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戒色欲(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接上文》

戒色的故事

人如果不相信因果报应,戒色就没有基础;如果不知道重德,戒色就没有意义;如果不问一问人为什么活着,戒色就没有目标。实际上,做人无论道德境界高低,报应都会降临,和其本人信或不信没有关系。

(一)懿德堪钦(《扬州甘泉县志》)

元秦昭,扬州人,弱冠游京师,已登舟矣,其友邓某,持酒送行。正饮间,忽抬一绝色女子至。邓令拜昭,曰:“此女系仆与某部某大人所买之妾,乘君之便,祈为带去。”昭再三不肯。邓作色曰:“君何如此其固执也?即不能自持,此女即归于君,不过二千五百缗钱耳。”昭不得已,许之。

时天已热,蚊虫甚多,女苦无帐,昭令同寝己帐中,由内河经数十日至京。以女交店主娘,自持书访其人。因问:“君来曾带家眷否?”昭曰:“只我一人。”

其人勃然愠现于面,然以邓某之书,勉令接女至家。至夜,方知女未破身。其人惭感不已,次日即驰书报邓,盛称昭德。随往拜昭,谓曰:“阁下真盛德君子也,千古少有。昨日吾甚疑之,盖以小人之腹,测君子之心耳,惭感无既。”

(二)唐朝名相狄仁杰

狄仁杰年青时,生得面如冠玉,眉清目秀,相貌英伟。赴京应考途中投宿旅店,夜静灯下读书,突然一位美艳少妇来到他房里,原来是旅店主人的媳妇,结婚不久,丈夫去世,日间见狄仁杰俊秀非凡,春心澎湃难以克制,候至晚间以借火为由向狄仁杰挑情。

不料狄仁杰虽然知道她的来意,却丝毫不动心,而且友善地说:“见你如此艳丽动人,使我回忆起老和尚的话。”少妇好奇地追问是什么话,狄仁杰借机开导她说:“赴京前在寺中寄居读书,寺中老和尚见我相貌,曾经警戒我说:‘你相貌堂堂,将来必定显贵闻达,但是须要谨记,千万不可贪色犯淫,前程尽毁。’我说:‘艳女美色,是人人皆喜爱,如何能够遏止这种欲念呢?’

“老和尚教导我说:‘当你见到美貌艳姿,淫念冲动之时,如果将美女想象为吸血的狐狸精、毒蛇鬼怪;将她秀丽的面貌想象作害了大病既黄且瘦,犹如鬼脸一般;将迷媚的粉脂,想象作人临死的时候,面目青黑,七孔抽搐那样的丑恶难看;将诱惑人的窈窕丰姿,想象作感染梅毒溃烂,那恶臭的脓血,引来了无数的苍蝇,令人掩鼻疾走;一旦与她交合,不仅被吸取精血,精气枯竭,且百病交侵,受尽病魔折磨。倘若能这样设想,淫念欲火就会静止得如清凉的寒冰了。’

“老和尚的教诲,我一直谨记于心。所以刚才初见你那撩人动情的丰姿艳容,正当欲火冒升之时,老和尚的话立刻在耳边响起来,炽热的欲火即刻下降。你能够励志守节,乃难能可贵,切勿因一时的冲动,而败坏你的名节,况且你上有年老的公婆,下有年幼的儿子,都需要你一人承担照顾,如果与我通奸,随我而去,公婆、幼子将顿失依靠。古代妇人守节美德为世人称颂,例如韩久英,因恐怕遭色贼奸淫,而持刀割去自己的鼻子;又如高仲举的夫人逢淫贼,用镜柄刺双目,毁容以保贞。还有其它许多节妇为保贞节,有的投井,有的以热油烫面毁容,以种种方法确保洁白身躯。”

少妇听了狄仁杰这番话之后,感动得流泪满面,拜谢说:“感谢恩公大德,不但保全我的贞节,又教我遏欲的方法,从今以后,一定心如止水,冰清玉洁,坚守妇节,以报恩公今日教诲。”然后再三拜谢而别。

(三)韩魏公(《宋史》)

宋朝韩琦任宰相时,买了一个妾姓张,容貌美丽。订立契约后,这个女子忽然落下泪来。韩琦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我本来是供职郎郭守义的妻子,前年他被部使者捏造罪名弹劾,所以才落到今天的地步。”韩琦为她感到难过,就让她先拿着钱回家,等她丈夫的冤情昭雪以后再来。张氏走后,韩琦为她丈夫申明冤曲,准备调任其它官职。

张氏按照约定来到韩琦的家中,韩琦没有见她,而是派人对她说:“我身为宰相,怎能以士人的妻子为妾?以前给你的那些钱不用还了。”便把契约还给她,又给她二十两银子作路费,使他们夫妻重新团聚。张氏感激地流下眼泪,向韩琦遥拜后离去。后来韩琦被封为魏郡王,谥号忠献,子孙极为昌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7/警戒色欲(二)-275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