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酷刑:瓶吊小便处、皮肤电焦糊

【明慧网2003年10月6日】

一、65岁老人遭受马扎砍、瓶吊小便处等酷刑

2001年6月3日,王恩昌被非法带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男队,时年65岁。恶警队长王琦带领四防采用殴打等手段,强制王恩昌放弃修炼。王琦用电棍电,用胶皮棒(俗称狼牙棒)打,一边打一边说:这就是国家法律。然后,王琦指使两名四防用马扎砍王恩昌的膝盖和小腿,并说:我就代表政府。老王疼痛难忍瘫倒在地,这时王琦又指使四防拿床板砍老王的肩膀和后背,用狼牙棒打后心,使老王心脏象爆裂似地痛。然后暴徒用脚使劲踩老王的小便处,连踩了十几分钟,至今伤未痊愈,有时一宿要起夜十几次,腰部经常疼痛,只好跪在床上把腰翘起来以减轻痛苦。更令人发指的是,王琦用一个水瓶吊在老王小便上折磨他,而目的只是为了所谓的“转化”,为了维护他的“先进班”的称号,而全然不顾这个“先进”上沾了多少大法弟子的鲜血。

以后每天由两名四防轮番打老王,并对老王叫嚣:你不就是一个烧锅炉的吗?我就代表政府治治你。老王被打昏,他们说他装死,把老王双手铐住,套上皮带拉扯。从早上到天黑连续不停地折磨了老王四天,打得老王遍体鳞伤,从臀部到腿全是紫黑色,看不到一块好皮肉。班内很多人都目睹了惨状,而老王顶着这样邪恶的压力,坚定而义无反顾地走了过来。

二、大法弟子刘希永被关小号40多天

大法弟子刘希永,62岁,2002年6月16日在五大队(新收队),犹大王长果用木棍殴打老刘,17号又用鞋底抽打其头顶,逼迫他放弃信仰。8-9月间,在男队不幸被迫害染上疥疮,老刘堂堂正正炼功,邪恶的警察景殿科以治疥疮为名将其带入小号迫害。五六个四防把老刘按在铁床上毒打,郭鹏(中队长)穿着大皮鞋使劲踹。老刘双手被铐在床上,不能翻身,不能洗漱,大小便都在室内连续40多天,恶徒并以强制上药进行迫害。期间恶警多次恐吓老刘: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就是老头,不是老头就让你半死。”四防潘广文、徐辉参与了迫害。

三、大法弟子刘永来皮肤被电焦糊

大法弟子刘永来2001年6月3日被关押到八大队。乔威(恶警大队长)指使四防将刘永来衣服扒光,面朝下按倒在床上,身上压上板凳,上两个四防坐在上面,并用皮带勒住眼睛,口里塞上破拖布,用绳子勒住。四五根电棍一起上,泼上凉水以增强导电性,电击全身敏感部位,尤其是生殖器、脚心、手心、脖子、嘴、耳朵等处,皮肤被电焦,发出焦糊味,连续施酷刑数小时。当时大法弟子王恩昌也在现场,被队长王琦用电棍电击脸部,并让他看折磨刘永来,不看就电。

附:超期及近期送严管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

1、超期关押

李仁龙 因为开十六大在严管中被超期关押一个多星期。
刘洪学 被隔离关押,超期近十天。
丛树勋 被隔离关押,超期一周。

2、2003年7月30日上午,大法学员李永德(62岁)、孙景欢、孙光宏被从班里带出到四楼,进行隔离,由犯人单独关押看守,限制洗漱、自由,由犹大进行精神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6/58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