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与人体生命之正见(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接上文

第二章 真实的人类文明史

上一章已经多方面举例论证,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进化论并非真理。进化论所描绘的从单细胞生物进化到高等动物直至人类这一情景也是站不住脚的。那么真实的人类文明史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最近这几十年间考古界等领域的一些发现,也许会提供给我们一些零星的线索。我们先从非洲的一座史前核反应堆开始逐个探讨一下这些发现。

1.史前核反应堆

法国有一家工厂于1972年从非洲加蓬共和国一个叫奥克洛(Oklo)的地方进口铀矿石来使用,他们惊讶的发现,这批进口铀矿石已被人利用过了。因为这批铀矿石的含铀235同位素的量相当低。铀矿石的一般含铀235量为0.72%,甚至在月球上或陨石中,该比例始终都是0.72%,然而奥克洛的许多铀矿石的该比例却不足0.3%,和我们现有的核反应堆的废料几乎相同。法国政府宣布了这一发现,震惊了全世界,并吸引了世界上各国的科学家们来到奥克洛进行研究,并将研究成果于1975年国际原子能委员会(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的一个会议上公布。研究结果表示这是一个大型的、天然的核反应堆,由六个区域约500吨铀矿石构成,输出功率估计为100千瓦。这个核反应堆保存完整,结构合理,连续稳定的运转时间长达五十万年之久。

这个“天然”的核反应堆实际上是一个谜,因为科学家发现这整座山就是原料。实际上核反应所需要的原料都是很少的,比如原子弹,一架飞机就可以运走,而里面真正核原料的部份是极少的。核反应堆也是如此。它的构造就像一个井,原料放在底下。现在的原子能发电站或者核反应堆,都是很庞大的系统,里面有计算机控制的系统,还有冷却系统等。像那么小的一点点燃料,就需要相当多的设备、那么多人去维持运转。那么奥克洛这么大的一座矿山,它运转了五十万年,究竟是什么样的技术能够使它安全的运转?这是一个极其难以理解的问题。研究文章普遍认为,按照地形来看,当时的矿山附近可能有水的痕迹。而水会象碳棒一样吸收中子,也就是说水会渗透到这个矿里面起到维持安全运作的作用。但是我们仔细想想,这也是很难的。因为原子弹不用多少核原料就能使它爆炸,而这个矿山里只要一个小小地方,水渗进去不均匀的话,就会引发一场大爆炸,整个矿山就不会存在了。

学术上讨论此题目的文献标题几乎都是“天然核反应堆”,内容多数谈反应的机制是什么,而对于“为什么是天然的?”“从什么地方证明它是天然的?”却没有人提过。这个问题的被忽略,透露了现代科学家受到达尔文进化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因为根据进化论的说法二十亿年前根本不可能有人存在,在这种概念的暗示指导下,这个核反应堆也就自然的被冠上“天然”两个字了。不过我们想一想,这么精密的设计,功能比今日的核子反应堆还好,还安全,要说是天然产生的,实在不太能说服人。

实际上,很多大胆的科学家认为这是史前文明所留下的遗迹。也就是说,二十亿年前,在今天我们叫做奥克洛的地方,可能存在着高度发达的文明,远远超过今天人类的文明。

2.大金字塔

仰望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首的吉萨(一译基沙)大金字塔,人们的心里会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种敬畏。看似平凡的一个四角锥,里面却凝聚了古埃及地区居民的智慧之精华。

金字塔建筑字谜:

吉萨金字塔由230万块巨石组成,平均每块重达2.5吨,最大的达250吨。所用巨石切削平滑整齐,巨石之间契合紧密,连最薄的刀片都插不进去,相邻的巨石之间都有熔化的金属相连。这些技术在今天都难以做到。在遥远的古代,这些巨石是如何开采、切割、运输,又是如何摆放、升高的呢?埃及大金字塔中的王殿石棺,是一整块花岗岩雕凿而成;胡夫大金字塔前的狮身人面像有几层楼高,也是一整块巨石雕成。法国化学家约瑟夫•大卫•杜维斯从化学和显微角度研究,认为金字塔的石头很可能是人工浇筑出来的。他根据化验结果得出这样的结论:金字塔上的石头是用石灰和贝壳经人工浇筑混凝而成的,其方法类似今天浇灌混凝土。由于这种混合物凝固硬结得十分好,人们难以分辨出它和天然石头的差别。此外,大卫•杜维斯还提出一个颇具说服力的佐证:在石头中他发现了一缕约1英寸长的人的头发,最大可能的解释是,工人在浇筑操作时不慎将这缕头发掉进了“混凝”土中,保存至今。石头与石头之间经过粘合剂精确结合,连接紧密,薄刀片也无法插入。即使以现代建筑工艺,要完全仿造与吉萨大金字塔一样的高精确度、内部结构复杂的金字塔也相当的困难。

