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乱世奇遇

【明慧网2002年9月23日】
(一)

一大早做了个奇怪的梦。隔壁阿强叫我去看他新买的一辆车。我到那一看是一辆红色高级小轿车。我高兴地伸手打开车门,却大吃一惊:一口黑棺材躺在车里面。刚想瞅个明白,那棺材盖儿自个儿就打开了,里面钻出一小男孩来。

惊醒后再也睡不着了,一个人望着天花板发呆。

莫非是应了那件事?

前几天阿强妈来找我,担心我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工作,家里老婆小孩吃饭成问题,就让我帮着她儿子开出租车。阿强开白天,我开夜班。当时我感激得立刻答应了下来。今天是我第一次出车,阿强下午6点左右会将车开回来。怎么不早不晚,一大早会做这么个梦?

“哎,一个人在发什么呆啊?”不知何时太太已醒了。

我把梦里的情景跟她说了一遍。“你说这棺材和小孩是怎么回事?难道有小人暗算会出人命?”

“梦里的事还真说不好。你说这年头世道这么乱,我们这一带出租车司机遭抢出事的时有发生。你要不起来后跟阿强叮嘱几句,让他这几天出车时留点神儿,如果觉得对方不可靠就别载。”

“会不会是冲着我来的?今晚我开始出车。”

太太想了想,说:“你怕什么,你以前都练过武术,几个人都打不过你一个,现在你不打人也能防身。不过小心点儿不会有错。你说真有要债的咱也躲不过,真遇上小人了,那就冷静处事,别冲动,不该发生的事一定不会发生。好了,别胡思乱想了,越害怕越招邪。”

经太太一说,我也平静下来了,心想真是那样的话也可能是有段因果要了结吧。不过心里总还是有一丝不安。

快6点时,楼下响起了汽车喇叭声,阿强回来了。我赶紧穿上外衣,和太太孩子打声招呼就出车了。

(二)

第二天一早,我蹑手蹑脚地进了家门。太太一见我,腾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么才回来?昨天半夜是咋回事儿?”

“嘿,说来话长。”我慢慢走到床边。“你猜怎么着?还真应了那梦,出了件事儿。”

太太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昨晚碰着俩个人,想劫我的车,谋财害命。”

“那你怎么半夜把我叫起来,让我把家里仅有的300块钱拿出来?还说是碰见你的朋友,爱人生了孩子,父亲又有病,手头无钱。”

“这里面故事多了,我慢慢给你说吧。”我往床沿上一坐。

(三)

昨晚10点左右,送客到了火车站,想起今天一大早还有事,便开了车往家走。

走出不到100米远时,就见两个年轻人向我招手,我把车开到他们跟前停稳了。那两人个头差不多高,年龄大的那个看上去也不过30来岁,穿身蓝西服,戴着黑领带,皮鞋擦得铮亮,剃一小平头,圆圆的眼睛不大,可骨溜溜的挺有神,隐约闪露着一丝凶光。年轻的那位20刚出头,身穿浅蓝色方格夹克服,留着长头发,东张西望地跟在小平头的身后。

“去桃园新村多少钱?”小平头问我。

我还真不知道,就告诉他车上有表,打表最准。

他说:“打表太贵了。到那儿最多不过20公里左右。”

我就跟他说打表到站后我再从计程费中让他5元钱。他俩互相看了看,点头说可以。小平头拉开后门往后排上一坐,长头发替他关了门,拉开前门坐在我的旁边。

小平头坐下就说:“直奔桃园新村,具体地点开到时我再告诉你。”

当时我心里就犯嘀咕,想起梦里的情景,但转念又想想你跟我说的话,心想,既来之,则安之,说了声“好”就启动了车。

那两人一开始都不说话,过了一回,小平头问:“这车是你自己的?还是租包的?”

我说:“也不是自己的,也不是租包的,是给朋友帮忙。”

小平头又扔过来一连串问题:“每天开到几点?每天平均挣多少钱?别人晚上都是两个人开,你怎么一个人?不怕有坏人么?”

他这一问我倒平静下来了,心想:看来是来者不善,我倒要看看他们俩要唱出什么戏。我从后视镜上瞅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说:“怕什么?什么事都不会是偶然的。人活着不就还债讨债吗?真有债主找上门那也躲不了,不欠别人的他也拿不动。反正是善恶有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小平头愣了一下,说:“不一定吧。像我吧,人不笨,干得也不错,觉得自己也不坏,为什么好事却轮不到我头上?”

我说:“那得看什么样的事你认为是好事。有些事你看上去是好的,还不一定是真好呢。”

我停了一下又说:“不知为什么,你上车时我一看你这人就觉得不一般。”

小平头问我:“是么?你会相面么?”

