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庭长:学法前后


【明慧网2003年1月4日】我是一位在司法界工作超过三十年的司法官,现为台湾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庭长,学法只短短不到一年六个月。去年七月下旬,好友郭先生、李小姐夫妇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原本我对法轮功很陌生,曾经在报纸及电视媒体上,看到有关大陆打压法轮功的相关报导。但当时我认为他是一般锻炼身体的功法,属于太极拳、外丹功之类,只是门派不同而已,所以没有特别去探究他。李小姐曾罹患恶性肿瘤(淋巴腺癌)多年,先后三次前往上海,求治于当地名医,并由医师从上海寄来中药,供她长期服用。直到前年秋冬交替之季,病情再度发作时,已经是癌症末期,肿瘤扩散至全身,大陆名医也束手无策,只好住进台大医院接受化疗。我与内人在她住院化疗返家休息的空档,前往探视。她身体非常虚弱,几乎奄奄一息,头发也因化疗全部掉落。我与妻子听她们夫妇叙说病情之后,在回家的路上心情都非常沉重,我俩均有相同的预感,认为如果再接获来自她们的音讯,一定是个噩耗,不会是好消息。因为以李小姐的病况,可能顶多拖个三两个月,或许只有半个月一星期。

后来得知李小姐因修炼「法轮功」,身体就奇迹似的好转起来,不但体内的癌细胞不见了,新长出的头发还比以前乌黑茂密。如此一位癌症末期的患者,竟然能够在很短期间内不药而愈,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我在三、四天内看完《转法轮》第一遍,书上文句虽然都很浅显,但老师在书中传述的学问知识,都是我不曾听说,以前也从未接触过的,所以多半还是一知半解。但在那浅显而我又看懂部分,就已经让我觉得很玄奇奥妙,老师说,只要真正修炼的人,我就会如何帮你管你,会在每位学员小腹部位下上一个法轮,会帮学员净化身体,看这本书或听录音带自学的也一样。如果不是因为已经先有李小姐的事例,足以印证书中所载述的事实千真万确,我实在很难相信人世间竟然会有这么玄奇奥妙的功法。

老师在《转法轮》书中阐释的法理,好人与坏人的分际,得与失之间的关系,常人的各种执著等等,丝丝入扣,针针见血。我原本自认处处与人为善,也敦亲睦邻,任事负责尽职,审案公正廉明,俯仰皆无愧。《转法轮》读后,才警觉自己始终身陷迷中而不知晓,一切思想、观念、行为都偏离真理很远很远,应该调整改正的地方太多太多。

以平常开车为例,我个性急躁,每上驾驶座,就不时瞄着钟表,急迫的想早点到达,看见远处绿灯,会赶紧加速怕变换红灯后被挡下,会担心前方是否塞车,犹豫是否要改道,别人违规争抢,心里还忿恨难消。学法后才察觉这些偏差,一时还难以完全改正。有次早晨由炼功点返家途中,因事绕经一处只能容许两车相会的巷道,左侧连停数辆小客车,我已过了第一辆,这时对方才从远处迎面而来,该路段还很空旷,他竟然未于该处停车或减速闪让,仍快速直闯到我车正前,几乎要撞上我车才停下来,摆明要我倒车退让。我当时心想这人真是岂有此理,他自己的车道有车停放,还如此恶劣霸道。虽然我迟疑片刻就主动倒车,但退得心不甘情不愿,回头正欲看清其人长相及车号时,人车已经消逝远去,我一时还难以释怀。事后回想,这不就是老师所说的要考验修炼人的心性吗?修炼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要心存感谢,那我难道不该退让吗?很明显的我这次并没有通过考验。后来类似情形还曾陆续发生,也是过后才发觉自己的心性没有提高,在突然遭遇矛盾的当场,都未能以慈悲心面对。

