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报道:罗干在冰岛被以酷刑及群体灭绝罪起诉 国际媒体关注

【明慧网2003年9月10日】未受冰岛政府邀请而自行要求前往访问的中国最高警察及司法机构政法委及610办公室[1]头目罗干日前在冰岛被法轮功学员提起诉讼,受到国际媒体关注。罗干因热衷迫害法轮功而得有“中国的贝利亚[2]”之恶名。

本星期二(9日),著名冰岛人权律师拉格那-阿道思廷(Ragnar Adalsteinsson)向冰岛国家刑事检察官波格-尼尔逊(Bogi Nilsson)递交了一份诉讼状,基于冰岛1996年11月签署的联合国反酷刑条约,起诉中国最高警察及司法机构政法委头目罗干。诉讼案原告包括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英国、意大利、荷兰、丹麦及爱尔兰的法轮功学员。这是过去两年里在9个国家中递交的起诉在迫害法轮功中的担当角色的中国高层领导人或政府部门的第12起国际诉讼。

*大赦国际和冰岛民主学生团体抗议罗干的访问*

冰岛弗雷德布拉迪(Frettabladid)报(也称冰岛晨报)、冰岛全国广播电台、冰岛电视1频道等冰岛各主要媒体均报道了此事。

冰岛弗雷德布拉迪报是冰岛最主要的大报,2003年9月8日以“无声的抗议”为标题,报导冰岛人民因中国的人权问题抗议中国政法委书记[罗干]的到访。

弗雷德布拉迪报的报导说,今天,大赦国际支持者们在国家文化宫前举行无声抗议。该组织鼓励所有能参加的人尽可能地参与,因为中国政法委书记罗干要来冰岛访问。

报导说,大赦国际主管乔安娜-K-依乔夫斯多德(Johanna K. Eyjolfsdottir)说,“我们已经致信[冰岛]政府,谈及中国的人权问题,并希望将在冰岛会见罗干的人员能向罗干他们传达我们的信息。”

冰岛全国广播电台2003年9月8日的报导说,冰岛民主学生团体瓦卡发表声明,抗议中国政法委书记罗干到该国访问。

*溜后门 罗干遭冰岛记者当面质问*

冰岛电视1频道在2003年9月8日的晚间新闻中报导罗干被冰岛律师起诉。报道说,罗干是当前中国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今天他被冰岛律师起诉,并要求其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被拘留。外国高级官员访问冰岛时受到起诉这是第一例。

冰岛电视1频道的报导说,在冰岛大赦国际的静默抗议者中随处可见法轮功的黄颜色,当罗干和司法部长薄迦纳森(Bjarnason)在国家文化宫共进午餐时,这些人一动不动地静静地抗议。罗干后来从一个小小的后门离去。当罗干走出去时,弗雷德布拉迪报的记者古德蒙德森(Gudmundsson)朝罗干大喊:“你关押法轮功学员了吗?”罗干没有回答,但一个保镖冲向那位记者,他可能以为那位记者会扑向罗干的座车。

英国法轮功学员邵力博士说:罗干将十几万无辜的中国法轮功学员不经审判就送进劳改营,其中就有我的妻妹,她年仅30岁,不经审判就被判劳教两年。她惨遭酷刑折磨,被戴上手铐吊在门上,双脚不能及地。关在同一劳改营的其他一些人被酷刑折磨致死。

*冰岛政府并未主动邀请*

据大纪元新闻网2003年9月8日报导,长期以来以支持人权著称的国家——冰岛的人民今天感到惊奇:为什么他们的政府会邀请一名臭名昭著的人权践踏者来冰岛访问?回答是,冰岛政府并未主动邀请他来。

据冰岛政府说,中共高级官员罗干对冰岛的两天访问并非冰岛当局提出的,而是罗干和中国政府发起的。这次出访令冰岛政府措手不及。

罗干的访问将于周二结束,而他明日要会面的人物之一就是最高法院院长古德兰-阿兰斯多特。阿兰斯多特曾经在冰岛电视上评论说:“他亲自要求与法院院长会面。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想要和我谈话或他想要跟我谈什么。”

