烫伤后的“娃娃面”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二零零九年三月某一天,我用加热棒放到暖瓶里烧开水,暖瓶放在凳子上,不一会就听到“吱吱”的报警声,暖瓶的水开了。

我来到暖瓶跟前,低头刚要拿下加热棒,就听“砰”的一声,一股焖汽扑面,我很自然的紧闭双眼不敢睁开,用手摸着找到脸盆,正好脸盆里有半盆凉水,把脸放脸盆里晃了晃,抬起头,眨眨眼睛,很正常,没有疼的感觉,心里很平静,也没有害怕,因为我内心里知道,真修大法的人都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

再看看脸盆里面是一层亮闪闪的暖瓶胆的碎片,转身看见暖瓶的塑料外皮完好没动,加热棒掉在地上,抬头一看天棚上面湿了一片,棚上沾着许多暖瓶胆的碎片。

这时,妻子同修和她娘家二嫂从外面走進来,一看我烫成这样,二嫂说:“快给你二哥打电话,让他快点把烫伤药送来。”(她家有祖传烫伤药)我说:“不用送,没事,用不了几天就会好的。”她说这可不行,弄不好会毁容的,做一脸疤怎么办?我说:“没事,你放心吧,我是修大法的。”这时,脸上往下淌黄水(像油),有点火辣辣的疼。

晚饭后,我开始学法看书,二嫂说:“烫成这样还有心看书?!要是别人不知疼成啥样了。”我说:“现在一点都不觉得疼。”

我看完一讲大法书,安静的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脸边垫的卫生纸都湿透了,脸色发暗,我用手帕擦脸,刚一用力,脸上就脱开个很深的月牙口子。

三天后,满脸都是黯黑色,有些地方开始结痂,邻居看见我,没认出我是谁。五~六天时,有的地方开始掉痂,七~八天时,掉成个大花脸,第九天,所有痂基本上全掉下来了,没留下一点疤痕,第十天,我去浴池洗个澡,回来后,见到我的人都说像变个人似的,全脸细皮嫩肉,白里透红,整个一个“娃娃面”(其实当时我已经五十六岁了)。

知道这事的人都称神奇,我告诉大家这是修大法的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