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夫妇俩的护照被米兰中领馆无理拒延的事实经过


【明慧网2004年7月16日】

*病魔缠苦不堪言,修大法百病全消

我叫张桂芬,现在居住在意大利。我们夫妇于64年大学毕业后,从事科研工作。因累患多种疾病,如风湿性关节炎,病毒性心肌炎后遗症,心脏二连律,甲状腺机能低下,膝盖骨质增生,颈腰椎狭窄性骨质增生,引起头晕,恶心,四肢麻木,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等,实在无力工作,于1991年10月不得不提前四年退休。我老伴蓝建华也于1986年患上心肌梗塞,虽然保住了生命,但从此后要经常吃進口药,看专家医生等,但是无法解决根本问题。我们手里的药费单据经常有2000-3000元人民币,而我们的工资收入在当时只有200多元。因为工作单位效益不好,所以报销药费非常困难。

我们遍访了很多的中西医大夫,他们只能稍微缓解我们的痛苦,而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到退休时,我几乎每周都去看病,而且类风湿越来越严重,几乎生活不能自理,两只手和两只胳膊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我老伴的身体也使越来越差,而且又患皮肤癌的前兆。

就在这样极其艰难的情况下,经朋友建议到公园去练气功。先尝试了几种功法,但都不起作用,而且看到其中人际关系非常复杂。我就在寻找其他适合我修炼的功法,恰好此时,有一位朋友借给我一本书-《中国法轮功》。一个晚上我把书读完,我觉得这个功法适合我,因为书中讲的真善忍的道理令我折服,而且炼功还对治疗类风湿和心脏有特效。我先生看过书后也觉得好。于是在1993年8月17日清晨,我们一同开始修炼法轮功。于8月末,我们去听了李洪志老师的讲课,身体发生奇迹般的明显变化。比如关节炎所造成的不能沾凉水的现象没有了。抬起胳膊时不再头晕恶心了。随着炼功看书,不知不觉中,几十年的各种顽疾没有了,感到身体轻松愉快,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而且逐渐懂得了,这是修炼,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修成无私的人。我懂得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诚实的人,善良的人和宽容的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的道理。

从1993年至1999年7月,我们一直坚持在户外,小区公园绿地炼功,风雨无阻。从1992年法轮功公开传出,通过人传人,心传心,我们周围增加了很多的炼功人。我们看到了法轮功给我们带来的身心变化,和社会风气的好转,对社会稳定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各层领导及各阶层的群众都看到也认可了这一事实。

*延护照无理被拒,明真象警察同情

我们持中国护照,应于2001年12月17日到期。为确保护照有效,提前于2001年11月13日到中国驻意大利米兰总领事馆,按规定交了表格和相片,居留复印件和护照。经办的付崇阳领事给了我们一张没有标明取件日期的取件单。我们问什么时候取件,他说:“你们这个特殊,听电话通知”。我们问有什么特殊,他不予回答。过了些日子,我们根据取件单上的电话询问情况,对方答复说我们的文件没有被输入电脑。2001年12月14日,我们去领事馆询问护照延期的情况,当时的首席领事梁海涛接待,要求我们必须写保证,“不做有损国家形象的事情”,才给办理护照。我们问原因,他告诉我们说,领事单位认为谁有必要写就要求谁写,还就此举例说,如果有中国女子在意大利非法生小孩,也要写这样的保证。我们没有违反中国法律,也没有违反意大利法律,我们说我们是不能写任何保证。通过交谈,他最后告诉我们是因为我们修炼法轮功,才不给我们办理护照延期。

此后一段时间,我们又几次打电话给梁海涛,他告诉我们:“这事我决定不了,你们写保证,我们才能给。”直到2002年3月22日上午,我们接到梁海涛电话,说可以来领馆取护照了。2002年3月25日上午10:20分,我们来到了米兰领事馆,在大厅里排队等候取护照。来办手续的人比较多,近12点钟,我们前边还有十余人,付姓领事呼叫我们的名字。我们将取件单递给他,他把护照还给我们。我们分别得到了各自的护照,发现根本没有办理延期。我们问:“为什么把没有延期的护照还给我们?”他不回答原因,让我们等着。等了一段时间,没有人理我们。于是我们又去问付姓领事,他说他是刚来的,不知道。我说是梁海涛让我们来取护照的。他告诉我们他不知道梁海涛在哪里,而我们看到梁海涛刚刚离开还不到一分钟。我们要求他把梁请来。

过了一会,梁海涛回来了,我们询问没有给我们办理护照的原因,他不作明确回答,而是说:“不是说过了吗?”持续了一会,他仍不回答。我们就对他说:“我们的护照从2001年11月13日交给你们,今天是2002年3月25日,在你们这里放置了近5个月,护照交给你们时是有效护照,现在是过期作废的,请你给开一个证明,说明我们的护照送交你处的日期,和今天取走的日期。”他拒绝给我们开这个证明。于是我们要求把我们办理护照延期时所填的表格退还给我们(上面有我们的照片),复印件也可以,他進去了一下,出来后告诉我们不行。我们说他们这样的做法实在不讲道理,于是他告诉我们:“你们可以回国到外交部投诉我们。”他还多次威胁我们:“你们马上离开,否则我要采取措施了。”当时办证的中外人士大约20人左右,梁海涛恶狠狠的当众说:“我不是法轮功分子。”并当即打电话叫来宪兵和警察。我们当着众人告诉他,我们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法轮大法是正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什么不对,法轮大法在60多个国家有一亿多人在修炼。

不久来了三辆警车,2位宪兵和4位警察。警察经调查,认为我们行为正当。宪兵记录了我们的证件号码和事件发生过程和原因,并愿意出具该事件的证明。警察和我们于13时30分分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