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流浪汉得法前后的故事(二)


【明慧网2002年3月25日】
(四)

各地的队伍聚集在法会会场肯尼迪中心大厅门外。我们队没有采取抽入场券的形式。发票的带队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可遵循的原则。当我第一次得到入场券时,我让给了一个新学员;后来,我又有机会得到一张,我又让给了一个家庭中的一员,我觉得他(她)们都比我更需要。

当做出这些决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并没有达到十分坦然而为。只是一个故事在这个时候告诉了我应该怎么做:曾经有个修炼人被告知某日某时到某地去圆满。当他匆匆而行,路过一条河流的时候,发现有一个落水者在水中挣扎,他如果去救此人,就会赶不上圆满的时间;但如果为了赶上圆满的时间,此人就会被淹死。他选择了前者。当他救出了落水者,赶到某地时,当然约定的时间已过,但是,他的师父却对他说:“你已经圆满了。”

从中,我读懂的是“无私”两个字。“无私”应该贯穿于我们整个修炼中,并只有开始及过程,没有结束。

而师父的话“我只看你的人心啊!”《美国中部法会讲法--1999年6月》经常在提醒着我: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不会是偶然的。票少人多,又何尝不是一场考试呢?

于是,我们几个不进场的同修商量着去中国大使馆发正念的事。就在此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有关纳诺的信息,它使我惊喜万分:我市的一位同修告诉我,纳诺进场了,是这位同修给他的入场券。(这位同修其实没有见过纳诺,但她知道纳诺是个流浪汉,因为我与她商量过有关纳诺搭便车回去的事。)真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又是一个“从天而降”!我激动地连声说:谢谢师父!!纳诺有了下落,心上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

为了联系到纳诺,我留了下来。我请大会服务处在休息时通知纳诺来外面找我。后来,有人给了我一张附厅的入场券,我就进场了。

午餐时,我见到了纳诺。他别着“SOS”的胸章,手中拿着《转法轮》。昨天他没有能够跟得上队伍。他于是又在外面露宿一夜。今晨,他碰到一个纽约的法轮功小组,将他带来此地。

我告知了他乘便车回去的计划不可行,同时给了他回程的车费,一点路上的零用钱。此时,我感到“如释重负”。然后,我请他一起去用午餐。

我们走进一家附近的便餐咖啡厅。纳诺,由于衣着的不洁,蓬乱的头发,一个流浪汉的模样,引来人们对他的注目。他感到不自在和难堪。我和他谈着话,使他感到若无其事。

当我请他点菜时,他只要了一个面包圈及一小杯咖啡,尽管我希望他点好一些的,他仍十分坚持。看来,这是一个颇自重的人,不知什么缘故沦落至此。

用餐时,纳诺拿出了一张使用过的旅店的居住证,开始向我揭开有关他的经历之谜。

他来自东南亚的一个国家。年青时来美国留学,学财务专业,历时六年,学业优秀。工作后,也一直勤勤恳恳。后来,一直为比华利山庄的富商们理财服务,(比华利山庄是洛杉矶地区名人名流云集的地方)事业有成。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八个月前,由于以前一次投资的严重失误,他失去了一切,曾经相爱的妻子不耐生活的重创,带了两个儿子不辞而别。顷刻之间,他变得一无所有,无家可归。这张旅店居住证是他破产前不久使用过的,在那旅店还留着他很多质地很好的服装、鞋物,现在即使可以取出,也没有地方存放。

他还允诺我,今后他有能力时,将归还我为他支付的所有费用。讲述这番话时,他的心情十分沉重,样子十分难过,但却是诚恳的。

他向我叙说这些,是认为,我是一个可以倾听他的隐情的可信的人;也为了表明他并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懒汉,以致堕落致此。

听了他的讲述,我真想流泪:为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不愿落下一个有缘人。纳诺若是仍然一帆风顺,埋头于事业,何以会到这海滩来安身、何以会在海滨图书馆看到法轮大法书,更何以肯花时间用以炼功学法,以此得到大法。其实,破产对于他来说,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当然,现在他是明白不了的。

我认真听着他的讲述。最后我宽慰他:其实你得到了一件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法轮大法”。或许你现在还不知道,但我希望你不要放弃。从大法中你会知道,你的人生经历是怎么一回事,你该如何面对。今后,你慢慢试着找点工作,不要在乎干什么活。他点着头,连声说:“Yes、Yes……”他说,他并不懒惰,可是脑力的工作现在还不行。这个打击太大,精神和心理上还没有恢复。不过,他显得些许轻松,但双眉还是紧锁的。

