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顽疾自痊愈 讲真象国籍被剥夺(图)



西班牙大法弟子邵靖飙
【明慧网2004年8月16日】小时候,我常常喜欢看着天上的星星想入非非:我是谁?从哪里来?有没有永恒的生命和幸福?那浩瀚的宇宙给我留下过无数的谜。随着岁月的流逝,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逼我不断的去奋斗,去出人头地,去成为一个“成功人士”。儿时的纯真与梦想渐渐离我远去,拥有名气、金钱、女人是我唯一的目标。然而,当我稍有所成时,我发现我还是不开心。贪婪和欲望使我想得到更多的东西。直到有一天我知道了法轮大法,我的人生被彻底的改变。

竞争的压力使我患上了头痛病。用脑过度或精神紧张时痛得更厉害,晚上睡不着觉,早上起来头昏脑胀,严重的影响了工作和学习。1999年6月,我来到了德国。远离亲人的失落及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更使我的头痛病雪上加霜。在一次收看中央电视台节目时,播音员正在慷慨激昂的批判着法轮功,“各界人士”纷纷控诉着法轮功的“罪恶”,表态拥护当权者的决定。看着这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文革”时代。

鉴于当权者从来不说真话以及为了权力往往不择手段的历史,促使我進一步去了解法轮功被镇压的真象内幕。2000年2月,经联系,法轮功学员给我寄来了《转法轮》一书。读完后我恍如重生,儿时未解之谜都在此书中找到了答案。真可说是微言大义。通过自学炼功和学法,身心也渐渐起了变化。两星期后的一天正在打坐,突然一阵热流直通头部,头痛的症状一下荡然无存,思维一下子变得异常清晰、敏捷,四肢百骸浑身毛孔都被强大的能量充实着,说不出的舒服和轻松。炼完后神清气爽,精力充沛。四年后的今天,当我再回首修炼前的自己,真如脱胎换骨一般,判若两人。法轮功不仅使我获得了健康,更让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使我从一个自私、易怒、贪婪的人转变为一个平和而重于付出的人,每天过得开心而自在。

在目睹了法轮功蒙受的巨大冤屈和学员们的悲惨遭遇后,我觉得应该做点什么,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证实法轮功的清白,呼吁政府尽快结束这场不得民心的运动。于是,我于2000年10月来到了西班牙,和当地学员一起利用业余时间,用自己的积蓄和工资向当地人介绍法轮功。

在西班牙,法轮功学员每星期天在Retiro公园聚会,炼功。五年来天天如此,风雨无阻。我们不仅仅是锻炼身体,更重要的是让旅居这里的同胞、当地的人们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事实上,我们也做到了这一点。法轮功在西班牙越来越受到欢迎就是一个明证。我们举办免费教功班,参加健康博览会,向华人同胞说明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

但我们炼功时也会受到干扰,经常会碰到一些东方面孔的人躲在树后,对着我们拍照、摄影。当我们去送给他们资料时又不敢接。我们坚持下来了,因为我们觉得:每个人都有知情权,人人都不愿意被欺骗,那么我们就把事实真象告诉大家。

2001年我在地中海大酒店附近给华人同胞发资料时,被使馆领事部秘书于洋先生率人骚扰。他先是蛮横的不让我发。一看没人理他,就往酒店门口一站,对来参观联欢会的华人说:“凡是拿了法轮功资料的人一律不许進!”搞得大家都很扫兴。他得意洋洋的说:“你发你的,我拦我的,我又没碍着你。”

然而就是因为讲真象,我被剥夺了我的中国国籍。

2001年11月,我遗失了护照。于2002年4月17日去领事馆申请补办。当时接待我的是前领事部主任段晓毅,他见我手续齐全就给了我一张取证单,上面写着4月24日取(见照片)。当我按照单子上写的4月24日去取时,正碰上了于洋先生。他瞥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说:“你好好等着吧,你的材料还在公安局里呢。”言语中掩饰不住幸灾乐祸的表情。我当即找到了经办人段晓毅,他却装作不认识我,一脸诧异的样子说:“什么护照?我不清楚。我没给你办过,这张单子不是我写的。你找给你办的人吧!”


邵靖飙申请补办护照的取证单

后来我又分别于2003年,2004年上半年两次以挂号信催讨护照,均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有侨团的朋友告诉我,“你只要写保证书不练法轮功,护照就可以给你。”我拒绝了,因为修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如此的受益,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义所在,我怎么能见利忘义呢?

当我走出来为法轮功说话时,我就清楚我将为之付出的代价,我可能会失去很多、很多、甚至生命……然而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为自己敢讲真话,能战胜自私和胆怯而骄傲!我为同胞们从谎言中清醒而欣慰!我爱我的祖国,爱她悠久的文明和灿烂的文化,更爱她勤劳、善良、正直的民族精神。愿我们的付出,早日唤醒同胞们心中的良知,愿真、善、忍的精神化作中华民族挺直的脊梁,取迎接那法轮大法在世间的辉煌。

中国在海外的领事馆或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或迫于淫威,自觉不自觉的充当了江氏集团国家恐怖主义政策的海外执行者。他们可以卖护照给蛇头(涉案人段晓毅已被召回国),却容不下一个要求做好人的公民。

现在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知道镇压法轮功是天大的冤案,中国国内的民众也在觉醒,国际国内的形势已发生了巨变。和刚迫害时不可同日而语,许多地方的官员也在主动找退路。二战时期民国驻奥地利签证官何凤山,因帮助大批犹太人逃离纳粹魔掌,至今名留青史,其后代也因此而受荫泽。而那些执行邪恶命令的人,无论时日长短,纵然逃到异国他乡,却仍难逃法网!

希望同胞们能以史为鉴,以前人为鉴,在不久的即将开始的审判独夫民贼及其随从的大审判中正确摆放好自己的位置。真的到了那一天,莫谓言之不预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