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大,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之个人浅悟


【明慧网2002年12月15日】 修炼前一直以为人的一生透过积极的努力,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所以当我想要的得不到时,就以为是自己的努力不够,等更加努力些又得不到时,就会有点怨天尤人,这样的想法让自己一直活得很累。有时觉得人真的很渺小,小到连自己的命运也无法改变。四年前接触到了《转法轮》一书,知道这就是自己一生在寻寻觅觅的东西。师父说:「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体会到修炼真是:努力了未必能得到,有舍才能有得。大法修炼直指人心,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中,修炼就在改变自己的命运,人真的可以变得很巨大,大到可以升华至更高的境界。

在这里想试着以「以法为大,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为题,透过修炼过程中自己放弃了什么、或认识到应放弃什么审视一下自己,并希望透过这样一个检视的过程能在修炼的路上走得更正更精进,以下就从几个层面谈谈自己的一点浅悟。

一、舍去求安逸之心──真正地为大法负责

求安逸之心是修炼的绊脚石,它使我们放松了自己的修炼,没法真正的对大法负责。对求安逸之心我体悟到它对修炼人的干扰是:一、在修炼中如果觉得为大法付出了,在同修中也累积了一点名声,就觉得对自己的修炼应该交代得过去了,自满导致精进之心退去。二、是修炼过程中觉得再怎么精进也没有用了,对修炼产生一种悲观的情绪,对修炼圆满产生了怀疑影响正信,从而愈来愈不像个炼功人,甚至还觉得自己不配当个大法弟子。

究其根源是对什么是正法修炼的认识不足。要舍去求安逸之心对我们的干扰,一定要清醒的认识它、排斥它。我悟到大法修炼没有名,只有等待救度的众生。应该每天都把自己当一个新学员,学法时永远当做自己第一次在学法,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不要有在他人之上的心。另外对自己严格的要求也不要流于攀比,看别人作了很多大法工作自己也跟着去做,一味的贪多求快滋长了干事心。当达不到对自己的高度要求时,悲观的情绪很容易让我们滋长了求安逸之心,影响修炼精进不停的路。修炼人舍去了求安逸之心,才能真正的为大法负责。

二、舍去自身的执著──向内找

有一次到国外的旅游景点向中国人讲真相,带了一张我们认为适合用来讲清真相的照片。经过旅游景点负责人的同意我们使用了也觉得效果不错,隔天该负责人和我们交流有其他同修反对该照片的使用,他问我们是否同意把它拿下来,免得造成同修之间的矛盾,但表示若我们坚持他也不反对我们继续使用。

我试着向内找,如果继续使用是执著于自己的对而不考虑部分同修的想法,这样的作法够正吗?想到这我决定把照片拿下来。当我拿着自焚真相文字展板十来分钟后,负责人走来跟我说:「你还是拿照片吧,我在这边看了许久,确实你们拿照片再搭配自焚真相的效果比较好,这照片可以引起大陆旅客的注意,吸引他们去看旁边自焚真相的文字。」这件事情让我悟到退一步海阔天空,舍去了对于自己认识的坚持,得到的是同修对这种讲清真相方式的了解。

再深一层找,我们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做好,因为自己试过这种方式做洪法讲清真相的效果觉得好,却未把这样的经验和体悟到的心得与同修分享,只是很简单的讲自己要怎么做,心里想对方一定能认同自己的想法,也就是偷懒的省了许多需要交流的部分,没有真心的站在同修的角度去着想。我认识到与同修交流意见时,应谈这件事情在法上的认识,而不是一厢情愿的认为对方一定能接受你的看法。并不是你我都学同一部法,就必然会认同你的想法,事实是修炼人所在的环境及层次不同认识到的也不同。

这件事情还让我悟到大家可能都有自己习惯的做法,比如讲清真相的方式各地区认识是不同的,但是否也有其他好的方式可以参考呢?重点是同修间是否能静下心来听听对方的声音,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想法与作法呢?不见得自己对也不见得对方对,要从法理上来悟,当遇到意见不同时不要陷入表面的争辩当中。记得明慧网有一篇文章谈到当与同修产生分歧时,心里很难受,在难受时突然看到对方的思想有很多闪光的地方,这告诉我当同修间发生矛盾冲突时,除了要严格的以法为师向内找,同时也要能看到同修意见中好的部分,才能舍去自身执著不放的观念。

三、为证实大法而舍──从人中走出来

从人中走出来──我的体悟是真正认识到走出来证实法的目的,而不在于大法工作做了多少。有个故事提供省思,这是一种舍吧:一位同修学电脑讲真相,怎么也学不会,她想同修都出来用电脑讲清真相,做大法工作很辛苦、很忙,家里一定没有时间去打扫,她想那我就来做帮忙同修打扫家里的工作吧!我的感受是她把自己摆在大法之中,悟到了就去做而不在意做了什么,更不是挑大法工作中感觉有兴趣的去做。

