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得法助师行

【明慧网2003年4月11日】(一)

2000年3月9日,我因受冤枉进的拘留所,没想到我却因祸得福。在没接触到大法之前,我从来不看新闻,所以对大法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那年我才17岁,在没进牢房前,就听外面传说进牢房就要挨打,所以刚进牢房我从内心感到害怕。当我战战兢兢走进号门时,我所看到的场景却是非常祥和的。记得那天很冷,我只穿了件单衣,冷得全身发抖。有位阿姨给我拿了她自己的衣服给我穿,另一位阿姨给了我一盆热水。在公安局呆了两天也没人给点吃的,而这里面的人却对我那么好。后来才知道她们是炼法轮功的。

其中有位阿姨,给我讲了很多大法的真相。通过几天和她们的相处,我深感人生原来是那么的美好,在我刚出生没多久,我生母就因家庭中的一些事看不开自杀了。我生父就把我送给了他的一位战友,也远走他乡了。所以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感到人生很无味。13岁那年自杀,后来被救回生命。但对人生还是觉得无味。直到这位阿姨告诉我,她们师父说自杀是有罪的和为什么不能杀生,要慈悲一切生命,珍惜这个人身。因为人都不是白白来在世上的,有了这个人身才能修炼,才能摆脱人世中生、老、病、死的苦。这时,以前从不相信神佛的我才对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有了初步的了悟。当她把师父的“洪吟”诗背给我听时,我有一种感动,我在心里说,出去后,一定要学法轮功。就在我被关的第十三天,被转为刑事拘留,有人对我说,到这里来,至少要关一个月。我听后心里很乱。原本我很恨那公安,是大法弟子告诉我,你被冤也是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要还所致,不要对他们有怨恨的心。在我父亲得重病的时候,因我很担心他的病情,这些警察用欺骗的手段让我承认我有罪,为了能见我父亲,我在他们写的口供上签了字,没想到,违心的认罪,竟关了我整整一年。

但最幸运的是,我得法了,现在想来,那是我新生的开始。2000年4月12日,我开始学动功。每天晚上背“洪吟”,72首“洪吟”我用了6天时间全背下来了。最神奇的是第三天晚上,我梦到我坐在一个大圆盘上,一个头上扎着两个冲天辫的小孩冲着我招手哈哈笑得很开心,还看见我奶奶(已去世)对我说,她得法了,她衣服上还戴着小法轮章(那以前我还没见过法轮章)。从那以后,我经常能看到一些很神奇的事。有一次,一个功友在炼功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很调皮的小婴孩,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象个小猴子似的在她身上绕来绕去,拽着她的头发打秋千,非常顽皮……。

接着考验也来了,我炼功被号房的人举报。管教把我叫到她办公室,刚进门就给了我两个耳光,然后骂了一通问我以后还和她们(指功友)一起炼吗?我当时只感到被打得耳朵火辣辣的,我当时很平静的告诉她,我想学好这有错吗?如果我不炼功,你能管好我吗?以前我可以说是个很坏很坏的女孩,现在我改变了很多,这有什么不好。也许当我决心想修炼,邪恶就想阻碍吧。她拿起桌上的书往我脸上打,一边打一边说,看你还敢炼,看你还敢炼。也不知打了多少下,打累了,让我说还炼不炼。我坚定地说,我一定坚持炼下去。没炼功前,我身体很差,这要是在以前她这样打我,我是承受不住的。当时心里也有点怕。突然,想到平时同修在切磋时讲过师父说的一句话:“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在悉尼讲法》),“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大曝光》)。这样一想也就不那么痛了。最后她让犯人拿了一个手铐,把我双手铐起来,送回号房。号友都说,你也不是因为炼法轮功进来的,干什么要找罪受呢,你就说,以后不跟她们炼了,不就不铐了吗?我说我不能再讲违心的话了。铐了两天两夜,手肿得象馒头,晚上无法睡觉,我就背《洪吟》,直到很想睡了,我就靠一会儿。吃饭上厕所全是同修帮忙。最后我战胜了邪恶,我炼功只要那管教看不见,也就不管了。

