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之年修大法身心康健 迫害无人性杀戮无辜(图)

江氏集团虐杀中国老年法轮功修炼人纪实报道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五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中国江泽民邪恶集团对于法轮功修炼人的灭绝性迫害,在中国波及了三十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直接受迫害的人至少七千万,其唯一的“理由”就是因为这些人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五年来,残酷的迫害已导致至少1006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不仅包括青壮年,甚至包括未成年的孩子和耄耋之年的老人。

本报道仅以江氏集团迫害60岁以上老年法轮功修炼人的部分案例,真实报道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中国老年人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帮助人们认识这场野蛮迫害所波及的广度和迫害的残酷程度。本文内容包括两部分:

一、道德沦丧的杀戮——131名60岁以上的中国老年法轮功修炼人惨遭虐杀

二、血腥迫害下中国老人们的苦难遭遇

*  *  *  *  *  *

一、 道德沦丧的杀戮—— 131名60岁以上的中国老年法轮功修炼人惨遭虐杀

敬老爱幼是中国几千年古老文化的一部分,也是全世界所有文明社会的道德准则。可是今天的中国却正在发生着公开虐杀老人的事件。据明慧网1999年7月─2004年7月中的统计数据,江泽民集团在迫害法轮功的五年中,至少有1006名法轮功学员被证实在迫害中死亡,60岁以上老人有131名,约占被迫害致死人数的百分之十四,其中年龄最大的是四川省南充市82岁的杨永寿老先生。

被迫害致死的131名老年法轮功学员来自中国各地和社会各阶层,他们中有高级工程师、退休医师、优秀教师、老干部、老工人、农民和善良市民,在法轮大法修炼中,他们各自都有着身心受益的感人故事。然而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性迫害中,他们各自也都经历了无名的苦难。

* 65岁高级工程师顾传英被成都市第一看守所摧残致死

四川省成都市红光电子管厂高级工程师,顾传英,女,65岁,家住成都电子科技大学东院。2003年5月23日被建设路派出所非法绑架到成都市第一看守所(郫县)。她绝食抗议长达1个多月,遭到狱警野蛮灌食,并在此染上疥疮,致使心力衰竭,危在旦夕,于2003年7月11日看守所叫其家人接回,此时疥疮开始蔓延全身,并且流脓,全身浮肿,呼吸困难。顾传英于2003年12月24日含冤去世。

1999年7月20日法轮大法蒙冤,为了维护大法,澄清事实,顾传英進京上访,被先后关押于成都市九茹村治安拘留所数次,并曾被绑架至楠木寺劳教所所属的旅馆强行洗脑。面对恶警、街道办事处及610的恶人,顾传英从不妥协,一直坚定自己的信仰。对多次上门骚扰的派出所、居委会、街道办事处的人,她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们法轮大法蒙受不白之冤的真象和善恶有报的道理,希望他们不要助纣为虐,充当江泽民的陪葬品。就这样一位在自己遭到残酷迫害的情况下,还能为别人着想的善良人,却在如此残酷的迫害中去世。

* 叶文英老人被四川彭州市610洗脑班活活打死

把上了年纪的老人活活打死,在中国迫害法轮功运动中已是司空见惯,全国各地都有发生,凶手们则在江氏集团的淫威庇护下至今逍遥法外。

叶文英,女,61岁,四川省彭州市人。因修炼法轮功2003年被彭州市610洗脑班劫持,遭洗脑班打手王成东(化名王东)等反复毒打。手臂、脚骨被打断、内脏被打伤,大小便失禁。在叶文英奄奄一息的情况下,610歹徒怕承担责任,于2003年11月28日将她强行送回家。当天,叶文英便含冤而逝。

据目击者说:一次,洗脑班王东将叶文英叫出监室门,不由分说就猛踢叶文英一脚,王东穿的是尖头皮鞋,这一脚正好踢在叶文英的心窝子,使她跌出好几米远,叶文英张开口半天说不出话来,王东竟然扬长而去。洗脑班罗科将叶文英从一米高的水泥床上倒拖下地,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就听那声音“嘭”的一下,把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可打手却说:“这才过瘾!”

