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五百万遍和念三遍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父亲今年七十岁了,身体一直不好,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胃病、脑动脉硬化、脑供血不足、左小腿骨折后遗症等等。这些疾病一度十分严重,尤其头部疾病近期更是越来越难以控制,医院专科大夫说:再发展下去就是脑血栓了。他每天都是药不离口,吃的药种类不断增加,每天早上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想先吃哪种药好。最麻烦的是还有附体缠身,一直在身体上窜来窜去,怎么也撵不走。

父亲虽然加入佛教净土二十多年,虔诚念诵“南无阿弥陀佛”五百多万遍了,但疾病还在不断的增加着、加重着,几次病重住院时生活不能自理。以前每次回家,只要一有机会,就要他了解大法真相,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好作用。但是,受中共邪党宣传和佛教法门的影响,他一直不是十分相信,对大法有抵触情绪。

二零一二年十月份,母亲去世后,父亲到我这儿与我同住。这样一来,他就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大法和大法弟子,对他有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师父的《广州讲法》一有机会就让他看一看、听一听,大法弟子的文章我也经常找一些给他看。父亲尤其喜欢看一些大法弟子显神通、行神迹一类的文章。

就这样父亲的思想渐渐转变了,由原来的认为大法是一般的气功到认识到大法是真法大道;由原来的看不起和嘲笑到现在佩服大法和大法弟子。有段时间经常是听到或看到师父一段法的妙处而由衷的赞叹:“啥是法呀?这就是法!”。由此他也懂了修炼是要去执著的道理。看到父亲的这些变化,我真是高兴:法的力量真大!

端午节前几天半夜的一次头部剧烈头痛和眩晕,使父亲心里没底了。让我带他到更大医院去做检查。我心里挺急,知道检查也没用,只有大法能救他。由于赶上节日,就医只能推迟到节后再去了。

有一天中午,大概是五月初三,父亲拿着《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進到我房间来对我说:“这个讲法我看完了,还有没有其他的?”原来父亲是在我睡觉时,顺手把我放在茶几上的讲法拿去看了。我问他啥感受,他想了想,象是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描述表达:“玄!”又过一会儿说“妙!”。我一看他能接受,就把手头上的《二十年讲法》也给了他。父亲用了三个小时看完了。我问他啥感受?他说:“玄啊玄,妙啊妙!我还得多看两遍。”

五月初六,送走了哥、妹两家人,下午四点,我准备出门。父亲突然拿给我一千元钱,说:“通过这几个月对大法的了解,彻底改变了原来的看法。我看不看病是小事,还有许多人不明白真相,这钱你拿着做点救人的事。”

我当时很惊讶,父亲对大法的认识居然变化这么大。但也没有多想就出门了。两天后回来,父亲告诉我一件令我震惊的事:他的病全好了,是大法师父给治好的。

原来初六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也就是我出门前的两个小时,父亲躺在床上诚心念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刚念了三遍,就感觉到身体振动了,整个身体的细胞都在振动。一种无形的力量使他不由自主的甩胳膊、蹬腿,头部左右摆动,身体剧烈扭动;同时喊出声音来(我在隔壁房间听到了,但没当一回事)。他知道是师父在给他调整身体祛病呢,所以一直没有抵触和害怕。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十分钟然后慢慢平静下来。这时一句话从他左脑打了進来“不要执著”,声音象敲击铜钟一样悦耳,用语言难以形容其美妙,父亲一下子感到全身轻松自在、疾病全无,觉得大法师父就在身边看着他,忙坐起身来双手合十:“感谢李大师给治病!”

自此父亲到现在十多天了,身体健康,真的是没再吃药,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他说这回我可有靠山了,早晚都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