金字塔防腐之谜:

胡夫大金字塔中,在塔的1/3高处叫做“王室”的厅堂内,有一只垃圾桶;尽管“王室”的温度相当高,但堆放在桶内的有机物质如猫狗之类小动物的尸体,经过很长时间竟然没有腐烂变质,反而脱水和木乃伊化了。

金字塔数据之谜:

(1)在平均边长230米的底座上,金字塔四边的误差率仅20公分,还不到1‰;基底四个直角中,东南角为89度56分27秒,东北角为90度3分2秒,西南角为90度0分33秒,而西北角则为89度49分58秒,误差最大不超过4分,四边方位同准确的东西南北方位误差也只在1 分15秒和5分30秒之间,现代日常居住的房屋在转角的地方差上一两度是极为稀松平常的事,而现代建筑的这一大难题“正直角技术”被古代建筑大师们游刃有余应用于金字塔的转角建构上(注:1度为60分,1分为60秒);5.29万平方米的塔基,东南角和西北角的高度相差仅l.27公分,误差率不到万分之一。

(2)金字塔独特的造型,使凌厉的沙漠风势沿着塔的斜面或棱角上升,塔的受风面由下而上,越来越小,在到达塔顶的时候,塔的受风面趋近于零,把风的破坏力化解到最小程度。

(3)金字塔稳定之谜。金字塔塔基正好处磁力线中心,随着磁力线的运动而运动,随着地球的运动而运动,因此,它所承受的振幅极其微弱,地震对它的影响不大。金字塔的高与底部周长的比率恰好是0.5π。许多金字塔都采用的51度52分这个特殊仰角。52度角,方锥体的形,与磁力线同步运动的位,是金字塔稳定之谜。

(4)吉萨三大金字塔的排列和猎户座中三粒腰带星的排列有着特殊的关系。利用计算机仿真回到公元前10,500年,天上跨越子午线的猎户座三粒腰带星的排列和地上吉萨三大金字塔排列格局相同,而天上的星河和地上的尼罗河的位置分布也全对应。这天地相互对应的关系应该并非巧合。

(5)延长在底面中央的纵平分线,所得到的地球经线,正好把地球的大陆和海洋平分成相等的两半,金字塔的塔基正位于地球各大陆引力中心。

(6)胡夫金字塔底面正方形的对角线延长,恰好能将尼罗河口三角洲包括在内,而延伸正方形的纵平分线,则正好把尼罗河口三角洲平分。

(7)地球两极的轴心位置每天都有变化,但是,经过25,827年的周期,它又会回到原来的位置,而金字塔的对角线之和,正好是25,826.6。

……金字塔上类似的不可思议之处还有许多,此处不再列举。至此,有一点几乎可以肯定的就是,考虑到工程规模,这些凝聚着高度的天文、几何和历法知识的巨大建筑绝非刀耕火种、处于文明之初的埃及奴隶所能承担。

除史前核反应堆和金字塔外,还有许多证据表明古老非洲大地曾经有过辉煌的文明。

1930年,两位法国人种学家马赛尔格里奥列和乔迈狄泰伦深入到多冈(Dogon,也有译作达贡)原始部落中,收集了许多独特的神话和传说。他们意外地发现:天文学家争论了一个世纪的天狼星色变之谜,竟在多冈人的神话传说中找到了答案。

天狼星是夜空中肉眼能看到的最明亮的星星之一,尽管它距地球8.7光年──51万亿英里之遥。不少的古代天文著作,都记载着天狼星是深红色的,而现代人眼中的天狼星却是白色的,为什么天狼星的颜色发生了变化呢?这个谜深深地吸引着科学家们。

