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你比我生的强啊”

老姨近七十了,住在鞍山乡下,三年前,得了小脑萎缩、高血压,家里困难,没钱治,只能在家硬挺着。几个孩子都成家另过,也不大过问老姨的疾苦。听母亲生前常说,老姨年轻时没少帮我们家的忙,那时,我们哥们儿多,年龄小,春种秋收,母亲忙不过来,老姨就撂下自家的活帮母亲。所以,对老姨,我一直怀着深深的感激。

得知老姨患病,瞅着休息时间,个半个月,就买些水果之类前去探望。老姨每次见到我,拉着我的手就不放,声带哽咽,说:“你比我生的强啊!我自己生的也没看我几回啊。”说着,眼泪“哗哗”的流下来,老姨感到我对她的亲近。我劝老姨:“姨娘、姨娘,你不和我娘一样吗?”姨这时便止住泪。

我对老姨说:“有个好身体比啥都强,我从学炼大法十三、四年,连一片止痛片都没吃过,啥病没有。”我让老姨看大法书,可她眼神儿不好,看不了书,我就把真相护身符送给老姨,教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老姨讲大法救人的神奇故事。老姨虔诚的念着、记着。临别,塞给老姨三十块钱,老姨说啥不要:“你也困难,可不能要你的钱!”看我走出大门,她又啜泣起来。

去年春天,我再去看老姨,老姨兴奋的说:“这一冬没吃药了,哪难受了,就念‘法轮大法好’,感冒也没得过!”

“我常念呢,我信”

家在辽南的姑姑,九十多了,不识字,我告诉她大法真相,她很相信,说:“我看你们这样好,这法只准差不了。”

去年夏天,我去看望她老人家,姑姑见我到来很是高兴,拉我到炕上坐,问我家里怎样。接着,姑姑给我讲述了半月前经历的一件幸运事。

那天早上,表哥开大门,不巧,绑门柱和大门的铁丝断了,上班不跟趟,他就把大门还立在原处,不曾想,姑姑要上街,一拉门,大门倒了,重重的正砸在她的右腿上,怎么也挣扎不起来。我急忙问:“你当时没念‘法轮大法好’吗?”“怎么没念?”

姑姑说,“我喊人,半天没人应,大傍后午的,街上哪有人,我就念叨‘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救我’,后来,邻居看到了,跑过来把我扶起来。”

我问姑姑当时打什么样?姑姑说:“邻居把我扶起来时,右脚都扭到后面去了,我以为这回腿可折了,送到医院拍片,什么事儿没有。”姑姑显得非常高兴:“要不是大法,我这腿还不得砸折啊!”

姑姑撸起裤脚给我看,右脚脖上拳头大的瘀青还在。我说:“这是大法保佑你啊!”“可不是,真是大法保佑,”姑姑说,“我常念呢,我信!”

“还有没有护身符了?”

前年正月十八,辽南的妹夫开车上我家,一進院儿,就喊我,我迎出去。妹夫劈头就问:“还有护身符吗?”我愣了一下,说:“不是给过你吗?怎么还要?”“我那个叫我姨家表哥要去了。”

妹夫告诉我,十五那天去修车时,碰上他姨家表哥也修车,那天车肇事特多。当他听过我妹夫肇事经过,人一个没伤,直说“神奇”,妹夫说:“我带着真相护身符,是真相护身符保佑才没出事呢!”妹夫的表哥赶忙问:“还能弄到吗?”就把他的那个要去了。

原来,十五那天,妹夫拉着家里四口上坟,有八十的老爹、妹夫哥俩儿,还有两个孩子也陪着,路上的雪压成冰很滑,突然,车轮压到冰棱上,一下子就滑向路边一米深的沟里,撞在大石头上,车的气囊也弹出来了,满车烟雾。大伙儿惊魂未定,车又从沟里弹出来,在公路上转了一圈,顺在公路上停下了。

妹夫讲着当时的场景,还感到后怕,要掉進另一侧,车可就报废了,人更不可预料,一旦把老爹碰个好好歹歹,可怎么办。可当时,车子除了右门下框撞了个大瘪,人毫发未损。大伙儿直说“神奇”。

“要是学了法轮大法,就不能打起来了”

去年春耕时,鞍山乡下的两个邻居为了边界地垄的大小争执起来,并动起手。一个老哥叹口气说:“要是学了法轮大法,就打不起来了!”

又说:“人家学大法的人就不一样。”他把“就”字咬得很重,“你看人家讲的多好,”又搬弄着指头说,“‘真——善——忍’,谁能做到一个字,人都打不起来。”

围观的人静静的听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