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曾庆红罗干内斗记


【明慧网2002年8月7日】 ([注]本网站所转载的参考资料皆为非修炼界人士所撰写,不一定和法轮功学员的认识相同。)

[按:曾庆红、罗干都是江泽民的得力帮凶,在对迫害法轮功的三年中起到了极坏的作用。善恶有报不由人。江泽民已在地狱,在迫害中大打出手、从中渔利者的报应还会远吗?望余者戒,早日回头。]

*****

博讯8月07日消息-七月中旬,在一次会议上,曾庆红向罗干发难,罗干予以反击,二人展开了激烈的内斗。曾庆红在十六大前四处出击,其背景引人注意,似在为掌权扫清障碍。

*曾庆红向罗干发难

据香港争鸣杂志8月报导,七月中旬,中央书记处召开了中央部委书记学习贯彻三个代表思想交流暨半年工作总结会议。

曾庆红在会上向罗干发起攻击,指责说:政法系统、公安系统混乱,被动局面还是得不到较显著的改变;积压的老问题没有解决,新问题又接踵而来。政法系统、公安系统的问题直接影响到政治稳定、社会治安、人民生活、经济建设、改革开放、外来投资,直接影响到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地位。

曾庆红又进一步发挥,说:要深思,这是老大难的问题、顽固的堡垒,现在是解决的时候了。要敢于追查问题的源头,敢于铲除堡垒,要依法按章执行对渎职的追究,该撤职的要撤,该罢免的要罢。有关领导要引咎请辞,向人民、向党作出承担。

曾庆红还把他列席政治局常委会得知的内容捅出来,作为攻击罗干的炮弹。曾庆红披露:中央分工抓政法、公安系统工作的同志,向中央政治局下了军令状;公安部也向两会作出了保证:三年改变公安系统状况;「两高」也向中央、两会保证:本届内基本改变省、市二级检察、法院现状和建设好一支高素质政法队伍。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意见是:凡是工作重大失职、失误、渎职的要追究,要有个组织结论,要从政治局起个步。

*罗干向曾庆红反击

罗干当即反驳:我完全拥护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意见,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意见中,并没有把某部、某些同志列作例外。不是少数部门、系统出问题,都和用人、审核人、提拔人的组织部的失职、渎职相关。组织部也要反思,怎么向党、向人民交代?

罗干又指出:组织部及其人员的懒、散、堕、乱的问题是比五年前有所改进,还是老模样?我个人认为比十年前要更差。这个责任要中央书记处负,还是中央委员会负?

曾庆红、罗干在会上互相揭发对方的过失,使会议中断。最后还是由丁关根宣布会议结束。

*中央书记处组织生活会议局面一度僵持

七月十五日,中央书记处召开组织生活会议。会上,罗干和曾庆红继续互相攻击,造成会议僵持局面。最后要把在地方考察的胡锦涛请回北京,又把宋平请出来,到中央书记处组织生活会上缓和气氛。

在中央书记处组织生活会上,曾庆红向罗干提出了五个问题发难:(一)为什么政法系统、公安系统贯彻学习三个代表思想阻力很大,指出「两不误」论?(按:「两不误」论指专业工作和学习三个代表思想都不误,这是罗干在政法系统局级干部会议上提出的)(二)为什么政法系统、公安系统的干部队伍素质长期不能改善?(三)为什么社会治安状况不能好转,而中央投放资源,却年年提升百分之二十以上,列各部委之首?(四)为什么政法系统、公安系统山头林立、拉帮结私活动普遍?(五)为什么与法轮功的斗争,会出现轻敌情况?

*罗干暗示曾庆红“合法腐败”

罗干当即反击,指出:学习贯彻三个代表是有过程的。思想政治学习不能搞雷厉风行那一套,也不能搞形式主义。

罗干说:政法系统、公安系统问题较多,队伍素质差,社会治安状况严峻,这是事责。但是,因素是错综复杂的,其他系统也有。组织部门的问题也不少,也很严峻、很复杂。整党、严打是有必要的,但根本问题是政治体制,是法制和法治,是监督机制,是领导干部的自身素质。

罗干还刺了一下曾的腐败问题,说:中央三令五申,要公开配偶、子女的经济收入、财产。这一条有多少人能做到?不少干部调动工作,都以国家福利待遇捞到两、三幢高级住宅,这一进就是一、二百多万元的财产。这叫合法的腐败,还是代表什么先进的利益?(指的是曾庆红在上海衡山路和苏州太湖各有一幢豪宅。)

*罗干列出曾庆红的四大问题

罗干也列出了曾庆红的四大问题:(一)滥权、越权,从中央部委到地方,搞曾的嫡系帮派活动;(二)未经中央书记处讨论的事,就以中央书记处的名义批覆,架空中央书记处;(三)未经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讨论、批准,政治局候补委员就传达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的决议、指示;(四)在二00O年秋五中全会后,至二零零一年五月,在中央文件中,有意删除了邓小平同志理论,贬低小平同志理论对全党工作的指导作用,还声称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意见,后来被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发现才予以纠正。当时,万里、乔石、宋平等同志都对这一不寻常的情况,作了严肃的批评。

*曾庆红翻老账

曾庆红竟翻出老账,说:党内就有人在搞多中心论、搞宗派活动。从中央书记处搞到部委,又搞到中央委员会内部,致使中央政治局的部署被搁置,又被国外敌对势力利用。曾是指他本人三次在中央委员会表决未能进入政治局任政治局委员而发泄。

*宋平的三条意见

宋平在会上提出了三条意见:(一)要自觉地体现出责己严、责人宽,要自我约束,抛开成见,多看他人的优点;(二)要胸襟开阔些,自我尊重,淡泊个人名利,否则把很多精力、时间消耗在搞帮派中、搞勾心斗角中;(三)工作要分工,但不分家,内部之间要互动、互为、互谅、互尊,任何时候,都不要好大喜功、高别人一等。

宋平还说:在太平时期,往往内部问题就会集中到争名夺利,为个人、为宗派无谓地互斗、互搞,什么为党的事业、为人民的利益、学习三个代表思想,都置于脑后了。

*内斗的结局:罗不干了;曾入院了

会议结束时,罗干对胡锦涛、尉健行和宋平表示:政法系统、公安系统建设问题、工作问题、社会整体治安秩序问题,我要承担,接受中央的批评、处理。个人有个要求:让贤给党性强、组织能力强、专业知识丰富、有领导能力的同志。

会议结束时,曾庆红感到不适,检验出血压升高、心动过速,便由保健医生和中办主任王刚护送到三0五医院,观察了二天。

*罗干曾庆红内斗的背景

罗干和曾庆红的内斗,不是单纯的个人冲突。罗干曾经是李鹏主政时的国务院秘书长,他的能力、才学得到乔石、尉健行的赏识。早在九六年,陈希同下台时,内部就有人提议由罗干出任北京市委书记,但被江泽民圈掉了。江想安排吴邦国,但也受阻。结果,由尉健行代理了一年多,才安排江泽民的亲信贾庆林出任。曾庆红作为江泽民最信任的心腹,现在已经夺得书记处大权,并以候补委员身份越过所有正式委员而列席政治局常委会,自然是有恃无恐。他这次向罗干发难,当然有江的背景,这是北京政治圈子中尽人皆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