多冈人告诉法国科学家,天狼星是由一颗大星和一颗小星组成的,小星是一颗黑色的、密度极大而又看不见的伴星,它在椭圆轨道上围绕大星运动。 他们还知道小星运动周期是50年,他们世代相传,天狼星是天空中最小而又最重的星,有一种地球上没有的发光的金属物质,而在一次事故中,天狼伴星突然爆炸并发生强烈的光,以后便逐渐暗淡了。尽管人类肉眼看不见这颗暗淡的伴星,多冈的老人们却能用手杖在地面上划出这两颗星的运行路线和各种图形。

天狼伴星是德国天文学家贝塞尔1834年提出的假说。他认为,天狼星运动中的微小摆动是一颗伴星重力吸引的结果。30年后,美国的天文学家克拉克才首次看到了它。它是一颗白矮星,天狼星与它相互环绕的周期为50年,它体积很小,直径略等于地球,光亮是太阳的1/360,而质量却大略等于太阳,密度较大,一杯茶大小的物质竞可重达12吨。

多冈人对天狼星的知识既详细又准确,他们知道了天狼星有一颗看不见的伴星。多冈人把这颗伴星叫做“谷星”,大概正是因为它小得几乎无法看见的缘故。据多冈人说,“谷星”是由现在人们所知道的最重的金属所构成,这种金属甚至比铁还要重。这即意味着,多冈人知道天狼星B具有很大的密度。多冈人还画了许多有关天狼星系统的图画,这些画表明多冈人了解天狼星 B绕天狼星 A转动的轨道是椭圆的,处于中心位置的是天狼星A.根据多冈人的传说,绘出的天狼星和“谷星”摆动轨道图与现代天文学家所绘的天狼星A和 B所绘的同一种图惊人地相似。

据多冈人说,他们祖辈关于天狼星 B的知识,是一位名叫“偌默”的神传授的。多冈人至今还保存着一张画,上面清楚地画着,他们信仰的“神”带着火焰从天而降,落到他们氏族来的情景。 多冈人的天文学传统并不仅仅限于天狼星。他们说木星有4个月亮而土星则有光环,他们将这两颗行星在他们所绘的图中表现了出来。

3. 水晶头盖骨与神秘的玛雅文明

1927年,在中美洲洪都拉斯玛雅神庙发现了一副水晶头盖骨,其年代估计约在玛雅文明时期。这是利用高纯度透明水晶制作而成,与人类的头盖骨形状大小没有差别。其水晶头盖骨没有留下任何使用工具的痕迹,即是一副完整的水晶雕成的。水晶的硬度约为7度,使用一般的刀子绝不可能不在水晶上留下痕迹。当用激光照射其鼻孔时,整个头盖骨均放出光芒。因此,科学家推测,头盖骨的内部有复杂透镜的反射效果。我们现代技术也很难达到这样的水平。

玛雅的神秘之风2001年10月底吹到上海,100件玛雅文明的精粹文物在上海博物馆展出3个月。1839年,美国人约翰﹒斯蒂芬斯在洪都拉斯的热带丛林中,第一次发现了玛雅古文明的遗址,此后随着各国考古人员工作的深入,玛雅文明一次又一次让世人感到震惊。这批参展文物向观众展示了玛雅人创造的辉煌纪录:

(1)最早使用“0”:玛雅人至少在公元前4世纪就掌握了“0”这个数字概念,是最早发明和使用“0”的民族,比中国人还要早了800年—1000年,而且数字写法也别具一格。

(2)古代最精确的历法:玛雅人测算的地球年为365.2420天,与现代人的测算误差仅0.0002天,即5000年误差才仅有一天。他们测算的金星年为584天,和现代的金星年相比,50年内的误差只有7秒。

(3)最复杂而美丽的象形文字:玛雅象形文字的发展水平与中国的象形文字很相近,但符号组合远比汉字复杂,至今未有人找到把它们全部解读的突破口。玛雅文字至少在公元前3世纪已经出现,是用800个符号和图形组成的象形文字,词汇量多达3万个。