走出来是神,走不出来就是人。走出来是用神的方式在做而不是用人的方式在做,我认识到用神的方式做重点是以自己在法上认识到的法理去做。比如当看到有同修没走出来大家都很着急,就想他们若能透过打电话或其他讲清真相的方式走出来多好。这时若用人的方法推动啊动员啊,一味的强调重要性也许只能产生部分效果,因为就算走出来打电话,但是心性不到位效果是很有限的。如果能真正触动同修想要救度众生的那颗心,才是最根本的。比如在读书会中讲自己在打电话中的体会和感动,以及随之而来心性提高的部分,就很能触动同修的心,我自己就是这样被触动的。走出来证实法重点在真正把自己视为大法的一个粒子,心性到位的从人中走出来,为证实大法而舍。

四、为家人及亲朋好友而舍──慈悲善待不修炼的他们

平常同修间可能认为我们修得不错,但在不修炼的家人及亲朋好友面前为什么就时常表现不出符合修炼人的样子呢?出外洪法时我们常要求自己要慈悲善待众生,没想回家后就放松自己。个人体悟在家人及亲朋好友的对待上,最能体现出我们修的扎不扎实。

家人从小看着我们长大对我们甚为了解,也对大法多少知道一些,甚至有时还会从法理上指出我们的不足。所以我们得了大法后如不能在日常生活言行上体现出修炼人的慈悲善意,他们会因感受不到我们修大法的美好而表达出不认同的态度。甚至如果我们在言谈中忘了修口,不知不觉的把话讲高了,造成不修炼的家人及亲朋好友的不理解,那更会加大与家人的矛盾。我悟到如果没注意生活中的一言一行,而使他们对我们产生误解,这也可能阻碍了他们美好的未来。想到这里真是要慈悲善待不修炼的他们,更好的做好自己的一言一行,为家人及亲朋好友而舍去自己放任的执著。

五、为同修而舍──大法弟子是个整体

在一次与同修的矛盾后,脑中闪过一个苏东坡与佛印的故事。有一次苏东坡与佛印在一起打坐,苏东坡讥笑佛印坐得就像一团大便一样。佛印没动气的对苏东坡说:「看您坐得就像一尊佛菩萨一样。」苏东坡得意洋洋的把今天好不容易逮着机会糗了佛印一顿的情形告诉了苏小妹。没想到苏小妹笑着说:「哥啊!你的境界比佛印可差远去了。人家佛印心里有佛看你就像佛菩萨一样,你心中没有佛,怎么看人家都像大便一样。」当悟到这一层理时,终于了解与同修发生矛盾时,自己不对的问题居多。拿着法理当框框把同修框住,要求别人要怎样,却不以法理来对照自己的言行,不仅没做到宽容,还造成同修间矛盾持续的存在。

修炼中要修口,对过不去关的同修要鼓励而不是产生指责。在正法修炼时期发现同修过不去关,也可能不只是他有执著的问题,还要考虑有魔的干扰加重过关的难度。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想想若一个同修站起来了,他将影响多少天体、多少众生啊!而在以法为大的基点上我们不只是应该设法帮助同修度过难关,更应该把自己放在其中悟一悟。一个同修有漏就是我们整体有漏,大家应摒弃拿法来批评同修的不足,这不是帮助同修提高的方式,而应站在以法为大的立场上,善待同修为同修而舍去批评指导之心。甚至当被同修不谅解时,要善意的与他交流,想想是不是自己做的不足,而不是放任的让间隙持续存在。

六、为宇宙众生的未来而舍──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转法轮》)。旧势力利用人间邪恶生命所安排的这场对大法弟子严厉的考验下,谎言毒害了无数的众生,干的就是杀人放火的事。我记起了一次利用电脑网讲清真相:

一开始我给他贴自焚真相,再贴一些真相材料,后来又贴残酷迫害真相及大法洪传世界,对方不间断的骂而且愈骂愈凶。我主观上想这人真是没救了,就给他贴现世现报案例,对方逞强依旧,态度丝毫没有转化的迹象,这时我的争斗心起来了,我打了一句「口业不要造,地狱莫自找」,对方回答「要报就来报应我啊,我不信这些东西的!」我想我是要救度他啊,可不是要让他造口业害了他。我一边放下想把对方正过来的那颗心,一边发着正念,用善念打了一句「为了你好我真希望你觉悟,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接着我又打:「我是诚心来跟您讲真相,不是要害你造口业的,相信我。」随着这个善念的发出,对方态度在持续转变,回应的话中也开始显出他的善念了,后来竟然急于跟我要《转法轮》了解真相。

我想身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的一生应该就是来修炼的、就是为捍卫宇宙真理而存在的。学好法、讲清真相、发正念这三件事真的很重要,一定要做好。我们修得不好,舍不下该舍的执著时,影响的不只是自己的修炼问题而已,还关系着自己所在天体中众生的存与灭。在此仅以「以法为大,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自勉并与同修分享,悟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