叶文英被迫害致死后,当局在抓叶文英时收走的存单和现金合计一万多元也没有退还她的家人。彭州市610还派便衣监视她的家属。

彭州市610洗脑班王成东(化名王东)30岁,家住彭州市通济镇官田村(一大队)12组,此人在新疆当兵4年,转业回家后被彭州市610所雇用,与另一打手罗科经常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他们的嘴上,经常挂着“男不嫖娼,对不起党中央;女不卖淫、对不起江泽民!”等等脏话。这就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运动中被重用的流氓打手。

* 67岁的湖南衡阳老人钟彦仲惨死于公安毒手

钟彦仲,男,67岁,湖南省衡阳县集兵镇农村信用社退休干部,是乡里受人尊敬的老人。2001年元旦节前夕因在本地讲法轮功真象被绑架。衡阳县610、看守所和集兵镇派出所所长杨增在未给本人和家属办理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形下,非法拘禁老人,逼迫老人放弃信仰交出真象资料来源。警察唆使犯人骑在老人身上,抓住两耳往前拖,用硬物击打头部,老人经常被打的头破血流。长沙新开铺劳教所两位好心人在给老人做检查时,见到被折磨的不成形的老人,气愤的指责“衡阳”冒名堂(太过分,不应该),对老人都这样狠毒。

2001年4月1日,看守所警察又对老人下毒手,老人突然倒在监舍的地上,后被送衡阳县人民医院抢救。看守所怕人死在手里,才强行叫家属连夜租车把奄奄一息的老人接回家,在离开医院时,警方仍然向家属勒索5000元,家人被迫无奈交了2000元,警方没开任何收据。

老人回家后,由于脑部严重受伤,经常迷迷糊糊,长时间昏睡,时好时不好的拖了一年,于2002年5月2日凌晨含冤去世。钟彦仲是远近乡里倍受尊敬的老人,遭此迫害令乡里乡亲十分不解,不解政府、公安为什么对善良的老人下此毒手。

* 年纪六旬的法轮功学员张国庆在福州儒江劳教所被殴打致死

张国庆,男,籍贯河北省,今年60岁,原为副营级部队转业干部,转业到福建漳州水仙花牌冰箱厂工作,后任生产技术科副科长、助理工程师。

2003年5月31日,张国庆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绑架并非法劳教两年。期间狱警以加减刑期和劳动量为诱饵,胁迫和纵容劳教人员林君毅等多人殴打他。2003年10月到2004年1月,犯人打手们几乎天天殴打张国庆。

2004年1月19日,张国庆被殴打成严重内伤,送福州建新医院抢救,医院草草应付,当日返回。1月29日张国庆再次出现生命危险,送福州建新医院抢救并于2004年1月31日身亡。

* 65岁的张全福和儿子双双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虐杀


张全福和小孙女

张全福曾患有骨质增生、尿毒症等多种重病,1999年1月修炼法轮大法后,各种病症全部消失,身体健康,精神饱满。1999年7.20迫害以后,由于身心受益,凭着对国家政府的信任,父子進京上访,因此多次遭到公安人员上家骚扰和非法关押。最后一次是2002年3月6日晚父子一起再次被公安强行带走,均被再次非法判劳教一年,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张全福在关押期间被折磨得肌肉萎缩,失去走路能力,便脓便血,骨瘦如柴,被强行拖着上下楼开饭。于2003年1月2日死于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据透露,张全福临终前想喝口糖水的愿望也被拒绝,临死之前还被毒打一顿,被值班犯人王福利唤来使去,还被狱警队长李忠波打嘴巴子。


张全福之子张启发也被迫害致死

父亲去世半个月后,其子张启发于2003年1月18日被释放回家,此时张启发已呈濒死状态:身体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皮肤又黑又硬,长满硬刺硬疮、双腿疼痛不能行,呼吸困难,口齿不清,排泄困难。于第二天2003年1月19日中午死亡。

* 82岁老医生杨永寿被当局断绝生路后离世

杨永寿,男,82岁,家住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青山乡二村三社。曾任营山县老林区医院院长职务。1985年在老林区医院退休后在营山县磨子街开济生药房行医。

杨永寿于1995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5月去北京依法上访为法轮功申冤,被非法抓捕回县关押半月,并被当局勒索现金2000元。2001年1月在营山县城被第二次绑架,被非法拘留15天。2002年5月第三次被绑架,关押半个月。

2002年9月30日,由营山县610办公室下令,将杨撵到营山县绿水镇中心医院严密监视居住:不准随便行走、不准与他人来往、停发退休工资,每月只发给生活费300元。其后见杨永寿被迫害得身体羸弱仍不放弃修炼,就连续两个月连生活费也不发给,断绝他的生活来源。杨永寿老人在精神、物质双重残酷折磨下,于2003年12月10日在营山县绿水中心医院离世,死后3天无人管。