……除了这些参展文物外,玛雅人的神庙当中还有一个十分类似中国太极图的图案。玛雅文明还有一座著名的“巴伦克”石棺浮雕:这个带有奇妙头饰的年轻人的穿着与当时的玛雅人截然不同。他贴身的上装在手腕处有反折过来的袖口,腰际围着一条有安全扣的宽皮带,裤子上有网状花纹,脚跟是紧贴的吊袜状衣物。以我们对类似图片的知识而论,这无疑是一副活灵活现的太空人打扮。这个人就像正在驾驶着一艘单人火箭。

玛雅碑铭神庙的“巴伦克”浮雕中,刻画了一个带头盔的青年,正在操作一台类似飞行器的机器。
玛雅碑铭神庙的“巴伦克”浮雕中,刻画了一个带头盔的青年,正在操作一台类似飞行器的机器。(网络图片)

4.古印度核爆炸废墟与史诗中记载的核武战争

有一部著名的古印度史诗《摩诃波罗多》(Mahabarata,一译《玛哈帕腊达》,印度古代梵文叙事诗,意译为“伟大的波罗多王后裔”,描写班度和俱卢两族争夺王位的斗争,与《罗摩衍那》并称为印度两大史诗),写成于公元前一五○○年,距今约有三千五百多年了。据说书中记载的史实比成书时间早了二千年,就是说书中的事情发生在距今约五千多年前。

此书记载了居住在印度恒河上游的科拉瓦人和潘达瓦人、弗里希尼人和安哈卡人两次激烈的战争。令人不解和惊讶的是从这两次战争的描写中来看,那是核子战争!

书中的第一次战争是这样描述的:“英勇的阿特瓦坦,稳坐在维马纳(类似飞机的飞行器)内降落在水中,发射了‘阿格尼亚’,一种类似飞弹武器,能在敌方上空产生并放射出密集的光焰之箭,如同一阵暴雨,包围了敌人,威力无穷。刹那间,一个浓厚的阴影迅速在潘达瓦上空形成,上空黑了下来,黑暗中所有的罗盘都失去作用,接着开始刮起猛烈的狂风,呼啸而起,带起灰尘、砂砾,鸟儿发疯地叫……似乎天崩地裂。”“太阳似乎在空中摇曳,这种武器发出可怕的灼热,使地动山摇,在广大地域内,动物灼毙变形,河水沸腾,鱼虾等全部烫死。火箭爆发时声如雷鸣,把敌兵烧得如焚焦的树干。”

如果阿特瓦坦的武器造成的后果像一场火暴,那么古尔卡制造的攻击后果则是一场核弹爆炸及放射性落尘中毒。

第二次战争的描写更令人毛骨悚然,胆颤心惊:“古尔卡乘着快速的维马纳,向敌方三个城市发射了一枚飞弹。此飞弹似有整个宇宙力,其亮度犹如万个太阳,烟火柱滚升入天空,壮观无比。”“尸体被烧得无可辨认,毛发和指甲脱落了,陶瓷器爆裂,飞翔的鸟类被高温灼焦。为了逃脱死亡,战士们跳入河流清洗自己和武器。”

后来考古学家在发生上述战争的恒河上游发现了众多已成焦土的废墟。这些废墟中大块大块的岩石被粘合在一起,表面凸凹不平。我们知道,要使岩石熔化,最低温度要达到一千八百摄氏度。一般的大火达不到这个温度,只有原子弹的核爆炸才能达到!

在德肯原始森林里,人们也发现了许多的焦地废墟。废墟的城墙被晶化,光滑似玻璃,建筑物内的石制家具表层也被玻璃化了。除了在印度外,古巴比伦、撒哈拉沙漠、蒙古的戈壁都发现了类似的废墟。废墟中的“玻璃石”与今天核试验场的“玻璃石”一模一样。

从这些与史料记载吻合的考古发现,我们可以推测五千多年前人类也许曾在印度发展出高度文明,对核能的应用非常熟悉,最后却由于争权夺利而滥用核能,发动核战争。相较于非洲奥克洛发现的二十亿年前的核反应堆,当时的人类能运用于和平用途,同时利用天然地形堆放核废料,这种高度物质文明显然是由相对高度的精神文明下所发展出来的,运转了五十万年即代表了五十万年的和平与繁荣。否则像史诗中描述的用核子武器互相攻击,可能不消五十年就毁灭了!现代人类才几十年的核能技术,光为了核废料争论不休,遑论其它,我们真该为此感到汗颜呢。