*著名冰岛人权律师向冰岛国家刑事检察官递交起诉书*

法新社9月9日北京报导说,一位冰岛律师已经递交了起诉来访中国官员罗干的诉讼状,控告这位中共高层领导人在镇压法轮功中犯下的酷刑及群体灭绝罪。

报导说,著名冰岛人权律师拉格那-阿道思廷星期二向冰岛国家刑事检察官波格.尼尔逊递交了起诉书。作为中国最高警察及司法机构政法委的头头,罗策划了这场针对法轮功精神团体的已历时四年的镇压。他正在冰岛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这是其欧洲四国之行的一部分。

报导说,伦敦的法轮功团体在声明中说,该诉讼基于冰岛1996年11月签署的联合国反酷刑条约。作为反酷刑条约的签署者,冰岛法庭有权审理违犯该条约的案子。

该诉讼案原告包括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英国、意大利、荷兰、丹麦及爱尔兰的法轮功学员。这是过去两年里在9个国家中递交的、起诉在迫害法轮功中担当角色的中国高层领导人或政府部门的第12起国际诉讼。

报导说,引用阿道思廷森的话说,“对于那些系统地违反国际人权条例的那些人,冰岛具有法律和道德的职能用强力的手段将其绳之以法。”

报导说,法轮功学员炼习打坐来改善身心健康。在中国已经有超过一千六百名学员在这场镇压中死于酷刑或殴打。五百多人被判高达20多年的刑期,一千多人被关进精神病院,二万五千多人被送入劳改营。十多万人未经法庭审理而被关押。

报导还说,曾起诉智利独裁者奥古斯图-皮诺切克(Augusto Pinochet)的律师,上个月在比利时代表法轮功学员递交了对罗干、前中国国家主席江××及另一位高官的诉讼状,该诉讼同样控告这三人犯下了群体灭绝,酷刑和反人类罪。

*日前新华网攻击法轮功,罗干罪责难逃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英国广播公司、自由亚洲电台也对上述起诉进行了报道。其中法广华语节目9月8日晚对中国广播的新闻报道中说: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网周一发表长篇述评取缔法轮功的文章,引起海外媒体的关注。美联社和英国BBC广播公司认为这显示北京当局重新开始打击法轮功。

法广的报道中说,根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周一报道的消息,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罗干周一抵达冰岛访问之际,世界各地多名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委托冰岛人权律师拉格那-阿道思廷森先生于周一上午向冰岛国家刑事检察部门递交了一份诉状,起诉罗干“酷刑”、“反人类”、“群体灭绝”罪行。因为罗干是专门处理法轮功问题的610办公室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纵观世界共产史,独裁暴君的打手们没有一个能逃脱历史的严厉惩罚。

(明慧记者综合报道,2003年9月9日)



#[1]关于610办公室:

“610办公室”即“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共“610办公室”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因而得名。它是由李岚清任组长的中共“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的决策和执行机构,常设于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从专职从事政治迫害、完全凌驾于法律和同级政府机构之上的角度来看,它与当年德国法西斯恐怖组织“盖世太保”,前苏联的“克格勃”及祸国殃民的“文革”产物──“中共中央文革领导小组”所作所为非常相似。

610办公室直接受命于江、罗二人,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610办公室”直接操纵并严密控制着其下属的党、政机关及公、检、法、国安机关、司法厅(局)系统的劳改、劳教部门,全国许多教养院曾经而且至今仍非法关押着大量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而且是无限期关押,其罪魁祸首还是“610”。除教养院之外,各地民政局下属的收容所、公安局下属的看守所、行政拘留所、戒毒所、收教所(原名女子自强学校──专门收容妓女的场所)统统都被“610”当作非法关押、迫害、杀戮法轮功学员的法西斯工具。“610”还直接操纵包括新闻媒体、舆论导向对法轮大法进行大量的诋毁宣传和造假,以及在海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干扰等活动。(高天:“中共盖世太保“610”真相”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5/53937.html)

