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莱阳市任菊玲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五日】山东省莱阳市任菊玲女士修炼法轮功之后,各种疾病痊愈。可是一九九九年后她遭到中共的迫害,曾因进京上访在途中被拦截迫害。二零一一年她被便衣警察绑架,险些被非法劳教。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任菊玲,女,五十三岁,山东省莱阳市大夼镇羊儿山后村。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心脏病、肠炎、神经衰弱、失眠等等常常让我苦不堪言,性格也变得暴躁易怒,对待人生也很消极悲观。家里亲人看我整天愁眉苦脸,于是带回来一本《转法轮》给我,并告诉我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我怀着期待的心情看完了这本书,看完之后,我的人生观彻底改变了,我明白了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是一本修炼的书,于是我开始了自己的修炼之路,身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各种疾病痊愈,我对人生又重新充满了希望。

九九年进京上访遭拦截迫害

我激动的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身边的亲朋好友,他们通过看到我的变化也都见证了大法的美好,有人也渐渐的开始学习大法了。 正当我沉浸在修炼的喜悦中,一九九九年七月突然听到消息说不让炼了,我一下子感到不知所措,这样一个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了呢?是不是弄错了?一天大夼派出所的人开车到我家逼我交出书来,并把我带到了派出所,白天让我和同修们打扫派出所的卫生,晚上逼着我们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并写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文字,有个叫姜波的警察还打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几耳光,突如其来地魔难让我感觉犹如天塌了一样。

我开始思考: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难道我真的错了吗?我一点点理顺自己走过的路,想到自己从疾病缠身到无病一身轻,从争强好胜到通情达理,从亲朋好友都害怕我的脾气性格而躲着我到后来大家都很开心相处轻松融洽……,这到底是哪里错了呢?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到底哪里错了?随着自己的理顺我越来越坚信大法是正的,绝对不是电视上宣传的那样。我并不知道这一切是当局早已预谋好的迫害,单纯的以为之所以能那么宣传可能是有人不了解法轮功,于是决定进京去讲明真相,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告诉政府,大法是正的,他们搞错了。

于是在九九年过小年那天,我与同修结伴而行,走到兰村车站的时候,被站内警察拦住了,并打电话让当地警察截了回去。当时的天气特别寒冷,为了逼迫我们放弃信仰,他们白天就让我和同修们站在院子里面挨冻,晚上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听他们灌输邪恶的谎言,并对我们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你们几个人能把政府怎么样?当时姜村庄管治安的人什么难听骂什么。因为快过年了,派出所里的人急于回家过年,就把我们每人罚款五千元,由于家里没有钱,八十岁的老母急切的盼望女儿回家,就满街的借钱,也只凑齐了两千七百元,没有办法最后拿家里的冰箱做了抵押,并且乡里还规定每天必须去村委汇报一下一天都在干什么,当时给家庭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八十岁的母亲、憨厚的丈夫和年幼的女儿都常常感到恐惧不安。有天晚上我坐在炕上,派出所里来了个人说了些当局在电视里宣传的谎言,临走还警告我不要去上访,并叫村里的治安看着我。好几次晚上他们用手电筒把整个窗户照的铮亮,吓得我们一宿也睡不着觉。

我们镇上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没有了消息,二零零零年阴历十一月二十一日,我与几个同修到镇派出所去,打听一下有没有该同修的消息,同时带了一些大法真相的资料,想让他们看看,对我们有一个正确的了解,没想到却把我们扣在了那里。后来看到有两个同修从北京截回来了,其中一个被打得非常厉害,当时我质问那里的警察是不是他们打的,他们说不是,是北京打的,当时感觉他们的心态也不理解北京怎么会把大法弟子打成这样。

关了三天后,他们单独把我关在了一间屋里审问资料来源,有个王书记是女的,过来问到底谁给你的资料,你等着我们收拾你!第四天晚上三点多我为了避免邪恶的迫害,从派出所逃脱出来,派出所的人到处拿着手铐到我亲人们家里找,并扬言抓到我五千元的奖金。我开始了一段苦不堪言的流离失所之路,是这场邪恶的迫害让我有家不能回,八十一岁的母亲思女心切,常常坐在窗口望向窗外,盼望着他的女儿回来。

由于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持续的迫害,我有家不能回搬到了外地。

二零一一年被绑架,险些被劳教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九号下午二点,我在荣成市利群门口,正想休息一会,突然窜出一个人把我的手机抢去,后把我的包也抢去。看到包里有法轮功资料,然后大喊另一个人过来,把我劫持到荣成派出所。后来得知是派出所便衣警察,过程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

到派出所后,他们打电话给荣成市六一零,六一零人员刑建萍和一警察将我劫持到荣成公安局,对我非法审讯,我一句话也没有回答。他们从我包里面翻出电话本,打电话给我家人,欺骗我家人说我身体不好,在荣成市武装部晕倒了,赶快去看一下。家人去之后又被诱骗到荣成市公安局。

