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恶警骚扰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0月21日】我是走过弯路的人,在那段时间里,每当看到师父写的法:“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大法坚不可摧》)“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得到吗?”(《路》),以及同修们写的有关文章,我的心就久久不能平静,有时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洗刷掉这个污点。

就在2001年10月的某天,我写了声明寄给公安局后,我就流离失所,外出讲清真相。当时把这件事看得太简单了,以为不用多长时间就没事了,寄信后三天,恶徒就来抓人,接连几天都这样,没抓着,后来有个把月没有事,有一天,政保科科长碰到老伴就说:“你把老伴找回家,天又冷了,我们不会抓她。”老伴信以为真,我麻痹大意了,开始有时回,有时走,后来干脆不走,以为没有事了,关过去了。

可有一天我家铁门锁不见了,我以为是小孩不懂事干的,也没有多想,吃完晚饭就和老伴一起去贴真相标语,到九点回来,正准备发正念,有几个人上楼来,(后来才知道他们在楼下坐着等我们回来,联想起来可能锁是他们拿去了),一看是警察,当时人心就起来了,大法书和资料没捡,怕邪恶之徒拿到把柄,当时很害怕,正念也出不来,邪恶之徒就问“这几天你哪去了?”当时我想起不配合邪恶,我不搭理他们,他们就要我签字抄家,我不签,他们就要老伴签,老伴不签,还跟他们吵起来了。当时我想到就这机会快走,走进内屋,从窗户走,没有绳怎么办?找了根电线系在窗户上,当我一抓电线,一手抓窗户时什么也没想,“下”,我就走了。后来才知道我走后老伴坚决不准抄,他们就打手机找局长,又来了几个人,翻窗户进去开门,在爬的时候还掉下来了,摔得四脚朝天,进去一看我已经走了,照了相,抄了家,在临走之前还说:“快把她找回来,不知道摔得怎么样。”

邪恶之徒用常人逻辑分析,我可能摔坏了不会走远,可能要回来,就在一点左右来十几人,把房前屋后包围起来,再来叫门,一边叫一边翻院墙进来,不由分说就抄家,老伴就跟他吵起来:“你们是土匪,人民公安爱人民,你是人民公安害人民,她做了什么坏事,炼功一身病好了,人也变好了,你为什么要抓她。”恶警说把你下岗,老伴说“我正不想搞了,一年做到头几千块钱,还拖欠,我去打工一个月就有二三千元,要是你下岗了看门还没有人要。”他们最后灰溜溜地走了。

在2001年腊月28日抄家一次,2002年正月初八上门来说只要你不去天安门,我们不抓你。后来长期派个人在我家附近看守,有一次下雨,我从同修家回来,门前站一个人,穿着皮衣,我当时想这是邪恶之徒,没回家就走了。

以上是我的一段经历。

注:发稿前,该同修又被邪恶之徒强行绑架至看守所,现已绝食抵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21/59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