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法和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2年7月26日】我修炼两年了,在这两年里我经历了许多的变化,有很多故事想讲出来与大家分享。

大家都叫我阿月,也有同修戏称我叫“笑和尚”,因为一天到晚见了谁我都笑眯眯的,可是在修炼前,人们称我为“鲁智深”,很多人都怕见我。我在国内是个搞建筑装饰的个体老板,以前我是个大烟囱大酒罐,对名利情很执著,要在国内那种环境,恐怕我一辈子也不会修炼的。现在想来我来英国是得法来了。

我是2000年4月在牛津得法的。记得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看书上的字都在动,而且还有调整身体的反应。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把书看完一遍,觉得实在是太好了。照着书上的功法炼功,一炼就觉得体内什么东西在动,反应很强烈。当时我暗暗下了决心,要一修到底,不管遇到多大的苦难,我都要修下去,否则,对不起这么好的法。

炼功初期,我的消业反应非常强烈,那时炼双盘,疼得我浑身发抖,但我坚持忍着,因为我明白,欠债就得还,我不主动把这些业力消下去,它们就会变着法地找我还债,给我这样那样的磨难,不让我修下去,我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呢?后来,我每天学法两个小时,炼功两个小时。到了后来,我双盘一两个小时都不疼,而且几乎大多数时间都能进入定的状态。我消业最厉害的是那次牙疼,脸肿的很大,疼了半个多月,喝水吃饭都无法进行,疼得我这么个大汉子直掉眼泪。最后,我翻开书里师父的相片,心里默默地求师父再帮我消下去一点,结果三天后,我的牙就不疼了,从那以后就再没疼过。

过心性关的小故事也不少,比如别人总让我干份外之事,不公平地给我派很多活,我都默默地干好每件事,毫无怨言;别人用我的手机打了一百多英镑的电话费,我也没跟他计较。

但我也有很多没过好关的时候,其中一次是在2000年圣诞节。修炼后我马上就戒掉了烟和酒,圣诞节老乡们团聚,大家都喝酒,起先我不喝,别人就劝我,最后我没坚持住就喝了一杯,喝完后我很后悔。过完圣诞节我就回去上班,谁知走在路上,接到老板的一个电话,告诉我被辞退了,不用来上班了。要是在以前,谁敢这样欺负我,我早就把他打趴下了,这次我守住心性,心平气和地对他说:“没关系,我回来收拾好我的东西就走。”我也没去找老板要辞退金,朋友们非常吃惊,阿月炼法轮功怎么一下全变了个人样,变得这么宽宏大度了?他们认为不可思议。那段时间工作没了,心情很不好,也不想学法炼功,很消极。直到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我才醒悟过来,重新认真修炼。我梦见在两个山头上,两个学员用一根绳子拉着我,否则我就掉进山谷了。我看见山谷下是个很脏很泥泞的地方,那天和我一起喝酒的朋友们就在那下面。我梦见自己不断地往下掉,快掉到底时,我对自己说,你不能这样掉下去,我的身体就升上来一点,但一会儿又往下掉。等我醒来时一身冷汗。是呀,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这样下去我就完蛋了。我马上出去找工作,当天就找到工作,并督促自己精进修炼。

师父在梦中或炼功中点化我的时候很多。一次抱轮时,在天目中看见一个非常美的情景,有山有水,瀑布旁还有个人在打坐。我很好奇,走近想看看谁在这炼功,一看,原来是师父,身着黄袈裟,头发蓝色卷卷的。我想看个仔细,一定睛就没了。师父常在梦中点化我,可惜许多我还悟不透。有时下班回来太累了,不想看书,就躺在床上,这时耳边就常常有师父的声音在读法给我听。

2001年1月,我在曼城找了份工作。当我第一次去曼城的中国城时,我感觉胸口很闷很难受,那里很多人不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周围的能量场不纯正。于是我和另外一个学员坚持每周来这一次讲真相。后来,我一有时间就去中国城洪法,我一去那儿,就会有人说:“法轮功的人又来了”。起先我是坐车去中国城,后来我走路去,背上满满一包真相资料,来回走四个多小时。我的背包上是SOS的宣传画,我边走边放普度济世的音乐,走一路发一路资料,效果很好,有很多人因此了解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足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