我说:“不会。不过从你的眼神,五官看的确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我老婆也这么说。她说我聪明是聪明,就是不用在正道上。”

我从后视镜中看到小平头眼中闪过一丝凶光。我说:“那你可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啊。你知道一个人不管做了好事还是坏事,到时候都一定要有报应的,也就是说善恶必报。过去老人不是常讲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吗?”

小平头突然不吱声了。

过了会儿我问:“还有多远?”

小平头说:“过去前边的十字路口,从小桥向东走不远就到了。”

到了路边一座小桥,小平头用手一指说从这向东。我向东开了大约500百米左右,这时小平头说了声:“好了,停下吧!”

说到这儿,太太拽住了我的手。

“别紧张,听我慢慢说。”

(四)

我还未来得及停车,坐在我身边的长头发突然从夹克服里抽出了一把长约40公分、宽约5公分寒光闪闪的短刀来,对着我,威逼我赶快停车。

我平静地把车停下,“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小平头说:“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么?快过年了!我们家揭不开锅了!我们都下岗了没有工作,我老婆刚生了孩子,实在没办法。我就叫上我的侄子,出来弄俩钱花。”

说着,就把手伸到他那看上去重重的黑色手提包里去。

我一听,还真应了那个梦,碰上讨债的了。

这时,那叔侄俩人拿着刀,顶着我的肋就要搜我的身。我看了他俩一眼,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们这下找对人了!”

在这夜深人静的旷野里,我的声音听上去特别震耳。叔侄俩被我的笑声惊呆了,拿着刀愣在那里。

我望着他们说:“你们不就想要两个钱么?这好说!但是必须听我把话说完。”

“你们为什么走这条路?如果你们现在都有一份稳定的好工作的话,如果你们在银行里有一笔钱的话,叫你们走这条路你们都不会。是谁让你们走上这条道的?”

小平头说:“是江泽民逼的。要不谁放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稳日子不过,大冷天的找这麻烦?”

我说:“说得好!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守我的热炕头,深更半夜的还要出车?”

“还不是要赚几个钱嘛。”

“没错,我也是被江泽民逼得被单位辞退,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你我是一样的受害者。你们知道么?江泽民放着下岗工人,失学儿童,农民,退休老人不管,自己挥霍无度,购买专机,造大剧院,每年还要从国库拿出几十亿元人民币给儿子,让他搞电话监听,网络封锁,镇压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我就是炼法轮功被他们逼下岗的。”

小平头马上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们那有很多人炼。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我看着他说:“你今天是碰上好人了。看来我们的缘份还挺大的。你可能还不相信,早上就有人点化我,说我会碰上你们。”

叔侄俩张着嘴看着我,我就把那个梦讲给了他们听。“我本来不想出车,可是我想,若真有这段因果,那也躲不了。不如坏事变好事,了了这笔债,还能救一条人命,说不定是二条命呢。”

我望着他俩接着说:“你们走这条道可是条死路啊。我为了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到北京上访讲真相,也曾被拘留过,被关、被打,失去了工作,单位扣发工资。这些在不修炼的人眼中是难以想象的。一般的人吃不了这个苦。你们知道吗?如果我不是炼法轮功的话,可能和你们一样;也可能比你们还厉害,弄不好你俩早让我打趴下了。今晚这事对我来说真的是小菜一碟。”

我又对长头发说:“你那玩艺儿对我不好使,赶快收起来吧!”

长头发赶紧把刀扔到了地上。

我说:“你们过来。”随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两份真相材料递给他们。

叔侄俩同时用双手接过去,继续听我说。“江泽民心眼小得不行,妒忌心大得不行,人邪得不行,见我们师父传的这个功法这么受人欢迎,炼的人数都超过那个共产党员的人数了,又气又怕,一意孤行地发动起这场比文革还要文革的运动。现在公安局派出所放着真正的坏人不管,见炼法轮功的就抓,对他们拘留、判刑、劳教,将好好的人打死、打伤,这些你们可能也都听说过。”

长头发说:“是。我们那儿就有不少被抓起来了,还把他们送进什么劳教所、转化班的。出来时个个都给折磨得只剩一口气。有个老太太因为在街上发你们法轮功的传单,被他们抓进去后活活打死了,连个尸首都不让子女见。红光满面的进去的,最后只剩一骨灰盒。”

我说:“像她那样的在全国很多啊。可是即使这样,法轮功学员还继续给老百姓发真相材料,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是为了让老百姓明白是非,不要被谣言诬陷蒙蔽了做出将来会后悔的事。”

小平头说:“大哥,我佩服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你们不怕死。”

我说:“我们可不是在闹革命,要抛头颅洒热血的。我们炼法轮功的个个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看我以前练武,可现在你叫我打人我都不会动手的。修炼人的境界是不一样的。我们师父讲:‘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如果不放下生死,我们能修到现在么?我们还能在这样的困境中跟老百姓讲真相么?”

