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踏上回家的路


【明慧网2004年8月21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中正万华区学员黄翊庭,得法14个月了,目前在军中服兵役。虽然我只有国中毕业,可是学了大法之后,师父帮我打开很多的智慧,让我能够写下自己的修炼故事,与大家分享。

还记得在当兵前,有一天到书店时,无意间翻了本气功书,其中讲了一些世间小道的东西以及周天、三花聚顶等等术语,发现原来气功这么玄妙有趣,好像挺有学问的,并且可以让人圆满得道,内心真是激动不已,于是就发了愿望,以后也要走上修炼之路。但当时因为在餐饮业工作,上班的时间很长,并没有充分的时间可以学习,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这件事。

不久之后就去当兵了。没想到去了一个月,因为体位没有达到一般兵的标准而叫我回家等候通知。被验退回来后,找到一份送便当的工作,晚上则去学按摩。但是后来因为从事这一行实在太辛苦,就没有耐心继续学了。可是,没学按摩之后却泡在网吧里面,沉迷于网路游戏,每天流连忘返,玩到三更半夜才回家。那时偶尔会想一想到底是我在玩游戏呢,还是游戏在玩自己呢?尽管察觉不对劲,却依旧无可自拔、我行我素。没过多久,我向母亲说:“我平时无所事事,想去学点东西。”她回应我:“那你去修炼法轮功吧!”

几天后她拿了一份修炼心得给我看,内容提到这个功法可以改变人的一生,并使许多人提高心性后让家庭变得和睦,所以全球有上亿人因修炼法轮功而身心受益。就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到书局买了一本《转法轮》来看。结果看没几页就发现这是一本修炼的书,当时发出了一念“这就是我要找的”,没想到顿时感觉身体一震,或许就像师父说的“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吧!

看完之后解开了我许多长期的疑惑。例如:人到底为什么而活着?为什么每个人的命运不同等等。于是在内心下定决心要坚修大法,后来在炼功点一览表中找好了炼功点的位址,没想到隔天一早下着大雨,到了炼功点没有看到人,觉得自己可能记错位置了,心里感到很沮丧。几天后,帮亲戚搬家时,问了问花钟的位置在哪?他带我去看,的确是上一次我找过的地方,等到隔天一早再到炼功点时,总算遇到了学员。学功后才知道原来下雨天是在别的有遮雨的地方炼功,而上回是自己的业力把自己挡住了,幸好我还有决心,师父也没有落下我,再给我机会走入修炼的行列。

过了一周后去上九天班,那时第一次见到师父,只觉得师父既年轻又亲切。可是没过几天,考验就来了。当时因为我一直想换一份收入好一点的工作,刚好餐厅的朋友打电话说他们店里缺人手,如果我想去的话,隔天就可以上班了。后来我想了想,如果现在换工作,很有可能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修大法了,所以就回绝了朋友的好意,继续坚持先上完九天班再说。结果,过了一会儿,在学法时看到有一个透明的法轮在书上快速的旋转着,觉得真神奇!这也许是师父的奖励吧!而且,后来朋友叫我去的那家餐厅在一个月后就倒闭了,准备顶让给别人,所以就算当初我换工作的话,也会很快就没有工作了。

师父说修炼要勇猛精進,当时觉得大法得之不易,加上又不知道何时才会被征召入伍当兵。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觉得一定要抓紧时间大量学法,尽快跟上才行。那时学法的状态很好,只要一学法就觉得整个身体被能量包围着,感觉无数的小法轮在调整身体,就跟师父讲的一样“只要学法你就在变”。而且每当明白师父的一句话时,表面身体就真的能感觉到在变化,实在妙不可言。

随着思想的升华,心性的提高,身心也出现了显著的转变。例如过去曾出过车祸造成的内伤,看中西医一直都没有治好,竟自然的痊愈,同时也改善了我体弱多病的体质。还有昔日沉迷且难以自拔的电玩、小说,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再接触了,言行上也慢慢的能够约束自己。同时,对日常生活的种种,也不像过去那样时不时的会烦恼在意,相反的变得能随时为别人着想。这些种种的改变是在炼功前始料未及的,就像师父所说的“无所求自得”!然而,这样的变化却让朝夕相处的家人惊讶万分!