5.一轮明月是谁造

很久以前,人们就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实,月亮老是用同一面对着我们,不管月球跑到哪里,我们在地球上看到的月亮都是同一面,月儿上的阴影总是同一种。这是为什么呢?经过观察分析,人们发现,因为月亮会自转,而自转的周期刚刚好跟它绕着地球转的周期是一样的。

另外,在地球上看,月球跟太阳是基本一样大的,这也是日全食存在的前提条件。天文学家发现,太阳距离地球的距离刚好是月球距离地球的395倍,而太阳的直径也刚刚好是月球的395倍,所以在地面上看到的月亮,就恰好跟太阳一样大了。

除了上述月球运转轨道和大小方面的巧合外,月球更加不可思议之处在于它是空心的,而且表层的岩石下面是一层极其坚硬的金属壳。

月球的空心已经得到了多个方面的证实:登月小艇被抛弃至月球表面时,设置在72公里外的月震仪测得月球表面的震动,这个振动持续超过15分钟。举个例子,我们用力敲击一个空心铁球时,会发出嗡嗡而持续的振动,而敲击实心铁球的时候,只会维持短暂的振动,时间不长就会衰落的可以忽略不计。这个持续振动的现象让科学家开始设想月球是否是空心的。另外,一个实心的物体遭受撞击时,可以测出两种波,一种是纵波,一种是表面波,而空心的物体只能测到表面波。放置在月球上的月震仪,经过长时间的记录,都没有记录到纵波,全部都是表面波。这个现象使科学家更加确信月球是空心的。

另外,根据“阿波罗”宇宙飞船采回的月岩样品及月球表面磁场的直接测量,月球周围的磁场强度不及地球磁场强度的1/1000,月球几乎不存在磁场。由此可见,月亮内部没有像地球那样的内核,它内部是空的。月球的平均密度是3.33克/立方厘米,地球密度是5.5克/立方厘米,几乎相差一半。哈洛德•尤里博士等科学家认为这是由于月球“重心”空虚所致。英国皇家天文学会的月球权威尔金斯博士在《我们的月球》一书中甚至估计,月球中有体积约1,400万立方英里的空洞。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所罗门博士对月球的重力进行了研究,他也提出月球内部可能是空的。在一份名为《月球》的国际性研究杂志上,他写道:“根据‘月球轨道环行器’的观测,使我们得以获得了与月球有关的大量知识,尤其在重力方面。也就是说,月球内部很可能是空的……。”

不知您是否发现,平常看月亮都会有一块块黑黑的影子,这就是科学家所称的黑影区。当航天员拿起他们的电动钻想在那儿钻一个洞时,发现钻了很长的时间还是只能钻进去一点点。这就奇怪了,星球的表面不都应该是由土壤与岩石构成的吗?虽然有一点儿硬,但也不至于钻不进去呀!仔细的分析这块区域的地表组成成份,发现大部份是一种很硬的金属成份,就是用来建造宇宙飞船的“钛”金属。难怪会这么坚硬了。所以月球的整体构造可以说就像是一个空心的金属球。月球上的陨石坑数量非常多,不过奇怪的是,这些坑洞都相当的浅。在月球表面最深的一个加格林陨石坑(Gagarin Crater),它的直径将近300公里,深度却只有6.4公里。按照科学家推算,造成这个坑的陨石如撞在地球上,将会造成至少1200公里深的大坑!为什么在月球上只能造成这么浅的陨石坑?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月球的外壳非常的坚硬。那么前面发现的月表坚硬金属成份就可以充份说明这个现象了。

最近还有一些其他发现给月球披上了一层更加神秘的面纱。

月球土壤具有一些特殊的性质,而昆士兰科技大学的科学工程系的土壤学家Marek Zbik博士发现了月壤中的玻璃泡(Glass bubbles,译者注:当陨石撞向月球时,周围的沙子会融化成玻璃,形成玻璃状物。)中含有纳米颗粒,它们可以很大程度上解释月壤的独特性能,不过这些罕见的纳米颗粒的来源一向是个谜。

