却被团河劳教所的酷刑折磨得精神失常。他仅是众多受害者中的一例。为什么会有这场迫害? (中共)对法轮功纳粹式的迫害和谎言宣传毒害了许多中国人……”

带着证实大法的使命感,安德森随欧洲法轮大法合唱团到美国参加过演出。那一次,合唱团的成员有幸见到了李洪志师父,安德森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情景,他说:“我们见到了师父,我给师父行了合十礼,师父也对我回了礼。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师父的表情给我感觉,师父是那么珍惜我,这真是不可思议!师父创造的功法让数以百万计的人获得了新生,所做的这一切都没有条件,也不要任何回报。师父本可以看待自己很卓越、很杰出,但是反过来,师父却让我感觉到弟子很重要。”

师父曾说过,“人类社会就是为大法弟子提供的修炼场”[1],安德森特别有感触,他说:“法轮大法区别与其它宗教,我们称作修炼,修炼这个词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大法修炼包含提高身体和心性,放下执著和欲望,只要按照‘真善忍’指导原理去修炼,就能升华达到开悟。我们不祷告上帝,不去教堂和寺庙,不跟随任何宗教仪式,没有特别的衣服……”

他在大法中修炼接近二十年了,他有了自己的家,身边还有位温柔的妻子。至此,他从不轻易走上舞台,从“黄色特快”的主唱,到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的领唱,他只为证实大法而唱。

“我认为如果人能融入到音乐里面去,放下自我和名誉,会让人更能放松。我非常感激师父,在这个特殊的正法时期,让我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

安德森说得很平静。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