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中的故事:小法度要爸爸 (附歌谱)


【明慧网2002年9月2日】
乐融融的家父女相依,此情不再爸爸呢?

2000年初,去北京上访的陈承勇随即被关押,从看守所出来,派出所、单位、居委会轮番地来骚扰和恐吓,可他仍旧乐呵呵的;承勇的老父陈伯虽然两脚肿痛都不能走路了,也高高兴兴的。610纳闷:这一家怎么了?加强了监视和更高密度地恐吓。

可同修们知道他们家要来小弟子啦。即将到来的娃娃,使他们忘记了脚痛的折磨和打压。陈伯用手指着正在消肿的脚说:第八次啦,每次消肿后身体都比以前好,我有尿毒症的,男怕穿靴(脚肿),女怕戴帽(头肿),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早没了,哪敢想抱孙啊。准爸爸陈承勇说:不管男孩女孩,他(她)来得法的,法会度他(她),就叫法度吧。

小法度来了,她象极了爸爸,她是幸福的:爷爷疼、爸妈爱。看看,拍照片时爸爸还把她举的高高的。

因为610的迫害不断升级,她的爸爸被迫离开家,她的爷爷日夜被610逼问和恐吓,本来退休可以安享晚年的爷爷白天都到外面躲开家,晚上回家也不接那震响的电话。不久传来了陈承勇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八闯鬼门关都安然无恙的爷爷,这次真的倒下,任凭怎么呼唤他都不醒了。

现在小法度已经会找爸爸了,可陈承勇等不到听一声:“爸爸”就走了。小法度免于罹难是因为她有个澳大利亚的妈妈,她可以生活在澳大利亚。不然,也许人们都不能看到这个要找爸爸的她。

作为此事的见证人,我写下这个心酸的故事,写下这首伤感的歌,是想要告诉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在中国大陆还有千千万万个“小法度”,一夜之间都没有了爸爸和妈妈,他们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做好人的爸爸、妈妈不是流离失所,就是被害死或关押。善良的人们啊,请伸出你有力的援手,发出你正义的声音,一起来停止中国大陆的这场邪恶的镇压!让“小法度”们不再失去爸爸、妈妈,让他们的好爸爸、好妈妈不再流离失所,不再被关押。还他们个完整、和美的家。

歌谱

注:此曲作者仍在流离失所,无法了却录制此曲(和另一首《阿静,阿静》,简谱见明慧网2002年7月29日)的心愿,希望有条件的同修慈悲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