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生命无罪》颠倒黑白――北京女子劳教所的真实生活

【明慧网2003年7月17日】惊闻有电视台放映了以北京女子劳教所为背景的电视剧《生命无罪》来诬蔑法轮功、粉饰劳教所恶警迫害,作为成千上万名曾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原天堂河劳教所、新安劳教所)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中的一员,我们曾亲眼目睹当时拍电视剧的人在捏造事实。在这里我们要把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真实的生活讲出来,以正视听。

北京女子劳教所是去年新建成的,宿舍楼象童话中的宫殿,大院子种满了美丽的花草,但这一切都不能掩盖其比监狱还要残酷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一、繁重的劳动

对劳教所在文字上的规定是周一至周五每天劳动四小时,节假日休息。但实际上我们经常被逼迫从早干到晚,周末很少休息。为了抢活儿,警察经常违反所里的作息时间的规定,让大家一直干到十二点以后才就寝,早上四点就把大家叫起床,为了不被发现,灯也不开,就让大家摸着黑洗漱,然后一开灯就开始干活,简直就是“半夜鸡叫”里的“周扒皮”。后来劳教局经常发统计表给各队,不记名统计劳动时间。但每次填表之前队长们都要求全队人按她们的要求填写。但总有大法弟子不理会她们的无理要求,如实填写。有时警察会根据班和笔体查到不按她们要求做的人,单独叫到办公室恶狠狠地问她们填的是什么,大法弟子义正词严地说:“不是不记名吗?你凭什么问?”警察哑口无言。

警察采用这种繁重的劳动除了想为她们自己多榨取一些“奖金”外,主要是通过这种疲劳战术对大法弟子洗脑,使她们无暇思考对大法的认识或背经文。

二、恶劣的卫生条件

女所卫生设备齐全,但除了夏季最炎热的时候每周可以洗一次澡外,平时两个星期才能洗一次澡,而且全所七个队在半天之内全都要洗完。回来后又催着大家以最短的时间把所有的衣服洗完。每天早晚的洗漱小哨都掐着表吆喝,催促快洗。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很多老年人只能每次洗一只脚或不洗脚,还要尽量少洗衣服。

这里的压力使很多人患上了高血压等病,警察诬蔑说是大法弟子炼功身体没好,政府“关心”法轮功还给药吃,但事实是这些人被非法关押之前基本都身体健康,而且无论在劳教所时“病”得多重,只要回家后恢复正常的炼功,身体马上就好。在劳教所里的所谓医药费正是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迫害的铁证。

三、越来越差的伙食

当初在天堂河劳教所时伙食就很差,很多人营养不良。到了女所,伙食更是每况愈下,很少能看到肉,菜里也很少放油。一次女所突然给大家吃了一次白水煮的纯肥肉,由于在劳教所里吃饭不准倒饭菜,只能全部吃掉。大家的肠胃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油脂,集体腹泻。每当有人参观劳教所时,食堂黑板的菜单上就写上扁豆这样的新鲜菜,但打回队的还是平时吃的东西。

今年初,为了敛财女所又办了一家超市,外面卖一块钱的东西这里要卖到一块五。从此伙食更差,基本就是水煮的白菜、萝卜,带着泥,连盐都很少放。这样即使是生活最困难的人也不得不买些劳教所的咸菜。大法弟子本来就被剥夺了工作,劳教所还通过这种方式聚敛钱财,加重她们家庭的负担。

四、残酷的“挽救”

政府说对法轮功的政策是“教育、感化、挽救。”那就让我们看看在女所究竟是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的。

各个队普遍在向大法弟子灌输欺世谎言,用××党的伪善理论迷惑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那个七队队长自己编造的谣言其它的警察听了都觉得可笑。一队、三队、五队和七队普遍采用“熬鹰”的刑罚剥夺睡眠。刚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不妥协就休想睡觉,有些队甚至不让她们进入寝室,多少天一直待在大厅或筒道里。再不放弃信仰,就罚蹲、罚站、罚飞,或让被洗脑的邪恶帮教打她们;还不妥协就让吸毒或卖淫的犯人殴打,犯人们打人很黑,都往要害部位打。最后恶警就把坚定不屈的大法弟子送进“集训队”(笼子)。

集训队有专门用来迫害的让人进去后站不起来也蹲不下的笼子。警察还用电棍逼迫坚定的大法弟子在地上蹲着走,她们的鞋都走开了口,走不动了警察过去一脚就把她们踢一个滚。警察还用电棍电击女性的阴部,以至于她们痛苦地捂着下身。有的大法弟子宁死不屈,好几回被打得没有了心跳。警察把已经身体虚弱得不能再打的人在冬天开着风门冻。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恶警的迫害。

在去年年底,二队队长让吸毒人员和邪悟者多人一起整夜殴打一位坚定的大法弟子,把人打坏了。之后二队80%的法轮功学员向警察声明强制洗脑作废。女所迫于压力,只得将打人者送进集训队,并以人员减少为由把二队拆往其它五个队。二队垂头丧气的小队长也被分到各队,而二队的大队长、在迫害法轮功方面很卖力的程翠娥被调离。二队的洗脑“转化”彻底失败。

《生命无罪》中把这样的腥风血雨说成是“春风化雨”实在是颠倒黑白。劝告所有参与制作此电视剧并为它捧场的人,好自为之,自古以来善恶有报是天理,肆意歪曲事实、诽谤高德大法的生命是有罪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7/54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