Zbik博士采用“同步加速器纳米层析(synchrotron-based nano tomography)”的新技术,可以在不破坏样品的情况下,通过光显微镜来制成纳米粒子的3D图像。他发现,玻璃泡内部并不像地球上的气泡含有气体或水蒸汽,而是整个球体内部布满了多孔网络,这些网络由异形玻璃状颗粒组成。区别于传统物理定律,纳米粒子的运动符合量子物理学说。或许这些纳米颗粒从玻璃气泡中释放后,与其他土壤成份混合,于是便赋予了月壤与众不同的性质。月壤带静电,因而它在月表移动回旋。它极富有化学活性,还具有低导热率,从而它可以存在于160度的月球表面,但是在零下40度时,它就到月表底下两米的地方去了。它还极富粘性,易碎性,这些性质导致了月壤都受到了金属与玻璃的磨损。

这样,由于特殊的纳米颗粒,月壤具有奇特的隔热和反射特性,它还带静电,极富化学活性,可以在月球表面“回旋”。而它又富有粘性,所以不会到处飞舞,反倒是保持着均匀分布,没错吧?这类特殊土壤是一类电磁放大器,也是用以保护月球的缓冲剂,也许还是月球上的存货呢。

针对前文所列举的月球的种种谜团,有一种大胆的假说,认为月球是外表经过改装后中空的人造机器。如此一来,才能圆满解答月球留给我们的各种奇异现象!这个假设很大胆,也引起不少的争论。然而不争的事实是,月球的的确确不像是天然形成的。月球就像精密的机械一样,视角也与太阳一般大,天天以同一面面对地球,正好用以在夜晚接替太阳,而且是用其反射能力强的那一面照明地球的(专门由具备内部钢筋结构、格填充的硅基玻璃泡沫构成的,简易且具有弹性的反光绝缘电活性单元来覆盖该表面)。外面是一层高硬度的合金壳,可以承受长时间高密度的陨石轰击,仍然完好如初。如果是一个天然的星体,是不该具有这么多人造特征的。

其实,现在我们知道月球总是以光滑的一面面对地球,而以粗糙的一面背对地球,这是不是告诉我们月球是为了在夜间照明地球上的人们而造的呢?(如果月球是外星人监视地球的宇宙飞船,他们不必做这么大的宇宙飞船,也不必具备照明功能,相反的他们应该将月球做的越隐蔽越好,不是吗?)创造一颗类似自然的星体,利用它表面的反射能力(由专门的强反射能力的纳米材料)照明地球,这个想法很符合环保概念,因为不需要发电制造大量的污染,也很聪明,因为它能一次照亮几乎整个地球黑暗的一面。虽然这是个很不可思议的想法,不过却也不无可能吧!如果今天我们的科学技术进步到这样的程度,我们会不会这样做?那么如果在史前地球上真的有高度发达的人类,他们有没有可能放一颗月球上去,照亮漆黑的夜晚?

6. 灿烂文明今何在

前文列举的史前人类拥有辉煌文明的案例,在当今考古界的诸多发现中仅仅是沧海一粟。

考古学家克莱默和汤姆森的《考古学禁区》(Forbidden Archeology)一书,列举了五百个证据,几万年,几百万年,甚至于几亿年前人类文明的遗迹,有许多都有着很高的科技,以及艺术水平。

二十世纪的末尾,一套《世界伟大考古纪实报告》系列丛书由多位世界著名考古学家编撰出版。该丛书通过《水晶头骨之谜》、《废墟的真相》、《众神的宫殿》等十三个分册图文并茂的展现了世界考古工作的重大发现。

面对这洋洋大观的高度发达的史前文明的遗迹,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一个问题了:这些曾经如此辉煌的人类文明到哪里去了呢?为什么无法将这些科技留下来,反而是无端的消失,只留下一堆废墟?还有,我们现在科学发展的路线是否正在重复着上一个文明时期的路线呢?这条路线是否正确?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在最终获得这些问题的答案之前,我们先来看看人类祖先的共同记忆——大洪水。

在世界许多民族中,如埃及、巴比伦、希伯来、希腊、印度、南美印第安人、北冰洋沿岸的爱斯基摩人、澳大利亚人、太平洋诸岛土著居民,东南亚各民族,都流传着类似的远古时期的记载:人类的堕落令天神发怒——洪水毁灭人类——水灾幸存的好人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类之祖。英国的民族学家弗雷泽曾指出:在北美洲、中美洲、南美洲的一百三十多个印第安种族中,每一个种族都有以这种大洪水为主题的神话。

