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平度市仁兆镇大法学员遭迫害事例

【明慧网2004年2月5日】在过去的四年里,江××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学员的野蛮迫害,仁兆镇政府、仁兆派出所及村干部为了实行江×ד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恶事干绝;抛弃天良助纣为虐,对仁兆镇“法轮功”修炼者以及亲属犯下了滔天罪行。

下面揭露仁兆镇政府、派出所以及村支部一些罪恶行径:

2000年腊月,仁兆镇政府指使派出所把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的十多名大法弟子骗到镇政府,然后把他们关在原兽医站的一些空房子里,那时零下十二、三度,每人一间房子,在韩玉学和孙举明的密谋下,砸碎门窗上玻璃,剥掉外衣,摘掉头巾。赵明祥的脚冻肿的像一个大馒头;其他大法弟子不管白天黑夜都不停的在屋里踱来踱去,六、七天也睡不上一点觉,就这样关了九天后,让每人交2000元(张玉英交4000元,因进京上访),写不修炼“保证”才放人,家里的亲人怕我们有生命危险交上钱,张玉英和赵明华因交不上钱,把家里的拖拉机、三轮车被强行开走。

仁兆党委为了配合平度对大法弟子的新一轮迫害办洗脑班,指使派出所深夜到东赵村绑架大法弟子。启开赵玲家的防护窗,恶人闯入赵玲的卧室,当时赵玲只穿着内衣,拿着她家的录音机、大法书籍把赵玲一块带走。接着派出所这些匪警又破门而入闯入大法学员代举叶家,把代文举毒打一顿,翻走家里仅剩的120元,连录音机和人一块带走,紧接着又破门闯入大法学员张玉英家,车文军用警棒毒打大法弟子,把其家里的摩托车、录音机和人一块带走。

第二天深夜12点,这帮土匪又非法闯入大法学员赵有功家(因赵有功进京上访被关押),毒打他的妻子,孩子惊吓得跑出去,搜去家里仅剩的1200元钱,强行带走他家的大彩电,随后又到孙家汇、孙克林家,因孙克林进京上访正被关押,翻墙而入毒打其妻子,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把家里的大彩电强行带走。

大法弟子赵明祥被迫流离失所。刘伟带领恶警多次到赵明祥来他家骚扰、翻家、找人。把他80多岁的老父亲惊吓的白天黑夜不得安宁,一看警车和恶警就浑身打哆嗦,因抓不到赵明祥他们气急败坏,连他的儿子赵亮也被抓到派出所,问他父亲的下落,赵亮说不知道,恶警就搧耳光,问赵亮大法好不好,赵亮说好就打。

对李家曲堤大法学员李视海、孙淑娥迫害的更为严重。四次抄家,第一次,抢走七陵摩托车一辆,勒索800元钱;第二次,刘伟带领代永刚等恶人拖走摩托车一辆、21英寸彩电一台、一台功放机、音箱,一块录音机、两台影碟机,价值160元的喇叭。第三次抄走一台录音机、一些大法书籍。这些大法书籍被抄后,李视海、孙淑娥决定去党委找人要回,因为就是李老师的这些书籍救了他的命。李视海原先得了乙肝,四处治疗花去家里很多钱也没治好,孙淑娥严重的腰痛病,病重时疼痛难忍,浑身不能动弹。自从学了“法轮功”,他们夫妻二人的病奇迹般的消失了,身体得到了康复,生活上充满了希望。就在2000年三月份的一天他俩去了仁兆党委,书没要着,他俩被韩玉学和李家曲堤书记李言臻送进平度通河精神病院进行摧残,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强迫吃药,电针电,就这样折磨了一个月,又从家里的亲人勒索2400元钱才被放回。

2001年正月初,仁兆派出所刘伟带领多名恶警翻墙而入李视海的家,把李视海强行从被窝里拉出强行带走,李视海光着脚被带到派出所后,刘伟、代玉刚等恶人把李视海埋在雪窝里,扒光衣服用凉水浇(当时零下13度),又用石棉瓦两人抬着扇风,然后又绑在铁椅子上,用木棍打,棍子被打断,又用一把条子打,直到打没了。然后又用铁棍打他的脚踝骨,迫害4天后又送进平度看守所,在那里犯人对他拳打脚踢,他绝食抗议13天,被灌食4次,用盐水灌,鼻子出血,生命垂危时被送进平度中医院抢救。恶警们诱骗家属一大笔钱保外就医,这样李被放回,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在多次肉体和精神的重大摧残下,李视海的精神出现了不正常。

恶人赵延科(原东赵村支部书记)和赵永俊为了保住官职,充当了迫害大法学员的急先锋。他俩派人监视东赵村大法学员的活动,多次带派出所到大法学员家里骚扰。

2001年7月份,赵延科、赵永俊带领仁兆派出所10来个匪警,深夜非法越墙,破门而入大法学员家,绑架大法学员进洗脑班,强行抢走大法学员家里的摩托车、钱、物。赵延科不但迫害大法学员,对大法学员的家属也不放过,大法学员张玉英被绑架进洗脑班时,连她家的摩托车也强行抢走,当她的丈夫得知妻子,第二天要从洗脑班回来时,晚饭后和梁化松(残疾人)一块到赵延科家去问问摩托车的事,谁知这一去招来了横祸,赵延科打电话通知他的亲戚和民兵,他的亲人到齐后,赵延科关上街门,开始对张玉英的丈夫赵卫平和梁化松毒打,用暖瓶(内有热水)砸赵卫平,用耳光搧、用木棍打、小铁镢打,赵延科的妻子和赵言功的妻子也用木棍打他们,致使梁化松的腿被打断,赵卫平被打得浑身是血,胳膊肿的老粗,衣服沾满了血,就这样人性全无的赵延科还不肯罢休,又打电话叫来了仁兆派出所,赵延科对来家的派出所人说他俩到他家来闹事,给他家砸碎暖瓶,掀了茶几(事实是赵延科自己掀的)。恶警车文军、冷付伟、代玉刚等五、六恶人不问青红皂白就对他们二人进行毒打,梁化松已昏迷不醒。之后,梁化松被俩人架到街门口,他俩走后赵延科还派人跟踪、监视、怕走漏风声,还对知情者打电话威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赵延科本想依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达到升官发财的美梦。没想到落了个被免职,而且被开除党籍,还多方打官司,花了不少钱。

赵有功因进京被关在平度看守所4个多月,在这期间受尽酷刑折磨,4个月不让家人看望,当家人看到时瘦得皮包骨头,眼睛红肿,亲人几乎认不出来,都放声大哭。赵有功后被判刑4年,被关押在潍北监狱。

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单位和负责人:
仁兆政法委:韩玉学(现已调离)孙举明(仁兆镇二贞台)
仁兆派出所:东赵管村(原书记)赵延科电话:0532—3376918
刘伟电话:0532—7869581手机136-06397390
车文君手机:130-61231960代玉刚(东仁兆一村)
赵永俊电话:0532—337610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5/山东省平度市仁兆镇大法学员遭迫害事例-66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