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情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在常人中是人们说的死要面子活遭罪的那种人,而且常人的情也比较重,在这些年的修炼中,虽然放下了很多,但还是有对孩子的牵挂和对亲朋的挂念。

由于孩子工作在外地,离家又很远,又是女孩,心里总是有些放不下,这些年在修炼中,自己也在努力修掉它,但还是有,直到有一次让我真正的体会到了情是一种真正的物质在体内存在。

事情是这样的。今年七月末,孩子放“高温假”回来了。一天晚上,我俩在屋里唠嗑,她靠在椅子上,我和她对面,坐在床上,我们一边唠一边吃西瓜,唠着唠着,她突然翻脸,急眼了,说她小时候,我打她了,我心不顺拿她出气了,谁家孩子也不挨打,从同学到同事没有挨打的,她们的妈妈都宠着,就她挨打,越说越来气,抓起一块西瓜向我打来,我的衣服上、床上溅了好多西瓜汁和西瓜子。

当时,我一惊(因为孩子平时很孝顺,很懂事的),我马上告诫我自己,别动心,没有偶然的事情,有我要修的,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衡量。虽然这样,但心里还是有点气,自己努力控制自己的心和思想,不让常人的理起作用,我下地收拾了一下,没和她说什么,就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她还在那气呼呼的坐着。

第二天,同修来了,我们在修炼上切磋了一会儿,我就把昨天晚上和孩子的事当着她的面告诉了同修,这时,她就像找到了诉苦的地方,有的,没有的,说了好多,很是委屈,我告诫自己不动心,不伤心,放下面子,放下情。这时,师父的讲法突然打到我脑子里,我理解了情是最靠不住的,只有慈悲是永恒的。千好万好一个不好都不好,为了她成长,付出了那么多还这样,这不是我,放下,修掉它。

这一念一出,一瞬间,从我体内飞出来一个巴掌长、小手指粗的黑东西,当时,我身体感觉一震,我回头,很自然的看了孩子一眼,突然感觉到她陌生了,但又很熟悉,怎么这样?!我又睁大眼睛看看她,还是这样,非常熟悉,又陌生,没有了母女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和亲情了,好像不是我的孩子了。

我悟到了是我在过关时想到了师父的法,看透了情,不要它了,对情执著的物质,师父就给拿掉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对孩子也不牵挂了,而且她一切都非常顺利。你心放下了,就什么都好了。我现在正在修掉懒惰心、安逸心,去掉这些物质生命与因素,解体它们,它们不是我。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