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溶化了我的怨恨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四岁了。只是在中共文化大革命时念了几年书,不识几个字。修炼大法前知道做人的道理都是常人中的那种自私观念,只知道多占有钱,不想对别人有半点付出,对于想从我这里占便宜的人心中充满怨恨,常年下来,我为自己攒下了一身的病:淋巴腺结核、胃病、牙病、肛裂、浑身麻木如针扎一般疼痛,稍微干一点活就满脸浮肿、腿疼。

由于我只身嫁在外地,娘家人很难关照,在婆家受到公公、丈夫和大姑姐的虐待。记得坐月子期间,只给我吃大玉米碴粥(此食物对产妇来说特别伤害牙齿,直接导致后期满口牙都松动了),他们把我妹妹给送来的面粉、鸡蛋、粉条全部拿到大姑姐家吃了。产后三天,我一个人在家生病了也无人照顾,在取药时由于全身无力而晕倒在地……

由于以上经历,我对公公及大姑姐种下了深深的仇恨。而丈夫对我更无半点关爱,不仅不拿钱回家,还在外面找了个女人,对四个孩子不闻不问,以至小女儿长到五岁时还不认得爸爸。丈夫经常喝醉酒后回家对我進行打骂,有一次竟带那个女人回家,拿着菜刀来砍我,对于这样的家庭,我的心伤透了,真想一走了之。但是,看着年幼的儿女,我只能强忍心酸,在苦难中煎熬,只想等儿女长大后就报复他们。

可就在小女儿中专即将毕业那年,我这颗在怨恨中久泡的心却被一种力量溶化了。

那次女儿从学校带回来大法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听着师父的讲法录音,我身体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好了起来,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次年,女儿为我请回了《转法轮》,捧着这本宝书,我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我知道了人生的一切苦难皆有因由。当时虽然不识几个字,我也要学法,不认识的字就问家人,家人都笑话我,但是我不气馁,不认识的字我问完就写在手上,有空就背,现在我已经在师父的加持下能通读师父的所有讲法,学法前我只要一看书就头疼,眼睛疼,但看大法书这些症状都消失了。

一、化解与家人的怨缘

得法后我心中充满喜悦,对生活升起了无比的信心,每天乐呵呵的,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虽然六十多岁的人了,一起同儿子、媳妇到地里干活。回家后,儿子、媳妇都累的腰酸背痛,而我还要继续脚不沾地的做饭、喂猪、打理一切家务。修炼前,我因为媳妇懒惰,家中有一点活她就回娘家躲着,而对媳妇没有半点好感,虽然没和媳妇发生冲突,但是心中对她却充满怨恨,总是看她不顺眼,也不想和她说一句话。现在看着儿子、媳妇躺在床上休息,没有因为他们不干家务活而怨他们了,心中只有更加感恩师父。

反过来,儿子、媳妇也更加认同大法,丈夫也从开始的笑话我到敬佩我,真是一家其乐融融,而儿子、媳妇也更加孝顺。媳妇每到换季都主动给我买衣服,只要我喜欢吃的东西,就多多的往家买。

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大法赐予的,如果不学大法,我是不会明白人间的怨缘是由业力所致的。正如师父在法中所讲:“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1]

二、化解与大姑姐的恩怨

我大姑姐是一个耍尖的女人,婚后总回娘家当家,对我这个弟妹根本不放在眼里。在那贫苦的岁月里,家中仅有的一点细粮都被她拿走了,一口也不给我留,非但如此,她们还挑唆丈夫,说我把好东西都吃了,不孝顺公公,因此让丈夫回家打骂我。对于大姑姐,我觉的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修炼大法后,我改变了,此时大姑姐也搬到了我家后院。

大姑姐已经七十多岁了,浑身是病,五个儿女对她不闻不问,大姐夫每天都出去打牌,只把她一人孤零零的扔在家中。看着大姑姐凄楚的样子,我心中也很难受。七二零以前,大姑姐也曾学过大法,但迫害后就放弃了,我也曾多次劝她回到大法中来,她因为人心太重,始终没有走回来。看着她孤苦的样子,我对她已无半点怨恨,心中只有对她的慈悲与怜悯,做点好吃的,总忘不了给她送一些过去。有一次她生病了,要吃鸡蛋羹,儿女们没人给她做,我知道了就做了一碗给她端过去,她的脏衣服没人洗,我就拿过来替她洗,被子拆了无人缝,我就去给她缝,大姑姐的女儿看着我无怨无恨的样子,总有使不完的劲,乐呵呵的,就对大姑姐说:“你看我大舅妈就象一个大菩萨。”

现在大姑姐每天都到我家来,我读法她就在旁边听着,虽然没有正式修炼,但却听的非常入心,她的那种专注让我很感动,我确信真善忍已深植她心,正如师父所说:“慈悲能溶天地春”[2],听法即已浴佛恩。

现在我已放下了所有的怨恨,一心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在回归的路上更加精進。让师父多一些安慰,少一些操心,此时此刻,我的心声正如师尊在《洪吟三》〈观感〉讲的:

生在苦难中
半生两袖空
一朝得法向上冲

做好三件事
救众生
回归步别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