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河南郑州十八里河省女子劳教所的所见所闻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河南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分四个大队,一个伙房中队。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住宿舍楼的二楼。伙房中队是信主的,有二十多人组成,其它三个大队是什么人都有,偷、抢、吸毒、卖淫、拐卖妇女等。

2003年底时,三大队劫持有法轮功学员约有120人,被所谓的“转化”了的就分到别的中队,二、三中队由转化的学员分六个班,二中队是四、五、六班,三中队是一、二、三班,住在生活区大楼二楼的西头,20多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刑事犯组成一中队,50-60人分五个班住在二楼东头,坚定的大法弟子吃饭、睡觉、生产劳动都由吸毒犯监视。

三大队队长由四名恶警组成:贾美丽队长抓全面,胡兆霞副队长负责纪律、管理、加减期,任远芳副队长负责文体,郑玉风副队长负责生产。劳教所张环听别人说她是什么副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

在生活大楼的一楼西头(中间是过道,南北两排)在北边中间大房间(每个大房间可放8张上下铺的双人床,住16人,算是一个班)里间隔了六个小房间,东边三间,西边三间,房很低只有1人多高,伸胳膊能摸到房顶,每个小房间一个很厚的铁门,铁门上方一个小方口。打扫卫生时在编号1的小房间里放了一件很瘦长、有带子类似约束衣的衣服,这些小房间主要迫害大法弟子。

从2004年8月26日开始,三中队二班的人全部分到其他班,二班成了严管班,由吸毒犯当班长,一多半吸毒犯一少半坚定大法弟子和二、三个恶警认为转化很彻底的原学员,看管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10月8日恶人又以不好好做操为名把六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分到了二中队四班(新建的严管班),由六名吸毒犯包夹,24小时监视,吃饭、睡觉、上厕所、洗漱、生产劳动都监视着不让跟其他学员接触。

大法弟子在十八里河省女子劳教所被迫害的事实:

*被迫害致死的陈丽君

陈丽君(已被迫害死)个子高高的,特别瘦,面目很清秀,从后面看脖子很细,胳臂很细。在2003底我看到她时是被吸毒犯扶着,走在队伍的后面,一手叉腰,一只腿一瘸一拐走着,走路十分困难,看样子十分难受,她在劳教所受的迫害最严重,身体那样瘦,不让她在楼上休息,每天从早上進车间干活开始(5点半起床,6点半下楼出早操,7点排队吃饭,7点半進车间,不出早操7点20下楼吃饭,不到8点進车间)就让她坐在车间一直到晚上收工为止,除中晚饭外她就一直坐在那里,有时活多到12点甚至下1、2点,什么时间收工她才能由别人搀着回生活区。因为她身体不好劳教所的伙食差,有时她不想吃饭,别人吃饭她就在食堂干坐着,这时她就会遭到值班干警的训斥,后来大概是04年4、5月份的时候,她的腿渐渐好转,恶警就不再让人搀扶,让她自己学着单独走,有时走不好,东区的吸毒犯看见还搞恶作剧,从她身后推着她走,推的她身子直趔趄差点摔倒。到自己能走时,就让她随队出操,做不好时就会遭到恶警和吸毒犯的训斥。3、4月份时被2、3名吸毒犯轮流看管包夹在二楼的一个小房间里。实行24小时监控,在包夹期间恶警又强迫她写了份检查,违心的说自己的病是装的,又让拿到车间念才算解除了包夹。

大约在6月份的时候,一次出早操以她不好好做操为名遭到恶警韩继新训斥,随后由三名刑事犯强拉上楼估计是挨了打,(这三人中一个叫韩爱方的刑事犯,是个同性恋,打人手特别恨)中午排队吃饭时看到她半边脸有点青紫,一只手捂着胸部,走路弯着腰。后来到8月下旬就没见到她。问别人说:身体不好提前解教了。出来后才得知已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朱爱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朱爱莲河南周口地区淮阳县人,2004年3月被送入劳教所,(她丈夫03年9月被送入许昌市第三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

由于朱爱莲坚定不转化,不给那些邪恶干警脸上贴金,邪恶之徒就对她進行残酷迫害,被吸毒犯一直包夹着强迫写“三书”,她就是不写。从04年8月绝食至今,在8月中旬看到包夹她的吸毒犯王珊、原法轮功学员漯河陈爱萍给她强行灌食,一开始她喊王珊,他们就堵她的嘴捏住鼻子往嘴里灌食(面汤水或菜汁水把馒头掰碎弄半碗稀糊),那时她在图书室,学员从窗口过还能看到,白天坐在床上,自8月26日被包夹到小屋里后,白天只能坐小方凳,而且不能靠任何东西,一坐就是近20个小时,早上5点起床一直到晚上12点才能睡觉,如果坐那打瞌睡就拽头发,打耳光,往嘴里塞破布不让喊。从8月下旬腿有点走不成路,到月底就完全不会走了,大小便刚开始两个吸毒犯抱着去,后来没过几天就让她两手撑地往前挪步上厕所,恶警嫌不好看,为了遮丑就在她坐的小板凳上拴根绳子,让包夹她的吸毒犯拉着她上厕所,两只脚在地上拖着,现在她已经被迫害是奄奄一息,脸蜡黄没一点气力,就这样胡继新、贾美丽两邪恶队长仍叫它们包夹住她坐在小板凳上,不让靠、不让躺。

