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大法 亲人邻居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在修炼大法前,我满身是病。在我学大法的头一天,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一个星期,我停了所有的药,那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丈夫看后,又惊又喜又害怕,但看到我真的好了,买来了彩电、录放机,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和教功录像。亲友邻居看到我也都很高兴,乡里乡亲都说:“看梅子炼法轮功病都好了,也不打仗生气了,这法轮功真好。”

丈夫成了单位的“福星”

我丈夫在银行工作,职位调动频繁。有一乡下储蓄所,各项业务指标从来都是倒数第一,职工也挣不到钱,谁都不愿去。那年调动,谁都找理由不愿意去,丈夫回家跟我商量,我说:“谁都不去你去,记住‘法轮大法好’,处处为职工着想,让他们挣着钱,他们不就好好干了吗?”

第二天,丈夫主动找行长说他去,行长高兴坏了,说:“你可帮我大忙了,我正愁呢,不愿去的,强制去,到那也不好好干。你去吧,干出个样来。”

到任后,他真的干的很好,只一年时间,把个全行业倒数第一,变成了正数第一。全所职工高兴的说:“主任啊,你可是我们的大福星,我们从来没挣过这么多钱,你可别调走。”这当中,他每次回来都跟我说:“我虽然不炼,但从你这就体现出大法好来了。我也按‘真、善、忍’做,职工有不对的地方,我都用善心去感化他们,他们都说,要是领导都象这样管理,谁都好好干了。”

二零一零年,市内一储蓄所每人年均收入才两万左右,职工和领导势同水火,谁也不好好干活,也挣不到钱。行长找到丈夫:还是你去吧,帮我收收烂摊子。去后仅一个月,就将全年任务完成一半,职工月工资平均八、九千元,年末被市行评为先進单位。丈夫跟我说:“这哪是我有能力啊,还不都是大法给带来的福份,我永远支持你炼功!”

去年,他又被调到另一地方,到任那天,大伙儿都说:“你可来了,听说你福大,到哪都能带来好运,我们也借借你的光。”半年多后,那里又是扭亏为盈,开绩效工资时,职工都说,主任啊,你多开多少钱,我们都没意见,你要不来,我们连这些都开不上。丈夫回家也跟我说,那些人真不好管理,要不是心里有大法,也学你们时时要求自己先做好,恐怕真受不了。

丈夫相信大法好,支持我修炼,有时还帮我贴真相不干胶、发真相资料,他得到了福报,他的工资是全行同等级别最高的。他们那的人都说,他到哪哪挣钱。哪都争着抢着要他,说他是“福星”。他每到一处,真相币他从来不让没收,职工问他,他就说:“那又不是别的字,让它流通。”他还帮大法弟子换新币,哪年都好几十万。新币少,他就给攒着。

儿子、女儿得福报

女儿更支持我修炼,技术上的事,她都帮忙。她二零一零年大学毕业,没多长时间,就找到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

儿子去年考上了一所理想的大学,学的专业也是“王牌”专业。谁都说:这小子平时也不是特好啊,他竟考那么好。儿子说:“到考场一心慌,我就念‘法轮大法好’,念念就不慌了,我还用手写在卷子上了,能考不好吗!”其实,这都离不开他对大法的支持,也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平时我做大法的事他都帮忙,技术上帮的忙更多。亲友们说:看你炼功多好,闺女、儿子都跟你受益了。

邻居侄女成了包工头

二零一零年七月份我回老家,派出所恶警又来骚扰。正巧邻居侄女赶上,把恶警一顿数落:“人家炼功管你们啥事,动不动就来骚扰人家,放着坏人不抓,偏抓好人,她没炼功之前满身病,你们谁来看看?连你们影儿都看不着!她们家老爷子整天骂人,刁的出名,别人谁都不管,就她管,你们谁来给解决了?把你们闲的,以后不许再来了!”我很感动她的正义之举,对她说:谢谢!你会得福报的。在大法和大法弟子蒙难时,谁能说一句公道话都是功德无量啊。两年后,她和丈夫出门打工,一样的活,他们干,就没毛病,就挣钱。别人就不行。每年都几十万,成了包工头。

侄媳妇捡回一条命

二零一二年三月份,侄媳妇去超市买东西,回来的路上,被车撞了。当我到医院时,看见大伯哥和大伯嫂、侄子、孩子都在哭。我走進病房,侄子说:“快看看去吧。”那意思再不看就看不着活的了。因着急,没多想,就進去了,一瞅,吓的我一步就窜出去了。太可怕了,整个脸变形,两个眼睛黢黑,七窍出血,头顶血不停的流,护士用卫生纸往桶里划拉。转念一想,我得救她呀,硬着头皮進去,不敢瞅她,叫她:“孩子你听见了吗?喊了两声。”她哼了一声。我说我是老婶儿,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你就心里念,好保命啊。她又哼了一声。前后我告诉她四遍,奇怪的是,她始终昏迷着,每次我喊她,她都能听见,别人喊她就不吱声。医院说:“你们转院吧,这治不了。”家人只好用救护车把她送往北京。

他们走后,我和小姑子给她办出院手续。顺便问大夫,大夫说:做最坏准备,也许到不了北京就不行了。我们焦急的打了几次电话询问,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丈夫说:“她明白了。”我说你告诉她心里念,丈夫说我告诉她好几遍了,我也在求师父呢。

就这样,在北京住了一个半月院回来了,落下很多疤痕。现在每天都正常上班。所有知道的人都说:这孩子可捡条命。侄媳妇和我说:“老婶儿,我借大法的光了,是你们师父救了我呀。在伤痛最难受的时候,我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

师父说:“将来你们会知道你们有多么幸运!”[1]

自从修炼那天起,我就说:我是大法中的幸运儿,师父给予的,是我们人间父母无法给予的。感受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保护着。摔倒了,师父扶起来,不嫌弃、不放弃。写到这,一股无法形容的慈悲包围着我,好幸福啊!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