#[2]关于贝利亚:

斯大林最忠实的高级打手之一亚戈达领导苏联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内务人民委员部(克格勃前身)长达十五年,他的主要“价值”在于他曾残忍地迫害斯大林的政敌,最后被逮捕并处决。叶若夫1936年接替亚戈达,1939年4月被捕后来被枪毙。贝利亚1938年7月曾被任命为叶若夫的第一副手,在叶若夫被撤换前实权已经掌握在贝利亚手中。贝利亚和他的几名前任克格勃头子一样为斯大林迫害了无数所谓“人民敌人”之后遭逮捕并于1953年12月23日被枪决。据史料记载,行刑当天贝利亚曾跪着央求宽恕。行刑的人都为此感到恶心:害了那么多人,干了那么多卑鄙下流的勾当,却拿不出一点点勇气去接受惩罚。

根据《那些信仰恐怖的人》一文记载,在贝利亚主持工作时,斯大林作出了关于允许刑讯和拷打被捕者的著名指示。一九三九年一月十日,发给各州委、边疆区和民族共和国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的密码电报上有斯大林的亲笔签名:“联共(布)中央委员会作出如下说明:经中央批准,自一九三七年起允许在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工作中采取体罚手段……作为例外,今后必须要对人民公开的和未解除武装的敌人采取体罚手段,把它作为完全正确的合适宜的一种手段。”此后,严刑拷打被合法化了。

克格勃的一位官员、内务人民委员部加格拉地区副处长瓦西里耶夫在一份报告中说:“许多被捕者在审讯中被打死了,然后出具他们是因心脏麻痹或其他原因而死的证明,有位被捕者遭到连续几个小时的殴打,打得他浑身上下体无完肤。做了一个绳套,把它套在这个人的生殖器上,然后拉紧绳套。鲁泽少校对工作人员说:‘谁不打人谁自己就是人民的敌人!’”

有一天,瓦西里耶夫走进一个侦查员的办公室,侦查员他正在审讯一个犯人。瓦西里耶夫问:“他表现怎样?”侦查员一边填写审讯纪录一边答道:“他不说话,不想承认怀有敌意。”瓦西里耶夫仔细看了看被捕者,发现他已经死了。围着犯人走了一圈之后,瓦西里耶夫发现犯人被打破的后脑勺上有血。侦查员洋洋得意地拿出两指厚的一条已盘起来的钢丝鞭,承认自己用这条鞭子鞭打了被捕者的后背,但没有发现人已经被打死了。

特务头子们“创造性”地发挥了领袖指示:他们命令手下对犯人采取车轮战,被捕者一连数天、甚至数十天不许睡觉,不给吃饭和喝水,不许上厕所,长时间暴露在强烈的灯光、阳光下,或者放在冰天雪地里,迫使他在精神和肉体上崩溃。他们还发明了种种酷刑:将被捕者吊到拷问架上,把身体拉长,往嘴里灌热水;打断四肢;用橡胶皮带抽打犯人;挖掉犯人的眼睛,捅破耳膜;由数个身强力壮的行刑手连续不断地扇犯人的耳光;将四周都钉满锋利钉子的特制箱子扣在犯人身上,迫使犯人蜷缩在地上,只要一动就会被钉子刺得遍体鳞伤;将电线绑在男性犯人的生殖器上,长时间通电。他们还让手下在精神上侮辱犯人,让犯人失去自尊和自信。克格勃工作人员让犯人吃掉别人的小便和大便,让犯人长时间学狗叫,或者学狗一样进食。他们还剥光女性犯人的衣服,让其赤裸着在男性犯人和审讯者面前走动,要求她同时唱歌、跳舞,甚至把赤裸的女性犯人关进透明的玻璃柜里到处展览,命令内务人员或者男性犯人强奸她。总之,凡是能够想到的酷刑他们都会实践一番,并互相交流“经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9/10/综合报道-罗干在冰岛被以酷刑及群体灭绝罪起诉-国际媒体关注-57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