我向他们招招手:“来,听听我们师父是怎么说的。”

我将师父的新经文放到汽车的放音机里,打开让他们听师父的新经文。他们静静地听着,听得很认真。

大约听了20分钟左右,这时小平头双手抱头,痛苦地说:“我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干出这样的傻事来了?大哥,我真对不起您了,我没脸见人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咱兄弟俩缘份大,今天这事还是喜事呢。以前修佛的人有句话,‘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人的一生活着的确不容易,知错就改,能改就能做好人。”

小平头问:“怎么就能炼法轮功?”

我说:“你最好先看看《转法轮》这本书,了解了解书中到底说了些什么。如果能按照书上师父讲的去做的话,再炼动作,五套功法很简单。”

小平头说:“大哥能给我弄本书吗?”

我当即答应:“可以,只要你想学。”

我一看表,都快半夜了,便对叔侄俩说:“咱们回去好吗?”

他们互相看了一下,异口同声:“好!我们跟你回去!”

(五)

车到家门口时,我对他俩说:“走,一起去我家坐坐。”

小平头说:“太晚了,不打扰了。”

我一想,确实很晚了,你和孩子可能早睡了,家里也没地方坐。就说:“那你们等我一下。”

我进门把你叫醒,让你拿些钱出来,转身又拿了一本《转法轮》,就又出了门。

叔侄俩怎么都不肯拿钱。小平头对我说:“大哥,我不能拿你这糊口钱!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这两年日子过得比谁都紧,被江泽民整得够惨的。我怎么还能再雪上加霜呢!”

我说:“你现在比我更需要钱。我现在好坏能开出租赚点生活费。你就先拿着吧。”

小平头急了,要给我下跪。我拉着他,说:“咱们都成一家人了,还分你我?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我就行了。钱是小事,我这里有更好的东西给你呢。”说着,我就把《转法轮》递了过去。

小平头双手接过书,说:“大哥,我一定好好去找份工作,尽快把钱还给您。您是我们全家的恩人,你们炼法轮功的真是天底下打灯笼都难找的好人啊!”

我本想开车送他们回去,可他俩死活不让,转身就走了。

太太问:“那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呢?”

我说,我回来后看到阿强屋里的灯还亮着,就把他叫了出来,把今晚发生的事跟他讲了一遍。他听后直埋怨我为什么不早点叫他:“对这种人决不能手软,你多年练的武术干什么用了?”

我说:“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修的就是‘真善忍’,怎么能跟他们一样呢?”

他叹了一口气说:“哎!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真是不可思议。”

听到这里,太太已是泪流满面:“是不可思议。要没咱师父看着,早就出事了。可现在不光你那笔债磨过去了,还救了两个有缘人。”

我坐在床沿上,拉着太太的手,眼睛也模糊起来了……。

送女儿上学出门,在院里碰上阿强妈,她一把拽过我的手,对我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阿强都跟我说了。这事要让阿强遇上还不知是什么后果呢。”她说着就抹起了眼泪。

“我看过那本《转法轮》,都是教人做好人,讲‘真善忍’。”阿强妈边说边伸出大拇指:“你们师父真伟大!他的弟子真伟大!”说着又拽过我的手,久久不愿放开。

(六)

三天后的傍晚,我正要出车,看见叔侄俩远远走来。我赶紧和阿强说:“来客人了,你跟我来。”

我一边把叔侄俩往家里请,一边把阿强和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

刚进门坐下,小平头就说:“大哥,那天我回家后就把全家人都叫了起来,说我们叔侄俩今天是遇上贵人了。我老父亲听完事情的经过,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最后说了一句:‘法轮功就是俺亲爹!’”

他侄子接过话说:“我婶听完此事,跟我叔要过《转法轮》就跑一边坐下,一口气看到第二天上午看完,说她也要修炼法轮功。”

小平头又说:“我三哥是公安局副局长。我今天去了他的办公室,跟他讲不能再跟着江泽民做糊涂事了。开始我三哥说法轮功是XX,又说他是拿了上头的钱,就得替上头做事。我就把是怎么认识大哥您的经历告诉了我三哥,并告诉他,我和我老婆看了您给我们的书后也想要炼法轮功。您猜我三哥说什么?他说:‘每当我说法轮功不好时,说句实在话,真的心里头很难受,很不是个滋味。’”

小平头继续说:“大哥,这几天我什么都不干,就想看书,睡醒觉第一件事就是先拿过《转法轮》来看一下。”

说着,他掀开衣服用手一指,让我看,原来是一个大口袋,里面装着《转法轮》。他说:“口袋是我自己缝上的,走哪带哪。”说完嘿嘿笑了。

我也笑了……。

*********

根据明慧网2002年5月8日文章“开“的士”夜遇持刀客 讲真相救度有缘人”改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23/36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