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招远市老年夫妇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8月23日】我是山东招远市大法弟子。我和老伴1998年9月喜得大法,感觉无限的荣幸和亲切。通过学法,我们感到这是一部教做好人的书,再学下去感觉内涵更深了,我们学法炼功洪法,很快有了个六、七个人的炼功点。

我学法不长时间烟酒都忌了,多年的颈椎、腰椎骨质增生和气管炎一切症状都没了。我的老伴更是受益匪浅,她从30多岁就各种疾病上身,常年不断药,冠心病、高血压、动脉硬化、季节性感冒越来越重,以后每年总是要住院,遭的罪无边,花的钱无数。修大法后没吃药打针这些病都不翼而飞,而且感到一身轻,别人说:“你换了一个人似的,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做超越好人的好人。可是江××这个嫉妒小人不让我做好人,如果做好人的人多了,更显出江××这个小丑的坏了。1999年的7.20江××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军、警、党、政、公、检国家一切机器,对法轮功疯狂镇压,抓人抄家、收书毁书,行动被跟踪,电话被监控,大法学员的家常被骚扰。

2000年10月、11月、12月,我们三次到北京证实法。第三次我们在火车站被非法抓捕,拘留、扣押。2001年过年之际,罗干到山东布置镇压迫害法轮功,当时的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发指示在全省镇压迫害法轮功,如果什么地方镇压不力,有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的,就处理当地的官。当时山东迫害法轮功在全国是最严重的,得到江××的表扬,上访的学员也多,大法弟子很坚定。

我们的师父更是受到恶毒的诽谤和迫害,给我们师父捏造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师父为我们这些学员费尽了苦心,教导我们如何修炼,给我们清理身体,保护着学员、看护着我们。我们对师父的尊敬无以言表,想起师父经常流泪。我们是修正法的,都没有屈服于邪恶势力的疯狂迫害,坚定的证实大法,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象。

不法官员在全省有计划抓捕大法学员送王村劳教所强行转化。用各种酷刑,电棍电,不让睡觉,在学员脑子不清醒时逼着学员写“三书”,对坚定修炼的学员判两年劳教。已送去3批6个人。

2001年3月17日,镇办学习班,放转化和诽谤大法的录像。表面看宽松,实则以此伪装下欺骗学员。就在他们将送我到劳教所的前夕,我和老伴带了点简单的衣服离家出走了,我们不能被邪恶带走,不能被劳教。我们要学法炼功,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但是,往哪去呢?势逼无奈,下关东。因老伴的弟妹都在关东。从此,我们走上了流离失所的艰难修炼历程。

从3月18日经三天的车船颠簸到了冰封雪冻的小姨家。她也是修大法的,我们去了,她很高兴。他们一起学法炼功。第10天,我们到妻弟家,因他家正盖房子,需人帮忙,我和老伴帮他家干活做家务,利用空闲时间学法炼功。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我们正准备换个地方或往回走,这时,老伴的表弟从县城打来电话:你老家来人了,抓你们回去办学习班,是你们的儿子打听到你们的下落,告诉他们的。我和老伴拿了点衣服就上山了。东北的山又高又大,我们穿过森林,翻过大山,在一小卖店买了点糕点吃了,借宿一农家。我们决定不能在妻弟这住了,必须换一个地方。所以第二天又返回去拿衣服。老伴的弟弟说:他们昨天就是这时候(约晚七点)来的,打听你们到哪去了。没找到你们,要翻家,我没让他们翻。他们就走了 。走了一个小时后,约8点多钟,又带公安警察来了,在我家里看了一下。这两个恶人走的时候说:找不到人就不回去了。第二天,他们又到我们的亲戚家去找。这些人,没礼貌,又不按法律办事,做这坏事不得人心,被人骂一顿,灰溜溜的走了。以后,他们又去找了第二次。这些恶人花着人民的血汗钱,干着迫害好人的坏事,却不手软。

我和老伴又连夜翻过大山,穿过森林。当地人说,你们晚上不能走,会迷失在森林里走不出来的。我们坚信: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什么都不怕,什么困难都能克服,我们觉得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天黑路窄,我们摸黑行進中,一下子掉在水里,湿了一只鞋,只得在路边一坑内避寒。不长时间,有盏灯照道两次,我认为是谁的摩托车。后老伴说是师父在呵护我们。是啊,当时没有摩托车。

我们走到一车站乘车到县城,在旅店住了三天。我们问店主这一带都什么地方比较好?他给我们介绍X地经济发达比较好。我们就搭车到那,先找个旅店住宿。当天有人给介绍活干,到X地造纸厂扒楼,砍砖。

第二天,我坐车到造纸厂找到张老板。结果,第一天,挣了14元。以后,我老伴也来干活,我俩一天可挣到20-30元。除去住费10元和吃饭外,还有点余额。我们按照老师的教诲,在任何环境都要做一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干活不和人家争,在利益上在吃亏。老板看我们活干的好,告诉我们砍的砖不用验收,报数就行了。有时多给我们加点钱,当然,多数我们没要。我们在干活时讲真象,做好人证实大法是正法。他们都说我们是好人。

镇政府邪恶之徒到东北没抓回我们,仍不死心,到我的亲戚家,特别上到我子女家里骚扰,打听我们的下落,扬言如果找不到我们就停了我的退休金。果然,他们通过保险公司和我单位,停了我的退休金。我们修炼“真善忍”大法,做好人,做超越好人的好人,我们不争夺常人的什么东西,不参与政治,没有不好的行为,更没有犯罪,他们根据哪条法律停发我的退休金?

他们迫害大法都是非法的,他们是在利用人民的血汗钱和手中的权力在做恶。江泽民、罗干已被告上了国际法庭,“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已于2003年11月30日成立,江泽民即将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而那些追随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也同样将得到应有的下场。

东北的10月份就开始下雪结冰了,我们是租房住的,没有穿的;用的,烧的都是拾破烂时拣来的,甚至吃的菜很多也是拣来的。

在这历史的特殊时刻,每个人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善恶有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逃不过历史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23/山东省招远市老年夫妇遭受的迫害-82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