* 以亲身经历讲真象屡遭迫害 洛阳退休教师刘玉璞被虐杀

河南洛阳中信公司技校退休教师刘玉璞,60多岁,于1988年患上肝硬化,1993年病情开始恶化,之后的四年中,严重的肝腹水使他痛不欲生。在救治无效的情况下,医生劝其回家调养,并叫其家属准备后事。1996年,在死亡边缘的他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从此走入修炼的行列。在修炼中,他按“真、善、忍”的要求,认真学法,坚持炼功,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从病魔中挣脱出来,红光满面,精神焕发。一个60多岁的人,50斤一袋的面粉,胳膊一夹,一口气就能上四楼。他常对人说:“我能有今天,都是李老师慈悲救度的结果。”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开始了。2000年3月,刘玉璞怀揣以前的病历、上述材料,根据《宪法》“公民可以越级上访”的规定,带着对政府的信任進京上访,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政府讲清真象,却受到拘留十五天的对待。之后是二十天的洗脑班的迫害,从此他被列为洛阳市的所谓“重点人物”,监视对象,家门外经常有人看守,外出有人跟踪,正常平静的生活完全被破坏。同年11月,刘玉璞的母亲病重,他回老家探望,警察竟追到他的老家去抓捕,因未抓到人,单位公安处的头头,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催他回来,无奈他只好告别老母,回到洛阳,刚一進家门,警车随后即到把他强行带走,关到涧西公安分局拘留所,并被抄家。后被单位洗脑班强迫洗脑近二十天。

2003年11月27日,单位又把他强行送到涧西区“610办”的洗脑班。在那里他被两个人看守,没有人身自由,每天被迫看造假的录像,强迫他放弃信仰。洗脑班每天强行送他到“麻辣烫”餐馆吃饭(患过肝病的人是不能吃辣的)。整整四十天,一天三顿都是辣菜、辣汤、辣饭。持续几年的迫害,使刘玉璞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04年4月2日晚11时许与世长辞。

这些上了年纪的退休老人多数是长年疾病缠身,在当今中国大批国营企业倒闭,百万失业大军无法安置的社会现实中,不用说治病,连基本的退休养老金都难以保障。还有不少是医院已通知准备后事的绝症患者。他们在生命進入尾声的时候听闻法轮大法真可谓枯木逢春。对“真、善、忍”的信仰使他们找到人生真谛,在规正自己人生道路的同时祛除百病,从此身心健康精神焕发,这对社会、对家庭、对本人是多么可喜可贺大好事。可是这一切却成为他们被江氏集团血腥虐杀的唯一原因,每一个老人被迫害的案例,都昭示着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

二、血腥迫害下中国老人们的苦难遭遇

据明慧网2004年7月6日报道,2004年1月1日至6月30日的上半年里,共有165例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75人在2004年内被虐杀。在今年新近的迫害案例曝光中,也有年过6旬的老人。

* 四川广汉市曾令秀老人今年3月被活活打死在公路上

曾令秀,女,60岁,广汉市南兴镇民主村7社农民。2004年3月17日早上5点左右,被派来蹲坑专门抓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活活打死在她家附近的公路上。当她的儿子知道时已是早上8点多了,遗体已被交警拉到火葬厂去了。她的家人赶到那儿,只能从穿的衣服才认出来。老人被打断了一只手和一只脚。当时在场的人看到蹲坑的恶人提着的她脚在公路上倒拖着走,惨不忍睹。

* 山东威海老人毕国华今年6月被闯入家中的警察暴打身亡

64岁的毕国华家住山东省荣成市石岛镇北车村。2004年6月4日上午7点左右,毕国华一人在家,荣成市“610”带7名警察闯入他家大打出手,绑架老人,将老人多处打至重伤,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警察对外谎称毕国华是突发心脏病晕倒摔死。

据亲属所见,毕国华右侧头顶有一个大包,左胳膊弯处有擦伤,很显然不是摔倒所致。 而认识毕国华的人表示,毕国华身体非常健康,根本没有心脏病。

* 曾被“五马分尸”“毒针摧残”的湖北赤壁市老人刘晓莲再遭绑架毒打

湖北赤壁镇63岁的刘晓莲96年修炼法轮功后受益非浅。58年大炼钢铁时,她的双眼突然疼痛难当,半个月痛瞎了一只右眼。修炼大法只半个月,她的瞎子眼睛亮了。而且脾气也变得祥和、慈善、开朗。

