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八岁”——胰头癌者的新生


【明慧网2004年6月18日】我是53年生人,为什么要说“我八岁”呢?这里有一段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 癌症世家

我出生在北京,当年就住在西单的辟才胡同。58年随父母搬到辽宁沈阳。在我很小的时候,记得有一次父亲心情不好,母亲告诉我,二伯患食道癌去世了,大约是62年。从那时我开始对癌症这个可怕的病有了一些了解。

后来听母亲讲外婆也是患乳腺癌去世的,在沈阳做的手术,我依稀记得我随父母去医院看望她老人家。文革时期四伯也患了食道癌,我在北京服役,四伯到北京姑姑家,我还请假去看望他,不久听说他也去世了。再后来就是堂哥(大伯的儿子)患了胰腺癌,据姑妈讲从发病到去世才三个月。紧接着,78年父亲也患上喉癌,当时我在陕西,听说父亲在北京治病,我赶到北京医院里见到父亲,他抽了几十年的烟也戒了,他知道自己得了癌症,据医生讲,父亲喉癌发现早,做化疗可以治好。没想到我回到陕西不久就接到父亲病危的电报,赶回家,父亲已经去世几天了。80年代,我大姐也患了乳腺癌,做了两次大手术,但现在还活着。我的四姑父大约90年代,死于胃癌,我参加了他的追悼会,那时我曲指算来我们家族已有七人得了癌症,六人死亡。

* 漏网之鱼?

当时我还想:“我可能是漏网之鱼吧。”可是我也没能逃脱厄运。95年秋天,我已经十分瘦的身体备感不适,浑身发黄,经B超、CT检查发现胆总管变粗,最后在北京确诊为胰头癌。那年我42岁。当时自己只是无奈、没办法,我原本就是个没主见的人,就随著家人到处奔波检查。

没少遭罪。记得在北京,医生为了進一步确诊,让我做异形管照形,就是将一管子从嘴里插入胃,经十二指肠插入胆管,检查前要签字,因有危险。在手术室里,我痛得实在抗不住了,叫医生,才罢了。确诊后准备手术,找了个有经验的外科医生,见到他,我直求他救救我,我不想死!他看看我,吸口气说赶紧做手术吧!我心里也明白,求谁也没用。手术时打开肚子一看,医生从手术室出来跟等在外边的丈夫商量,我已经是中晚期了,不切除肿瘤能多活几天,要动那肿瘤或许死得更快。家里人只好听医生的。医生回到手术室,把胆管接到十二指肠上,解决消化道问题,肚子一缝,推出来了。我一想到孩子呀、丈夫呀就流泪。后来不去想了,我没有未来,这个世界对我还有什么意义?

紧接着就是化疗。在大腿跟动脉血管部位皮下埋个泵,接一根合金导管,插入胆管,直到肿瘤部位。手术做了五个小时,医生累得跑到外边抽烟,导管就是定不了位。我躺在手术台上,就感觉血流到后背,直冒虚汗。好不容易做完了,那罪得接著遭。化疗打上了,头发掉光亮,脸灰黄,瘦得只剩几十斤。上公共汽车,人家直躲,心说哪来这么个“鬼”。我咬牙天天去做一种呼吸运动,还有点效,再加上中药,就这么瞎混著吧。老百姓讲,“治病治不了命,早晚的事”,挨到哪天算哪天。

95年底从医院回到家,一天一暖瓶中药汤,什么王八血,鲜海参不断地补。挨到96年底,肚子痛得实在不行了,就觉得人活得那么苦,那么累,活着遭罪,死了又不甘心。唉,想到庙里清静清静,远离喧闹的人世,又想到癌症晚期那罪实在遭不起。我们单位一位同事的母亲信基督,得了癌症,她去世前面对死亡那么冷静。我很有感触,我也想找个能从精神上解脱的办法。想到佛教、道教,于是买了一堆书也看不懂。

* 险死重生

正在我痛苦万分,没着没落的时候,接触到法轮功,看李老师的讲法录像,觉得李老师讲得真好。因为当时对自己的生命已不存什么希望,我本人性格上也比较豁达,不怨天不怨地,自己摊上这个病,也自认倒霉,所以什么也放得下,看老师的书杂念很少。书上告诉怎么做,就按书上告诉的做好人,按真、善、忍努力去做。那可不是说说而已,得实实在在的严格要求自己,从内心放下了利用气功给自己治病的心,坚持学法、炼功,不自觉中,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虽然肚子还疼,但吃饭、睡眠都十分正常,我也不管它。后来疼的次数少了,间隔拉长了。我更有信心了。我每天早晚去炼功,白天在家学法、抄书。渐渐的,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是苦的,为什么遭罪。师父教我们修炼,按真、善、忍去做,是为了返本归真,返回到你真正的本性上去。我的晚期癌症不治而愈了,到现在已经整整八年,我觉得这八年我才真正明明白白的活着。

病长在谁身上谁知道,特别是要命的病,家人是最亲的,也帮不了你。医生治病,治不了命。当初我在病中那个孤独、绝望真是无法形容,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就觉得人太苦,苦得无尽无休。一个人走到了生命的边缘就像蜡烛一样就要熄灭了,就在这时,李老师传授的法轮大法救了我,使我从肉体和精神上解脱了痛苦。

我希望用自己的巨大变化告诉你,法轮大法是正法,是能够使人身心都健康的高德大法。那么99年以来,江××操纵的国家机器对法轮功的种种诋毁、诬陷,对我来讲根本就没有用。中国大陆千万法轮功学员也都和我一样,有着不同的在法轮大法中受益的经历,这也是几年来残酷打压,而法轮功学员一直和平抗争,不屈不挠的原因所在。我是个平头百姓,只知道做人要讲良心,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无以回报师父的救命之恩,但我决不做昧良心的事,说假话、落井下石。

我特别希望我们中国同胞千万别相信中国大陆那套对法轮功的邪恶宣传。前几天我听两个朋友讲,大陆永星的一个老人得了癌症,花不起钱看病,我们的同胞很苦,由此我想到李老师92年在中国传法,使一亿人身心受益,99年江××一个打压,使那么多身心受益者落入苦海,江××真是祸国殃民。

现在我用自己的一段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希望广大华人同胞对法轮功有一个公正、清醒的认识,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们法轮功学员也不必在社会上搞活动、发资料、讲真象了。我们也希望能够为大陆千万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呼救,以此减轻他们的压力。请理解我们的真心、真意。

我学炼法轮功八年了,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如果没有法轮大法,我可能已不在人世,虽然我活了50岁,可是真正明白人生的意义也就是这八年,所以我说,今年我八岁!

(原载正见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