如此相同的回忆不可能是随意发明的神话,莫非这些洪水神话其实都在表达相同的历史真实?怎么遍布全世界都有类似的记载?在本次人类文明的原始时期,人类非常落后,不要说没有今天的电话及无线电了,村落与村落间的联系都得靠人力往返,何况是跨洲的通讯呢。长距离通讯在那时几乎是不可能达成的,那么散居世界各地的人们为什么会有如此类似的神话与传说呢?

是否毁灭性的世界大洪水真有其事呢?

1922年,英国考古学家伦德纳‧伍利(C. Leonard Woolley),对巴格达与波斯湾之间的美索不达米亚沙漠地带进行考察挖掘,结果发现了苏美古国吾珥城(Ur)的遗王族墓葬之下,有整整二米多厚的干净黏土沉积层。经过对黏土的分析研究后表明,这层干净的黏土属于洪水沉积后的淤土。自此,伍利认为这个发现说明了美索不达米亚的古老传说,以及圣经等记载的大洪水是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事件。另外,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两条美国海洋考察船对墨西哥湾海底进行钻探考察,他们从海底钻出了几条细长的沉积泥芯,它们地质时间超过一亿年,从而可以据此推测这一亿年间海水的含盐度和地球气候的变化情况。当地质学家研究这些沉积泥芯的时候,意外发现,在大约距今1万年的沉积层中,存在大量有孔虫甲壳,而且分析表明在这些有孔虫生活的年代里,墨西哥湾海水中的盐度很低(有孔虫是一种微小的单细胞浮游生物,其甲壳中氧同位素含量的比例可以代表其生活时期海水的盐度)。这一情况表明,当时有极大量的淡水涌入墨西哥湾,稀释了大洋中的海水。那么这些淡水又是从何而来呢?科学家们一致认为,这突如其来的大量淡水就是史前那场大洪水。

不可否认,目前人类在大陆上找到的大洪水的痕迹和证明并不多,造成这一情况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一是,从历史记载的文献来看,大洪水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虽然各民族的神话记载不尽相同,但可以确定,这场大洪水大约仅维持了一月左右的时间,然后就彻底退去,从水位高涨到洪水彻底退去前后约120天。这样短的时间,虽然对于人类而言足够毁灭一次,但对地球地质而言,还不足以造成明显的痕迹;二是,大洪水距今已有数千年之久,岁月的流逝已经将本来就不明显的痕迹统统给抹去了。

因此,我们不能期盼地质学家、考古学家、古生物学家把一大堆证据材料都摆在你面前。所以,这样遍布全世界的记载和有限的地质考古证据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上古时代人类确实经过毁灭性的洪水灾难。不同种族散居世界各地,毁灭性的大洪水灾难一过,各处的人们重新建立起文明。

不难推测,当年劫后余生的少数人类祖先,亲自看到了人类被毁灭的情况,心情沉重之余也会刻骨铭心的记录下当时的情景,他们最希望的就是后世子孙引以为鉴。以正式的文字语言记载流传,这肯定都是惨痛记忆与教训!

那么这些祖先留下的话是要告诉我们什么?综合看看各民族的描述,我们发现发生大洪水的共同原因是:人类道德败坏了,失去了该有的善良本性,所以神降大洪水来消灭人类,只有极少数善良的人得以存活延续。这些劫后余生者,都是被他们的“神”,像苏美人的水神、诺亚方舟传说里的耶和华等,直接警示灾难的发生,而少数被救度者的共同原因都是因为他们是当时少数相信神并照着神的要求去做的人。

所以即使史前人类文明多么的发达,留给后代子孙的却不是发达的科学技术,而是传说与神话,和道德的教诲!其实不难想象:经过惨痛教训,人类清楚的知道,物质文明再发达也敌不过天降灾祸。因此留下来的许多民族,他们的祖先最想告诉后代的就是大洪水的教训——人类要想过幸福的日子,必须得注重道德,否则是天理不容的。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人类文明与人体生命之正见(二)-259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