自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刘晓莲历尽摧残,曾在看守所遭到“五马分尸”“毒针摧残”等残酷迫害。明慧网曝光后引起了海内外人士的广泛关注。参与迫害的赤壁市“610”及“国安”极为恐慌,为了堵住她的嘴,再次把她非法关押起来。

2003年12月29日,赤壁市“610”及“国安”人员,伙同赤壁镇干部和妇联主任余某,闯入刘晓莲家中,翻箱倒柜,抢走了1000元钱(法轮功学员送给她检查被迫害伤情的血汗钱),并威胁其老伴不许动,不许说话。他们将刘晓莲从三楼一直拖到公路上的警车上,从她脚上扒下袜子来塞住她的嘴,几个人架住她的胳膊,将她的头狠狠的压在车底一个多小时。他们在一间会议室将刘晓莲折磨得浑身的骨头象散了架,骨节都要脱臼了,小便失禁,尿流不止,一个星期才好。

2004年元月10日,“610”与“国安”将刘晓莲从拘留所转到看守所,还没進高墙内,看守所所长邓定生就边击打她的头部边对她说:“还要给你‘五马分尸’!”(邓定生是以前用“五马分尸”“毒针”等酷刑将刘晓莲迫害致残的元凶)。

2004年2月19日,看守所副所长钱玉兰用大头皮靴疯狂的打刘晓莲的头部,致使她两眼流血,双耳出血,血象自来水一样从鼻子和口中喷涌而出,打湿了她的全身和监室里的棉被。

3月27日,所长邓定生将两个盛满水的盆子扣在刘晓莲与71岁的大法弟子黄层秀的脸上。黄层秀的鼻子被砸平了,右脸从鼻子到耳朵划开了一条大口子,肉都翻了出来,血流满面。3月30日,看守所恶警怕她们喊“法轮大法好”,将她们关進禁闭室,整天对着她们放高音喇叭,还用脚镣将她们的左脚锁在一起。

长期的非法关押与折磨使刘晓莲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整天瘫在监室的通铺上。凶手们怕担责任,要她的家人接她出去,家人提出三个条件:一、撤销判她两年半的非法劳教决定,为她恢复名誉。二、承担迫害她的一切责任。三、不许再骚扰她。不法之徒们不敢答复,就强行把她抬回家。

* 石家庄六旬高级工程师郑萍再度被绑架

石家庄阀门二厂63岁高级退休工程师郑萍(女)修炼法轮大法9年多了,炼功前体弱多病,只能勉强维持上班,几次病倒在出差或外出旅游的途中。平日心情烦躁,常对家里人发脾气,搞得家庭气氛紧张,十多年前和老伴离了婚。

自修炼法轮功后这9年多没吃一粒药,身体比年轻时还好。精力充沛心胸开阔,性格完全变了,对谁都能忍让。曾照顾不能自理的父母三年,为父母送终却将财产留给弟妹,使家人深受感动。为了减轻孩子们的负担,也为了离异多年的丈夫着想,2003年秋天她主动提出和丈夫复婚,因为郑萍觉得十多年前的离婚是自己执意坚持造成的,心胸变宽大的她为丈夫考虑,主动弥补自己的过错。

99年7.20法轮功遭迫害后,郑萍只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向人们讲清法轮功真象屡次遭到残酷的迫害:被非法抄家;几年来被非法罚款约七千元;非法关押九次之多,期间还曾遭到裕东派出所警察的毒打;曾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遭受折磨,被迫害得身体虚弱被保外就医;后劳教所欲抓回再度迫害,逼得老人流离失所两年有余。几年来不修炼的家人也经常被骚扰。

然而追随江××的不法官员仍不放过老人,四处追捕,2004年2月28日老人被石家庄裕华分局和槐底派出所在法轮功学员焦彦憔家绑架,据悉目前在洗脑班遭受残酷的洗脑迫害,不法官员曾去家里想让家里出钱,家人没配合,后他们又到郑萍的单位要钱。

* 山东招远市70岁老人刘书文遭抢劫毒打 今年4月被绑架后下落不明

2003年腊月29日山东省招远市夏甸镇金城村党支部书记郭立兵,伙同其叔兄弟郭建全在光天化日下拦路抢劫邻村(英庄夼村)一位年已70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刘书文,将刘书文毒打了了半个多小时,抢走他随身带的皮包,内有人民币1505元。

郭立兵等人把刘书文老人其余的东西和他骑的老头乐三轮车一块扔在村东沟里,并把刘书文打下沟里。刘书文老人身上多处被树条划破。事后还在其他人面前显耀自己如何打骂70岁的刘书文,恬不知耻。

2004年4月1日晚上10点多钟,又闯入刘书文家進行非法抄家,把老人强行绑架至今下落不明,家里只剩下一个孤苦伶仃、双目近乎失明的老婆子,无人照顾。

* 60多岁的教授王磊老人正在福建监狱遭受身心摧残

明慧网2004年7月6日报道,福州女子监狱16队的狱警队长林燕、副队长林添鸿在监狱李政委的指使下,以嘉奖、减刑为诱饵唆使犯人苏璟瑄、施素媛及同号房的一些罪犯残酷的折磨大法弟子,手段残忍,天理不容!