*赫俊英被包夹残酷迫害

赫俊英97年曾得法,淮阳县人,由于其它原因做起了生意,不修炼了。直到2001年由于劳累得了一身病看不好,又重新修炼没几天病就好了,她就到处证实大法,一边做小生意一边讲真象,后被坏人告发抓到劳教所被判二年,到劳教所后一直很坚定,正点发正念、背法,曾利用写周记的方式揭露邪恶、向干警讲真象,后来因坐车间盘腿打坐干活,被其它犯人告发,于04年5月16日被包夹。

16日早上下楼吃饭时被恶队长胡兆霞叫住,从那以后被两个刑事犯包夹到小屋里,由于不配合邪恶写保证、检查,被吸毒犯王珊殴打,王珊虽是28岁的大姑娘,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恶毒,她揪住赫俊英的头发往墙上撞,把赫俊英按倒在地踏她的肚子,踢赫的阴部,两只手还揪住赫俊英的乳房来回拽着前后左右甩,以至于流出血,手段残忍,令人发指,赫俊英吃不下饭,每顿饭就强迫着吃,分的一个馒头、一碗汤、一份菜不吃完不行,致使赫俊英天天发烧,持续了快两个月。原本身体很壮实、胖胖的赫俊英但包夹以后,以瘦得皮包骨头,脱了象,肚子胀的大大的,后来胀的快走不成路,一走动肚子里的水晃的她很难受,因肚子一天大一天,就让她到人民医院检查,化验结果等了好几天,估计是得的肝腹水,就是肝癌后期,可恶警们对她说是胆结石,后来在8月中旬让她提前回家看病了,还不是解教。

吸毒犯王珊之所以敢如此猖狂,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大法弟子,背后还不是得到恶警贾美丽、胡兆霞的指示。

* 新乡大法弟子赵小莉遭严重迫害

赵小莉,新乡大法弟子,非常坚定,至今未转化,对她的迫害也很严重。她是第一次進劳教所,邪恶之徒轮番做她的转化,都没有改变她的信仰,她大概是3、4月進的劳教所,8月份看她实在很坚定,没办法就让她到一中队,(一中队只有十几名坚定的大法弟子,现在陆陆续续走的,也就只剩十来个)早上出操做不好要挨训,只见她天天捂着胸部,很痛苦的样子,再不舒服每天也得到车间干活,出操请假不准,每天一中队的法轮功学员被吸毒犯包夹着处处受监视。

*赵淑珍遭迫害行走困难

赵淑珍,大概是新乡地区人,03年上半年没转化解教回家,04年3、4月份又被抓回劳教所,去劳教所看到是由恶警抬着去的,一去就被包夹在小屋里,她经常受训斥,挨打,至今走路一瘸一拐的,由包夹她的吸毒犯搀扶着上车间,她一般不干活,但有时活多也强迫干,她平时抵制邪恶不配合干活,时常遭挨打。7月份在车间就看到包夹她的吸毒犯打她,她就喊,那个一中队的恶警王囡就说,堵住她的嘴,别让她喊。现在强迫她自己走路,不叫别人搀扶,有一天早饭时让她自己走着上食堂,没走两步就摔到了,就着也不行(当时逼她走路的是恶警队长郑玉风)那天早上她蹲在地上站不起来,早饭也没让吃,其它人吃完饭上车间了,就留下她一人在院里蹲着,也不知道让她蹲了多长时间。

*蔡巧,河南洛阳人,03年解教后,04年初又被抓回劳教所,(第一次未转化,这一次仍未转化)因不配合邪恶要求,遭到吸毒犯郑华等人殴打,打耳光、往嘴里塞卫生纸等。

*丁向英,焦作地区人,1999年第一批進劳教所的很坚定,2004年6月又被抓進劳教所至今仍被包夹在小屋里,由一名吸毒犯和济源市原法轮功学员范素平包夹,听说每天夜里12点才叫睡觉,平时坐在小凳子上,24小时监控。因包夹人员不让和别人说话,详细情况不知。

*冯春荣,焦作市人,很坚定,曾三次被劳教,第一次未转化,第二次因病送劳教未收,2004年3月第三次被劳教判了三年,7月份开始让她進学习班,8月26日被分到三大队三中队二班由吸毒犯包夹。

*2004年10月8日,邪恶之徒以不好好做操为名把6位大法弟子张忙(焦作)、王金花(郑州)黄淑敏(焦作)、徐雪兰(淮阳)、王文霞(安阳)、张风霞(滑县)分到三大队二中队四班,6名吸毒犯包夹。限制一切自由。

*黄淑敏,03年8月進劳教所判三年,开始违心写了三书,后声明作废,加期三个月,后又写了三书,减了一个月,但是从今年5月份以后,认到自己那样是错的,现在很坚定。

以上就是现在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的基本情况。

劳教所地址:郑州市十八里河木兰绣花厂 第三大队
邮编45006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