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转化(一)


【明慧网2004年6月14日】

一、真实的受益

我没炼法轮功时,法轮功在社会上已经得到了广泛传播,亲朋好友交往中经常听到一些法轮功的事。有的电台、电视台、报纸、杂志上也在介绍法轮功,有的还专题,专版的向群众推荐法轮功,从上至下各级政府各级领导没有一个站出来说法轮功不好的。当时法轮功给我的感觉就是好,到底怎么好,自己没有切身体会。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修炼法轮功,这种好的感觉就越来越实实在在了。

首先,困扰自己多年,甚至几十年的疾病(如肾结石、风湿腿、胃病、神经衰弱、腰、腿、臂的硬伤)像丢失了东西一样不知不觉的没了。再有,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也不知不觉变得和睦了、争吵的事渐渐成了历史,和邻居间的矛盾也化解了。(很多都是尖锐对立,一度到过以死相拼的程度。)在单位里,在社会上,从那些争争斗斗、恩恩怨怨中解脱出来了。以前自己身上有很多不足自己都感觉不到,炼了法轮功以后不但感觉到了,而且主动去克服。还有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自己身上各种器官的功能又渐渐的恢复到年轻时的状态:吃什么都香、睡觉躺下就着、走路一身轻、精力充沛、办事思维敏捷。

再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就是能更多的体谅别人的痛苦、难处,也就愿意帮助别人。身体好、思想也纯净了、工作起来效果就更好了。那时我感觉很多单位的领导都理解法轮功,不理解的也不反对,因为毕竟他自己领导下的一部分人不用报药费,为国家省了许多开支,再说这些人工作起来勤勤恳恳,不争名、不争利、不讲索取、只讲奉献。这样的事情上哪儿去找?所以当时在社会上看不到反对法轮功的,人们也就理解了修炼法轮大法是对国家、对老百姓、对社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谁能反对呢?那时候我常想学法轮功的人应该越来越多,社会风气一定会渐渐好起来,以上所感,所见所经历的都是事实。

二、知己知彼心里更明亮

99年7.20整个事情都反过来了,法轮功突然之间被描述成人世间最不好的事物,学法轮功成了最大的政治问题。批判的声势之大、动员范围之广前所未有,连文化大革命都远远不及,说法轮功不好的内容几乎覆盖了所有的电视频道,充斥了所有的播出时间,挤占了报刊的大部分版面,同一性质的内容从上至下,无处不在、铺天盖地的党、政、工、团层层布置,刻不容缓:工、农、兵、学、商所有的体系无一能避之身外,民声口碑,再不好的干部只要迫害法轮功得力就是“好样的”,再不灵敏的人也会感到问题的严重性。

在这种形势压力下,尽管我知道自己是个正常人,自身的感觉不会出问题,判断是非曲直的能力不会出问题,但我还是要重新审视自己――因为面对的问题太大,太严重了。我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学法轮功自己的身体到底好没好?自己的思想是更纯净、善良了,还是更坏了?这种变化对国家,对社会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不管我怎么一遍一遍的验证,我都不能作出否定的结论。自己的认识和所要面对的几乎不可抗拒的形势,形成巨大的反差。我究竟应该相信谁?连自己都不相信不可悲吗?退一步说我一个人认识上有问题全国这么多人的感觉都有了问题?判断是非的能力都有了问题?“文革”时期毕竟过去了。还想重演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一齐喊打倒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事情也不太容易了。

找自己没问题那就看对方所言所行有几分合理,几分正确。法轮功有神奇的祛病效果,每一个修炼者都有切身体会,这是谁也抹杀不了的事实。对方为了否定法轮功首先大做文章的就是这一点,進转化班的一条你必须得说:其实我的病不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是心理暗示,是合理的生活起居等等。我和一个常人干部(是个部长)谈话时我说我的病炼法轮功炼好了。他说不对!你是心理暗示,合理饮食起居好的。我的病长在我身上,我的痛苦我知道,我的病怎么好的我明白,谁也没有权力做我的主!我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这是事实,谁也抹杀不了的。对方理屈词穷,无言以对。

再有在劳教所你必须顺着他们说法轮功敛财。针对这个无理要求,我说参加法轮功学习班每期10天每人40元,比社会上任何一个气功班都要少的多。自学的分文不取,书上有明文规定谁都得遵守。我学某某功前后花了几千元,病也没好。我函授学内劲一指禅,120元只邮来十几页的一本书,两张十六开的图片,什么作用也没起。有的说《转法轮》书贵,敛财,那更是胡说。我看了不只一个图书馆,相近页数的书没有一本比《转法轮》价低的。反过来说在转化班跟一个班(两周)2500元,一个月就5000元。有的不转化要跟两三个月,得敛多少钱?你们自己说说谁敛财?炼法轮功祛了好几种困扰我的病,每一种病好了收我一千元我都觉得少,太少!可是没处去给,没人要。

他们说:法轮功的理,是“歪理邪说”我说修炼法轮功的人,在人与人的矛盾中首先要找自己,做事首先考虑别人。如果这是歪理,那么有矛盾找别人的不是,做事先考虑自己别吃亏,想找来对付别人是正理正说吗?很多人感叹当今世风日下,找不到答案,从这一点上不就可以找到答案了吗?这不是鲜明的对比吗?说法轮功这不好那不好的人,对书中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话横加批判,其实自古至今凡是讲道德的人,都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当年毛泽东、陈毅等也是承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这铿锵有力的语言使当时的中国人感到振奋。善良的人都相信这是天理,因为他们相信做好事会有好的结果,会得到好报。而那些做坏事,坏事干尽的恶人不相信,由于强烈的妒嫉心使他们不敢相信,他们不希望好人得到好报,更害怕自己遭恶报。镇压法轮功的人为达到否定法轮功的目地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古训披上迷信的大帽子横加批判。那他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不就很清楚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