不知不觉,下午的法会已经开始,我们匆忙赶赴会场。他有一个小包,我在为他保管。我们讲好,法会结束后在停车场出口处,我交给他。

我坐下后十分钟,第一个同修就发言完毕。

这时,法会主持人宣布了一个令人惊喜而激动的消息:“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伟大的李洪志师父!”全场弟子恭敬起立,掌声雷动。我们伟大的师父又一次来到我们面前:依然慈祥的笑容、依然威严的神态、依然挺拔的身躯、依然优美的举止、依然震动人心的话语、依然光彩夺目的容貌……纯净、高尚、美好的一切!!这一刻,我的心受到一下强烈的震撼,以致思想停止了下来……只有两个字:“幸福”。这是一个大法修炼者才能感受到的真正的“幸福”。

回想两年前的今天,中国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一时乌云翻滚城欲摧。可是,“一帆升起亿帆扬”,大法弟子“坚修大法紧随师”。两年后的今天,大法洪传之势势不可挡,在五十多个国家洪扬开来。师父啊,您“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您“支离破碎载乾坤”,我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

师父讲法四十多分钟。我们随师正法又跨入一个新的进程。

法会结束后,我在约好的地方见到了纳诺。他喜气洋洋,很兴奋的样子。
我说:“你见到师父了!”
“是的。”他说,“其实,我在洛杉矶,没来以前就知道师父会出来的。”他自豪于自己的预感成真。

我惊讶地看着他。
“有一个声音总在讲:去见师父,去见师父。这也是我想来参加法会的原因之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观察到你是好人,所以我决定来。见到师父,真的很高兴。”

“你真庆幸,得法才十几天就见到了师父。”我也为他高兴。

于是,他兴高采烈地又讲述开了:
“你知道吗,自从我在图书馆看到了大法的书,找到了你们的炼功点,我曾经在你们那个炼功点周围徘徊、观看了将近一个月,总是没有勇气走过去。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对我说:去,去跟那个女士讲话。但当我想走近你的时候,又有一个力量阻止了我。终于在那一天,当鼓励我与你讲话的声音再度响起时,我鼓足了勇气走向了你。可是,你不知道啊,在与你说话的时候,我在发抖,几乎话都说不出来。”

听到这里,我禁不住泪水直流,痛哭失声。我在心里喊着:“慈悲伟大的师父啊——”。看见我哭,纳诺慌了。他当然还不会懂得我哭泣的原因,只是一个劲地说:“不要哭,不要哭。”

师父苦度众生,这一个“苦”字,语言文字怎能说得清啊——
我也在心里对纳诺说:“纳诺啊,大法洪传,千年难遇,得者非易,自当珍惜啊——”

止不住的眼泪仍然扑簌簌地往下掉,止不住的哭声使纳诺手足无措。他重复说着:“没问题,没问题的。不要担心。”试想劝止我的哭泣。他还告诉我,想在DC再待几天。

我一边哭,一边对他说:“纳诺,你在这里待几天后,就回洛杉矶。你没有熟人在这里。在洛杉矶你多少能够维持生活,而我多少可以帮你一下。”(他得法才半个多月,法难得,我真的希望他不要与大法擦肩而过,希望他对大法多一些了解,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者。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一切都是师父会作最好的安排。)

他向我再三保证说,过几天,他一定回洛杉矶。
赴机场的车子快要启动。我与纳诺就此告别。对于纳诺能否回洛杉矶,我仍不踏实。

再见了,DC国际法会,三天的经历,跌荡起伏、峰徊路转、震撼人心、净化心灵——这,就是修炼吧。

再见了,DC国际法会,你是一曲雄浑、壮烈、震撼天地的交响乐,我们个人是你其中的一个个音符;

你是一条宽阔、清澈、生气勃勃的壮美的河流,我们个人是你其中的一朵朵浪花。
纳诺,跟着走吧,跟着主佛师父,参与这最伟大辉煌的正法史吧,莫留遗憾!
然而,几天后,甚至几个月后,纳诺没有回洛杉矶。也没有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纳诺,你在哪里?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