两个月后,我终于把师父所有的经文看完,也终于明白过去所吃的苦、所学的、所遇到的一切都是为得法奠定基础,没有一件事情是偶然发生的。

后来,有一天在学《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时,看到师父说:‘我想呢,就讲这么三件事。一个是大家学法的问题,一个是发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讲清真象这件事情是极其重要的。实际上这伟大的一切都是你们已经走过来的,你们已经建立了这样的威德,但是,要做得更好,而且要继续下去,直到把邪恶彻底除尽。’当时对讲清真象这名词不了解,就询问辅导员什么是讲清真象?当时我完全不知道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的事,他一边说着中国大陆的江氏集团为了妒嫉心而镇压大法,造了很多谎言毒害很多人,使众多民众误认为大法不好,然后一边就拿起电话让我打。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与同修的鼓励下,使我在得法初期能有很多时间大量学法和参与各种交流活动,并使自己很快就跟上正法的進程。

不久后,开始到小基地学习如何使用网路讲清真象。当时因为家里没有电脑,就经常到网吧讲真象。去了一段时间后,觉得每次讲真象都要先下载安装档案实在太浪费救度众生的时间了,所以改成去小基地讲真象。

当时对法的认识很浅,没能在法上认识法,并不了解讲清真象的真正涵义,只是从感性上认识大法。觉得师父说要做好三件事,就应该去做三件事。所以刚开始的讲真象时常流于表面形式,时常被人心带动,时不时就陷入一种常人的争论之中,使讲真象的效果不怎么好。后来发现了这颗心,也下定决心一定要使明白真象的人越来越多。

有一次,跟一位网友讲真象,但他却从头到尾都不理我,还一直发病毒给我。可是我不但不生气,一直到真象讯息发完时,还告诉他:“我知道你发的是病毒,但是你这样老是发病毒对你不好,以后最好不要再发了,那样对你会比较好。虽然这是你的工作。”结果,他竟很激动的回应:“呜!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发了”。然后我又问他:“你明白我发的这些讯息了吗?”他回答:“知道了。”类似这样的反馈例子很多,有时网友明白真象时,还会说:“真的很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事!”但是后来真象讲久了,却生出欢喜心、名利心,老是执著于结果。当时的情况就像《转法轮》书上所说的‘你觉得治好了病,别人叫你一声气功师,你高兴得沾沾自喜,美坏了。这不是执著心吗?治不好病时垂头丧气,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吗?’后来,经过不断学法,以及和同修的交流,认识到这个问题后,渐渐的把执著心都放下,让自己在讲真象中尽量做到‘做而不求’。

得法四个月后,我收到兵单到成功岭受训,当时心里真是忐忑不安。因为现有的智慧实在很难想像在军中该如何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啊?当时因为正念不足,思想中真的有种被抓進劳教所的感觉,全然不知所措!在受训期间,每天操课行程满满的,一直到晚上十点寝室熄灯时,都没有啥空闲时间学法,更难以想像的是班长就睡在我身边,怕心使我完全不敢半夜起床炼功、发正念。最后只好躲在棉被里拿着手电筒看书背法,在这种没办法讲真象,又不能炼功,学法时间又很少的环境下,心里真的很苦很苦!

但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之后就利用午睡时间打坐,有空就找机会炼动功,白天操课时就背法,一有空就学法,可是这样的精進行为反而引起周遭弟兄的不解,他们觉得我过于沉迷,觉得休息时间为何不休息?甚至把我带的书藏起来,不让我看。遇到这么多麻烦事,我就向内找并发正念,结果神奇的是那本书就从一个同袍身上掉了下来,刚好就在我面前,我就立刻捡起来收好。但我并没有责怪他,因为我知道他的行为是被旧势力操纵的,才会这么不理智的戏弄我。

后来,某一天在背颂《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时,忽然想到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的一句话:“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象的对象,讲清真象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这句话让我悟到自己应该向所有周围的人讲真象。果然,没过多久,在一次室外操课中,班长突然问大家:“有谁想出来说故事的?”当时我知道机会来了,就自告奋勇的站出来,跟一百多位弟兄们讲真象,那时我讲了大法洪传以及大法在中国受到镇压的原因。但是不知不觉中我就讲高了,讲到过去天目看到的现象,无形中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心里很后悔。也许是我并没有恶意,还有师父慈悲于我及弟兄们,所以当时班长竟然立刻帮我说话,说:“这是他个人的心得体会,并不代表法轮功这团体,请大家尊重他人信仰。”我心里非常明白:这是师父在帮助我。

在这件事不久后,受训结束了,开始要分发到不同的单位去服役。下部队后,长官要求每个人都要做自我介绍,我知道这又是一次讲真象的好机会。记取了上回的教训,所以这一次对着一百五十人时,我着重在自己亲身受益的角度来讲真象,并且澄清上次讲真象所造成的损失,其过程还算相当顺利。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很多事在军中都是可以做到的,完全不会影响到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只可惜一开始自己把自己陷在一个框框里爬不出来,才会一直感觉做不到。同时也觉得自己学法学的还不够扎实,才会对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无法时时刻刻都很重视。如果当时能够重视,应该就可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损失和麻烦!

最后用师父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的一小段和同修们共勉:“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弟子们,精進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進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年台湾北区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