经过一次再一次的自我反省检讨,现已熟悉先他后我,当驾车看见远处有车即将交会,我会本能的减速先找适当地点避让,不管前方的红绿灯号如何显示,都能保持同样车速不疾不徐,到了红绿灯号志下,才依灯号显示随机应变,该停就停,该过则过。有时间性的约会,尽早出门,不再一上驾驶座,就急迫赶着要到达。无论路边有车要驶出,岔道有车要切入,路口有车要争先,后方有车要超越,我都能很自然的采取配合闪让的动作。如此开车上路,方知路阔胸宽,心情格外坦荡舒畅。以往开车,总是担心这样,害怕那样,顾此失彼,自己把心情绷得紧紧,连肝肠都快被纠成一团,没有片刻舒坦,何苦来哉?

在我没有学法以前,手上如有几宗繁杂的案件,心里就老是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似的,无法放松下来,总想赶快把那案件审结,无形中就给自己产生很大的压力。事实上法官办案,非但不是「旧案不去,新案不来」,而是「旧案不去,新案照样陆续下来」,根本不可能把手中的案件全部结清,而且急着赶结案,势必无法面面俱到,影响裁判品质。现在,无论手上有什么大案未结,都能以平常心来对待。过去审案情绪难免随当事人态度起伏,案情繁杂,亦会觉得很厌烦,连带造成思绪更紊乱。现在有大法为师,当事人的态度再恶劣,我依然能够保持心静如水,耐心听讼,如此更有助理清案情,早日审结积案。

我出生在贫穷的农家,初中只读了一年半,就辍学在家帮忙牧牛种田。直到当兵入伍,才在军中自修参加普检、普考,服役中通过普考,获考试院分派到公路局任职,退伍后立即前往报到。在公路局工作期间,继续参加高检、高考,又如愿考上司法官,参加司法官训练,在几乎全是法律系所毕业的学员中,不但年龄较轻,又以优异成绩名列前茅结业。踏入司法圈后,亦由一审法官、庭长,到二审法官、庭长,一路领先其他同期学员。无论考试或就业,都很称心顺意。尤其我仅只初中肄业的学历,能挤身司法机关任职,职等达到我国现行文官之最高顶点,简任第十四职等,夫复何求?我这一生诸事顺遂,照理日子应该过得非常惬意才对。然而如前所述,我于应考期间一直在努力冲刺,就业以后照样兢兢业业的工作,且个性较急,总是时时惦记手中的案件未结,形成很大的心理压力,有时连睡觉也会梦到审理中的案件,生活没有一时松懈。

相较于学法后,大法指导我放下一切执著,看淡一切功名利禄,凡事讲究随其自然,包括家庭、子女及工作。把原本塞满头脑心胸的外在压力,全部释放出来,顿觉头脑更清晰,心胸更宽阔,思维更缜密,工作效率比前更为提高。如今生活非常踏实,没有操心、惦念、放不下的事,每天早晨到离家不远的炼功点去炼功,白天正常上班工作,吃好睡好,先前偶有失眠及肠胃不适的现象,现在完全消失。学法后这一年多来,才真正感受到心情开朗,精神愉悦的人生。

我因为职责的关系,没能大量的投入正法工作,只能在与亲友相聚时,把大法介绍给他们知道。很多人对大法并不了解,只因中共打压法轮功,即对大法持负面的评论,所以讲清真相、澄清误解是蛮重要的。我以前酒量不差,学法后就不再饮酒,乃趁亲朋好友劝饮的机会,解释我因为学炼法轮功所以不喝酒,进而说明法轮功是一种高层次的身心修炼,不是宗教,没有宗教形式的拘束,不讲治病,但只要真心修炼,就能给净化身体。

我们法轮功是正法修炼,不重形式,简单易学,不须花钱,也没有组织名册,来去自由。老师是开一扇最方便之门,给予学员在常人正常状态下炼功,千万不要因为得之容易,就不知珍惜,更不要到了生死关头,才想到要真修实修。让我们大家相互砥砺,坚定修炼的路,加快脚步,勇往直前。

(2002年台湾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