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帮凶陈至立在非洲被起诉并到法庭应诉(图)

|

【明慧网2004年7月31日】(明慧记者苏晶报道)2004年7月30日,一群国际人权律师正式宣布了他们在非洲国家坦桑尼亚(Tanzania)起诉中国前教育部长、现任国务委员陈至立的消息。该起诉已于7月19日提交,陈至立被指控“在中国教育系统‘对法轮功实施酷刑和虐杀’”。在该起诉中尤为令人瞩目的是,陈至立7月19日在坦桑尼亚被传唤亲自到庭应诉。这是一连串法轮功学员起诉中国官员迫害法轮功案例中,首次有被告亲自出庭。

陈至立是7月17日在坦桑尼亚展开为期四天的外交访问的。在此之前,她曾访问南非和津巴布韦。她抵达南非的时间距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内到访南非并发生法轮功学员遭枪击事件不到2周。

* 江氏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帮凶

在江氏发起和推动的迫害法轮功中,主管教育系统的国务委员、原教育部部长(1998年3月——2003年3月)陈至立,利用与江泽民的特殊关系和获得的特权,操纵、指挥、推行、实施整个中国教育系统迫害法轮功,覆盖之广(研究生院、大、中、小学包括幼儿园),受害者人数之巨,程度之深,手段之恶劣,中外教育史罕见。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报告,陈至立多次召开各种会议亲自部署对法轮功的迫害,如以教育部名义,强迫教师学生观看诽谤、攻击法轮功的电影;在大、中、小学强制推行反法轮功的‘百万签名’运动;通过教育系统将攻击法轮功的内容编進中小学教材及各级考题等。陈至立任教育部长期间,教育系统有至少61人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教育系统官员以剥夺教师工作权利,剥夺学生升学权利为要挟,实施系统的迫害。自1999年,仅清华大学就有300多名教授、教师、博士、硕士、大学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开除公职,学业,或被直接送入劳教所。据不完全统计,仅2003年一年至少有210所中国大专院校的435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迫送各类‘转化班’、劳教所和精神病院。

* 教育系统恶性迫害案例层出不穷

在江泽民亲信陈至立的直接操控下,全国各地大批修炼法轮功的师生横遭不同程度的迫害。恶性迫害案例也层出不穷,在此,仅列举几例。


宁夏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高级教师陆红枫被迫害致死

陆红枫,女,37岁,原宁夏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教学优异而获得过全区优秀教师光荣称号、全区模范教师光荣称号,以及许多市级的先進荣誉和桂冠。2000年3月两会期间,由于在上书人大呼吁停止对法轮功迫害的公开信上签字,受到当地政府不法官员的迫害,市教育局進一步作出了撤销陆红枫副校长职务的决定。2003年6月7日,陆红枫被强行绑架至灵武精神病院,受到了长达50多天灭绝人性的迫害,被注射和灌食大剂量损坏人的中枢神经的药物。非人摧残使陆红枫神智失常,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致使陆红枫生命衰竭,于2000年9月6日离开人间。

2003年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重庆大学的法轮功学员在校园内放汽球挂条幅,重庆大学当即封了全部校门進行清查,并将所有怀疑对象非法抓捕。其中有魏星艳、女、28岁,重庆大学高压输变电专业三年级硕士研究生。5月13日晚上,警察把她抓到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的一个房间,叫来了两个女犯人强行扒光了她的衣服,警察当众强奸了她。魏星艳绝食抗议迫害,被强制灌食并插伤了她的气管和食管,造成她不能讲话,处于生命垂危之中,现下落不明。此案在国际互联网上被披露后,重庆大学校方否认魏是该大学的学生,并声称该大学没有魏的专业。同时校方把在重庆大学的网页上关于此专业的信息删除,试图掩盖罪行。

1999年8月30日,大连理工大学人文社科系副教授朱航因为在公园里炼法轮功而遭抓捕并关押在位于南关岭的大连姚家看守所。她的手脚被用铁链子拴在一个高20英尺,15英尺宽的沉重的钢架上(一种“地牢”刑具)。在她7天的绝食后,看守所命令狱警对她执行强行灌食,这造成她口腔严重受伤。狱警插入一个管子给她强行灌流食,这种方式使她失去知觉并被送去第二人民医院抢救。后来,政府官员把她关進精神病院以掩盖她在看守所的经历。在大连精神病医院,她被迫接受麻醉治疗,被强迫吃麻醉神经的药。如果她不吃,所谓的医生就把手脚绑起来强行打麻醉针。她被折磨得与三年前判若两人,如今不仅不能重返课堂讲课,就连起码的生活都不能自理。

* 煽动仇恨,利用青少年搞群众运动

陈至立利用国家教育资源对几亿青少年灌输谎言和仇恨宣传,煽动不明真象的青少年学生参与反法轮功的群众运动。

例如,“天安门自焚”骗局后,2001年2月1日,国家教育部党组、共青团中央联合下发通知(教党[2001]1号)“关于在各级各类学校广泛开展‘校园拒绝×教’活动的通知”。通知要求“要通过组织讲座、报告会、座谈会,组织收看有关专题教育片”“要大力组织和支持学校各级共青团、少先队组织和学生会、研究生会、学生社团等开展多种形式的活动”“要结合大、中、小学的有关课程,……,也可安排兼职法制教育副校长或辅导员讲授有关内容”“还可组织学生开展‘写一封家书’等活动,帮助亲友中的‘法轮功’练习者早日转化”“各地教育部门和各级各类学校、各级共青团组织,要根据本通知精神,在当地党委的统一领导下,结合本地、本校的实际情况,研究制定‘校园拒绝×教’活动的具体方案,并精心组织实施。工作情况请及时报告。”

正是江泽民、陈至立一伙用这种在学校开展政治运动的方式来迫害法轮功,才造成了很多在校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被判刑、被迫退学;才造成了众多还没有完全独立思考能力的学生被欺骗,被煽动起对法轮功的误解,甚至仇恨。

据中国的官方报道,2001年2月6日一天的时间里,在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王茂林、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周强、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赵勇等直接指挥下,全国100个大中城市的近千个社区的800万青少年,直接被利用参与反对法轮功的宣传活动,当天共张贴宣传画50多万幅,发放宣传资料1000多万份,举行集会200多场。

2001年2月,全国100个大中城市的1500多个青年社区,在不明真象且被胁迫利用的青少年学生的带动下,发动了1200多万社区居民签名保证“不信、不传、抵制”,通过利用青少年,将所谓反“法轮功”声势推向社会。

* 陈至立被传唤出庭引起震动

陈至立在非洲国家坦桑尼亚被传唤出庭在中国官员内部和中国驻外官员当中引起震动。中国官场上许多人已意识到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都无法逃脱为自己犯下的迫害罪行负责。近期中国很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高官在出访海外期间因害怕被法轮功学员控告而保持低调。

前不久江苏省经贸代表团访问旧金山时,把原本大多安排在酒店的招商会改在领馆内举行并且层层设卡,只有持有邀请信函的才被允许進入。领馆人员因害怕承担责任,对外谎称招商团不是由省长带领,而是某位厅长。据悉,国内许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正忙于销毁参与迫害的证据。

律师们称,陈至立被起诉表明国际社会对法轮功所遭受迫害的关注迈進一大步。他们感谢坦桑尼亚的政府、人民和法律系统,使得该诉讼能够進行,这是对国际社会令人自豪的历史贡献。

一位刚从非洲返回美国的法轮功学员表示:“在坦桑尼亚起诉陈至立,我们都很受鼓舞。这激励着我们继续尽我们的一切努力来帮助停止这场迫害。”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1/50915.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