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南非枪击案谈对正法形势与修炼的认识


【明慧网2004年7月10日】正法之势在另外空间的表现是惊心动魄的,只是我们处于人类这个迷的空间,有时对邪恶在这个空间的疯狂表现可能感到困惑,一些学员出于各种原因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其实只要我们在法理上认识清楚,保持强大的正念,就不会出现迷惑。

1999年7月,江氏小集团发起了对大法的疯狂迫害,一时气焰十分嚣张,但是到了2000年下半年,邪恶对大法的迫害锐气已失,许多人对江××一伙的舆论造谣宣传缺乏兴趣,甚至厌倦了。在这种情况下,2001年1月23日,江氏集团铤而走险,策划和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事件,嫁祸法轮功,乘机利用舆论灌输和煽动仇恨,使迫害升级。

当时“天安门自焚”也确实欺骗和毒害了不少人,甚至仇视法轮功。随着学员指出了“天安门自焚”中的各种破绽,“天安门自焚”又成为江氏集团致命的弱点之一,一旦人们知道了“天安门自焚”真象后,大多数人就能看到江氏迫害的邪恶。

几年过去了,随着正法的進展,现在邪恶已经是穷途末路了,整个形势变化很快、很大,越来越好,明慧网上也有不少的报道。例如,大陆一些学员拿起法律武器反对迫害,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一些地区真象资料到处都可以见到,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

在去年撒斯(SARS)病疫爆发期间,邪恶的老巢被神攻破,恶首四处流窜,惶惶不可终日。我也注意到在国内一些常人的网站上,近来也出现了许多常人对江××公开進行大胆谴责的言论(虽然表面上是出于其它原因,但是反映出江丧失民心的处境)。现在江××看到了其悲惨的下场,急得真象热锅里的蚂蚁,举止失常,以为疯狂抓权就能避免其灭亡的下场,同时利用控制的媒体虚张声势,想造成“强大”的假象,用来迷惑学员和世人。其实一些动物死亡前都要乱蹬几脚,或者狂暴一场的,但那无法挽回其灭顶的结局,更不说明其生命力旺盛。

当然,不同地区的学员对迫害的感受和认识可能都不一样。尽管迫害在某些地方仍然表现比较严重,但是在整体上和几年前是根本无法相比的,因为旧势力已经被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已经很少了,旧势力的黑手也正在被大量消除,在人类空间的邪恶也气数将尽,有时只能靠这个空间的疯狂来表现力量。其实迫害比较严重的地方,和该地区学员讲真象和修炼状况不理想很有关系。

6月28日晚,在江氏小集团核心成员之一曾庆红访问南非期间,在南非发生的针对澳洲法轮功学员的雇凶杀人案,毫无疑问是邪恶集团在海外发起的最严重迫害事件。不过,和“天安门自焚”事件反应很不一样的是,不仅世界各国的学员站起来谴责,而且许多常人也看清了江氏集团在国际上输出国家恐怖主义,并且谴责这种行为。毕竟邪恶因素已经很少了,国外的环境也不一样。另一方面来讲,邪恶集团的疯狂和愚蠢也是向各国政府和人民讲真象的很好契机,让更多人知道真象。

听说南非枪击案让有的新学员和学法不入心的学员害怕,以为迫害在国外升级。事实上,如果江氏集团想利用枪击案在海外使迫害升级,那是完全打错了算盘,是不可能实现的,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客观上加速了江氏小集团的灭亡。——因为他们越干坏事,给自己曝光越快,而对他们来说,被曝光的过程就是被清除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这些年那么害怕曝光,害怕人们知道真象,并不停的制造和传播各种谎言欺骗世人。

自江氏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就想在国外延伸迫害。例如,江亲自给美国前总统克林顿送诬陷材料;许多国家的使领馆召开文革式的大批评会,在海外散布谣言,通过给当地政府施压来干预学员们的活动等等;特务骚扰和监听学员等等。我看到一份这方面的资料汇编,大多数对学员的骚扰情况是在2002年之前发生的。现在国外的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国外学员对江氏集团成员诉讼案的推進,也都是邪恶在另外空间被大量清除了的结果。当然,江氏集团就是毒,就是邪,只要在没有灭亡之前,总是要想办法钻空子干坏事,这是江氏集团邪恶本性的一面决定的。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不过通过南非这件事,作为学员我们是不是也要向内找?为什么让邪恶钻了空子?目前一些国家政府和人民还不太了解真象,或对真象了解得不够,还需要海外学员深入细致的讲真象。据了解,在澳洲,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江氏特务活动相对而言比较活跃,这和澳洲学员讲真象的深度、广度以及整体修炼状况是不是有关系?正法对我们的要求是严格的,而且要求我们的心越来越纯净,澳洲学员是否都真的在修自己这颗心上下功夫了。

师尊在芝加哥的讲法和给欧洲维也纳和加拿大蒙特利尔法会发的贺词上指出了我们的不足,不知有多少学员对此给予了足够的重视,我们需要做得更好。

个人浅见,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