60多岁的教授王磊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福建监狱,受尽了种种非人的折磨,被连续几天几夜的罚站,不让她吃饱饭,几乎每餐饭吃不到一半,一巴掌打得碗落地,牙、鼻血喷流。使王磊长年处于饥饿状态,而又要承受超负荷的劳动,她一天天人看着瘦下去。

更恶毒的是,在她上厕所时,大便没拉完,恶犯就把她拉起来,连裤子也不让穿,直接拖到号房去打,她常被打得昏死过去。而后又强灌不明药汤或其它有害物质。有时,待她一熟睡,歹徒们就把她衣服扒光,往死里打,无耻的用夹子夹她乳头,拔光她阴毛。残忍的苏璟瑄、施素媛两罪犯用牙齿咬她,咬烂后,再涂抹上辣椒水,使王磊撕肝裂胆的痛苦呼喊。

* 工程师刘凤兰在身心煎熬中离世

131位老人被迫害致死案例,直接反映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运动给中国成千上万的老年法轮功修炼人带来的灾难。不仅如此,还有难以计数的老人在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下遭受苦难,有的被逼迫离开修炼,最后在良心自责和疾病吞嚼中煎熬。

刘凤兰是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林业设计院工程师,也是牙克石市兴安大街上著名的建设银行办公大楼的设计者。

1992年退休的刘凤兰患有多种疾病,每年都得报销上万元的药费。1996年她与丈夫到哈尔滨看病,有幸与法轮功结缘,修炼法轮功后的刘凤兰百病全消,满面春风,从此再也不用吃药打针了,彻底摆脱了疾病的折磨,一家人有说不出的高兴。单位的许多同事都知道刘凤兰因修炼法轮功而病愈的神奇事迹,有人主动的上门来要学习法轮功。

1999年7月开始,江××违法违宪迫害上亿的法轮功学员,刘凤兰也是其中一个。她全家被非法监控,警车就停在楼下。一天,她的丈夫(也是设计院工程师)回家也受到非法搜查,手提包被强行打开检查。当年7月刘凤兰去黑龙江省富拉尔基奔丧,竟然有8个警察“保护”,一个60多岁的没有一官半职的退休老太太受到这样高规格的“礼遇”并不多见。这样花着老百姓的血汗钱来迫害老百姓的恶行,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也是闻所未闻。

刘凤兰被迫停止修炼后,一下子旧病复发,糖尿病、大脑偏瘫都上来了,天天靠吃药打针维持生命,上下楼需老伴儿搀扶,而且出现眼花嘴歪,吐字不清的症状。一个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的好端端的老年知识分子,硬是被逼着停止了修炼,变成这个样子,江××是不顾百姓死活,利用手中的权力横行霸道!

* 河北80老妪被逼迫致死

河北三河市杨庄镇本村有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以前走路一挪一擦的,精神郁闷,身受病痛折磨。修炼法轮功没多久,老太太的病就不翼而飞,走路轻盈,红光满面。老太太逢人便说:“法轮功真神了,我几样病全好了!”

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连这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杨庄村治保主任陶得桂带着几个警察到她家吓唬她说:不许你再炼法轮功了,如果再炼就对你家人如何如何……老太太在他们的威逼下停止了炼功。

从那以后老太太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笑容也没了。嘴里总念叨“对不起师父,师父这么好,把我全身的病都治好了,为什么不让炼呢?!”

没过多长时间老太太去世了。后来,老太太的儿媳妇对一位法轮功学员说:“要不是那些邪恶的东西不让炼功,我们家的老太太还不至于死呢!”

*  *  *  *  *  *

多行不义必自毙,江氏集团五年来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正遭到全世界越来越多正义人士的共同谴责,每一个正义的谴责就是对恐怖主义的抵制,就是对人类生存权利的保护,江氏集团被送上历史审判台时日已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