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大连电视台新视点节目为大连教养院精心打造的画皮

【明慧网2003年8月3日】大连电视台新视点节目6月29日为野蛮迫害大法弟子的大连教养院涂脂抹粉,丧失起码的职业道德,助纣为虐。让我们揭开大连电视台新视点节目为大连教养院所精心打造的画皮,看一看大连教养院恶警的暴行:

2000年末,610头目之一郝宝昆以及教养院副院长张宝林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导致80多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迫害。在这期间,恶警除打骂之外,还以灌食为由,用比筷子还粗的胶管插入鼻孔、食道,不少人被插得口鼻流血、食道气管发炎。2001年3月19日,在郝宝昆的策划和指挥下,由张宝林亲自实施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他们强迫女大法弟子双手抱头、男大法弟子双臂向后伸,全部90度大弯腰、两眼瞅地,从晚上蹶到第二天中午。发现谁腿稍有不直便立刻用电棍过,这一夜走廊里,恶警们用震耳欲聋的高音喇叭,对大法弟子进行恐吓谩骂。啪啪的电棍声,恶警们鬼嚎一般的叫骂声持续到了第二天正午。

这一夜,恶警对男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疯狂无比,大队长乔威以及景殿科、孙键、姜同久等象发疯一样,瞪着血红的眼睛,把法轮功学员拖出一个打一个。刘永来、丛伟等大法弟子被扒光衣服、反绑双手、摁在地上,用布条勒住嘴,身上扣两把椅子,恶警坐在上面。六、七根电棍同时过并且还要浇上凉水,而且专过敏感部位,如腋下、胯下、小便、脖子、颈椎等处,连续用刑六个多小时,浑身被电得糊焦。惨不忍睹啊!刘永来的两边嘴角被勒裂开很长的口子,以致他直到死前都不能张嘴吃饭。仅3.19大迫害,大连教养院就迫害死两人、一人残废、还有更多的人身心受害。

除上述事实外,还有众多的例子。

王秋霞,女,48岁,因不放弃修炼,被活活打死,尸体黑青,头部严重变形。在家属的一再交涉下,教养院赔了七万元(郝宝昆向某单位勒索的钱)。
孙莲霞,女,50多岁,为抗议迫害绝食近一个月,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恶警中队长隋子强还让其出操,并勒令她在地上坐了两个多小时,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
郑巍,男,大法弟子,身有残疾,因坚定不放弃信仰,被折磨致死。
宫学琴,女;李华,女;杨明,女,被他们折磨得精神失常;
孙燕,女,36岁,因不放弃修炼,被上“死人床”;
陈辉,女,26岁,被用“抻刑”(被吊在铁笼里进行分身撕拉);
仲淑娟,女,49岁,被恶警大队长韩建旻用胶皮棒打,“飞机式”体罚三天三夜。因她坚定不屈,又被韩建旻扒光衣服,吊在铁笼里长达17个小时,并用拖布柄对她下身进行折磨,以致大小便失禁;
李忠科,男,因坚持信仰,被八大队的恶警景殿科用无耻的流氓手段侮辱,并用筷子猛捅他的嘴和喉咙,鲜血溅得到处都是。其残忍的手段让在场的普教人员都不忍目睹。

恶警们还用开水烫大法弟子的手脚心儿,用尖辣椒和拖布柄捅胯下……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令人发指,当然这样的事情被封闭得很严,只有亲自行恶的和被折磨的人才知道。直接参与迫害的刑事犯有张秀娟(刺儿)、葛红、高缤凌(音)、张阳等,她们为了减刑被逼而行。

在记者采访之前,恶警们把坚修大法者藏起来,在见不得阳光的地方关起来,盖起来,把从来不开的图书馆门打开,安排一个演员进去作假象。如果郝文帅真的只让他们从事轻微的劳动,那么他们在系海带结时,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十点钟,连中午午休时间都没有,这又如何解释呢?――记者采访到的并不是事实,那些房间布置都是在作戏,被采访的只是受蒙骗的、或在高压迫害下而被迫接受洗脑的个别人,为什么不让记者采访那些关了二三年受尽折磨始终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大法修炼者?为什么不让大队长韩建旻、万雅琳带他们去采访那些蹲过小号儿的、受尽非人折磨的大法弟子孙燕、满春荣、王彬华、王丽君、陈丽艳、华采霞、常学霞等等?为什么不去采访一下男队,看看他们在严酷迫害下生的满身的疥疮,有的裤子粘到腿上,一动就会撕掉皮肉,血肉模糊在一起,有的长期戴着手镣脚镣、安全帽,还不让洗澡、刷牙、换衣服……恶警隋子强、雍鸣久、(大)王军、(小)王军、林毅、孙有发等等,都是毒打大法弟子的凶手。

不管新视点曾经做过什么表现,大陆电视台从本质上讲,都是江氏流氓集团的喉舌,在涉及到独裁者利益的时候,电视台的不法之徒就会为邪恶的独裁者涂脂抹粉、欺骗观众。他们原来在极其有限的范围内讲的一点点真话恰恰成了他们贩卖谎言的资本,这种骗子是最狡猾的骗子,其邪恶更胜过完全讲假话的骗子。

江氏集团只在乎他们的权力、地位与金钱,是不会在乎百姓的生死的,它们在谎言下继续迫害着百姓。但正因为如此,他们最怕的就是真相曝光,他们极力封锁明慧网,当封锁不住时,就死赖不承认,极力编造假象骗人。这些疯狂的举动恰恰反映了他们的心虚。

新视点节目的不法之徒其实明明知道劳教所给他们演的是一出假戏,但是他们为了个人利益,完全丧失了新闻媒体应有的独立和公正,为劳教所涂脂抹粉,充当劳教所的帮凶。这些新闻界的歹徒手上也沾着无辜百姓的鲜血。他们必将象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之流那样,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3/55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