突如其来的绑架惊吓得我的身体很虚弱,心脏不太好,家人看到了很着急,要求送医院。然而他们完全不顾,把我劫持到了荣成市拘留所。刑建萍和一警察还说我是装的,不用管。拘留所的人看到我身体不好拒收,他们这才将我带到了医院检查身体。后又将我劫持到荣成市拘留所。后得知刑建萍等人威逼我家人到我家里(租住的房屋)翻箱倒柜抢走笔记本电脑、三百多元钱以及光盘等物品。我家有一个房间门锁坏了,他们竟然不顾家人的苦苦哀求(因是租的房屋,不想对房子造成破坏),用菜刀将门劈了一个洞,真是土匪行为。他们竟然还让我家人承担赔偿。过程中刑建萍发现炕上放着一千八百元钱,要伸手去拿,家人说是交房租的。刑建萍竟然直接打电话给房东(毕庶伟),让房东把房租拿走(后得知,房东和这里面几个人都认识)。

在拘留所,刑建萍等人两次对我非法审讯,我拒不回答,只将自己修炼后身体的变化以及大法在国外的弘传,写在了一张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们将纸拿走。其中一警察还说,香港就可以学。

十二月二十三号早上六点,拘留所警察过来对我说:你收拾一下,把你送回家;然后把我骗到拘留所办公室,拿出一张劳教通知书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警察恶狠狠的说不签字也要送走。然后他们给我戴上手铐。于下午二点劫持到济南女子第一劳教所。

到劳教所之后,检查完身体(身体很虚弱),他们偷偷跑到一个房间商讨,拘留所警察想把我留下,可是身体不合格。出来之后又将我劫持到武警医院,继续检查身体,妄图把我留下,检查完后又劫持回劳教所。劳教所警察看我身体不好,不接收,拘留所警察对劳教所警察大喊:打电话说好了留下怎么又不要了,我要告你们!并到处找人想办法将我留下。而且非常愤怒的拿书打我的头。最后又把我劫持到武警医院继续检查身体,然后又劫持到劳教所。这时已经晚上六点多了,劳教所警察已经换班了。拘留所警察要求继续检查身体,劳教所警察把他叫到一个房间,悄悄告诉他我的身体状况。然而拘留所警察不死心,继续要求检查身体,最后检查结果很严重,劳教所拒收。(听到劳教所警察说,给她买点药,怕死在路上)。

拘留所警察只好将我劫持到荣成拘留所。途经文登倒车的时候,拘留所警察恶狠狠地说:她回去还会学(法轮功)的,如果再让我抓到,不等她绝食我就给她灌食。十二月二十四号早七点,被劫持到荣成市拘留所,十二月二十五号下午回到家中。

被迫害后,我身体比较虚弱,一直住在朋友家。面对恶人对我的无理迫害,我丈夫非常气愤,拿出仅有的一点积蓄,从北京聘请了正义律师,要讨回公道。后来家人回家拿东西,碰到邻居说,当地派出所已经通知周围邻居,见到家人回来,立刻通知当地派出所人员。这才知道荣成市六一零通过当地派出所以及周围邻居,对我家进行监视,想进一步进行迫害。

搬家后遭非法监控

后我们搬到文登市大润发往西的西汤后村居住。突然一天西汤后村委会计给我们打电话,问我们是否住在西汤后村。家人质问他怎么知道我们电话的(后来得知那时威海国安已经电话监控了)?找我们有什么事情?他支支吾吾说不出来,竟然欺骗我们说,有人想租房子,不知我们是否已经租住房子(租房子都是找房东,怎么会找住户?)我们感觉很蹊跷(因才搬到文登西汤后村,还未来得及和当地村委以及村里人接触),就没有直接回家。到了晚上,到家门口看到两个人鬼鬼祟祟在门口走来走去,才明白我们租住房屋被监控了,于是没有回家。

后来得知威海市国保、文登市国保以及文登派出所都参与了这件事情,他们惧怕案件进入司法程序,想伺机对我们家进行绑架威胁。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几天后,荣成市发生了大规模绑架事件,我才明白,这是一起有规模的系统的绑架事件。荣成市六一零得到威海市六一零的允许和支持,通过电话监听,进行打击报复。

房子里面存放了很多东西。后想回去拿东西,房东居然把锁换掉,不让进去。并告诉我们要拿东西到文登派出所去。原来家中物品已被扣押,价值五万元左右。

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在我疾病缠身悲观绝望的时候,邪党不闻不问,可是在我修炼后,按着真善忍提高自己的道德,健康自己的身体,家庭越发和睦亲朋好友们都很开心支持的情况下,可是却不知道触动了邪党的哪根神经,遭受了中共邪党完全违法以及流氓抢掠式的迫害,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5/山东省莱阳市任菊玲自述遭受的迫害-280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