2000年5月份,有位功友带了本《转法轮》进来,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师父的法,心里特别高兴。第二天就和功友一起学法。第四讲刚学完,管教又来了,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就往她办公室拖。别的同修都喊不准打人,不准打人,后来三个女号房的人全喊起来了。恶警这次没打,把我推倒在地,说她打电话到我办案单位了,我如果再炼,就加我刑。我说,没关系,本来我就没对这些抱多大的希望。更何况,你说的也不算,我们师父告诉过我们,炼功人的生辰八字都改变了,常人说的话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就这样,我又一次被她用塑料拖鞋底打了十几下,背铐又给戴上了。刚好那办案单位来了,说下逮逋令。那天,我妈妈也来了,带了封信,说我爸爸得脑血栓,开始不能讲话,现在能讲话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使我更加坚信大法,尽管有很多考验,我还是坚持过来了。有次查号房,《转法轮》的书没地方放,我把一本《转法轮》放在身上,结果被恶警发现。当着很多号友的面,恶警给我几个耳光,又拖到办公室让我把书交出来。我对他们说,我不会交的,无论他们怎么说,我都不交。最后,他们气急败坏找来几个男人,才把我摔倒在地,强行把书拿去。当时我还不知道发正念,就开始绝食抗议。管教也不管我,后来同修也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在有一个同修被送到女子监狱的时候,我们号房有七个大法弟子。在放风时,我们就背《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道法》……。接着别的号房也和我们一起背,恶警慌乱了,拿来脚镣和手铐,把大法弟子全铐起来,铐了九天九夜。我对恶警说,我也是大法弟子,把我也铐起来吧。因当时我学法不深,不能充分理解正法、抵制迫害。恶警说,你也铐上了,谁来照顾她们呢?我知道这可能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因那时是夏天,很热,恶警关闭放风号,让号里的犯人对我们产生仇恨,借此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犯人们很多次骂我,面对打骂,我以一个真正修炼人的心态对待。

在被无辜关了一年多的时间里,就在我快走时,我对打我的那个恶警说,其实你打我,我一点也不怪你,也不恨你。因为我们师父教我们,对任何人都要好。算算我的年龄和你女儿差不多大,如果是你的女儿被别人这样对待,你能不心痛吗?更何况你也知道我是从内心想学好,有次你打我手疼,你应该知道是为什么。我以后都会坚持炼下去,也希望你别把我们都视为仇人,我不会计较你对我所做的一切。请你记住,人一旦知道真理,为其舍去生命也不足惜的。我看到了她的眼泪,也许她明白的那一面,被我们的善所感动吧!

(二)

从狱中出来后,我一直和大法弟子在一起。我后来找了份很轻松的工作,一有时间我就出去张贴真相资料。

有次是下雨天,我到单位附近一个卫校散发真相资料。学校晚上是七点半关门,我八点才做完。出来时,保安把我当卫校的学生不给我出来,后来我想一定能出去。就这样,我从几米高的围墙翻过去了,一点事也没有。翻过围墙全是稻田,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路。这里是农村很偏,转念一想可能没人在这做过真相吧。第二天我就带了很多的真相材料到这里做。就这样,我每天都能发现新的地方,每天都做,渐渐的扩大范围。早晨四点多,就到偏远的地方做,等到七点钟就回到单位。在这一年里,整个我们这片地区,散发遍了大法真相的材料。

单位同事几乎都知道我炼功,几个经理办公室窗外都让我粘上真相资料。开始由于我内向的性格,很少和别人沟通,经过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我开始和单位的保安人员聊天。他们也很喜欢和我讲话,我和他们讲真相很直接,从自我讲起,平时的行为也给他们带来帮助。有个男孩,抽烟,说脏话,通过和我相处几天,这些坏习惯全改掉了。有时,我出去发真相资料,他们也很乐意和我一起做。同寝室的人也是一样,如有受谎言蒙蔽太深的,我就把他(她)们带到办公室放真相光盘看,他们看过真相后,主动找我要《转法轮》看。

由开始不知如何和他们讲话,到最后他们每天都和我一起张贴真相资料。有时他们上网,我不会,他们就说,你去做你的事吧,等回去后我们和你一起去做真相。有时他们还帮想发真相资料的方式、方法。

2002年5月31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由于当时在市区挂了两条大法真相横幅都很好,回到厂里我起了欢喜心和干事心。当晚在发真相资料时和同事一起被恶人抓了。开始我不报姓名,后被经常到我们公司的保安处科长认出来了。恶人想利用伪善让我说出真相来源。我当时已经找出来是什么心使邪恶钻了空子,就坚决不配合他们的任何问话,由于当时没让同事把真相材料和大法的书收好,被抄去了,给大法带来了损失,在此深感对不起师父。后来我正念很强,在拘留所呆了十三天,回来了。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又走入了正法之路。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