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修炼的男孩:我的一个梦


【明慧网2002年10月31日】我大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有一天,她向我述说法轮功真相的时候,我感觉生气,而且我还和她嚷了起来,我还说了不少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的话,我和我大姑争的面红耳赤,她怎么说也说服不了我,这时已到下午。这天晚上,我感到非常疲惫,随之我就倒在床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就进入了一个特大特大的空间,在旷大的原野上,一望无边,不是白天,跟黑夜一样,周围全是星星,你就象坐在太空船深入宇宙一样,身体就象漂浮在空中一样,感觉不是漂,而是在平地上走,其实你的脚下什么也没有,突然一下,有一种奇迹出现的感觉,当我在四周看的时候,犹如进入了一个花园一般的地方,特别美好,但没有花,没有草,给人感觉特别美好。那种感觉过后,在正面,一开始出现了一朵白莲花,那朵花逐渐大,大到数百倍,先前它只是一个没有绽放的花蕾,再往后它逐渐展开,而且发出洁白的光,特别纯净,然后再抬头望这朵莲花上,上边坐着一个奇大无比犹如巨人的人,身披金黄褂,两腿双盘坐着,而且手中打着异样的姿势,让你感觉到高不可攀。他身后有一个巨大的法轮,不象用任何物质做的,是一个奇异的花环,照在他身后,让这个奇大无比的巨人显的更加光彩照人。然后他开口对我说话,他的话语以及声音不象两个平常人在一起说话,而他的声音就好象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几乎这个空间里全是他的声音,而且这种声音犹如歌曲一般好听,实际上是他说话,当你的耳朵听进他的话语的时候,犹如正在听贝多芬的交响曲,你想不听都不行,那种话语的感觉,即使你不认真地去听,它也会一字不差地钻入你的脑中,当我抬头看到他的面容时,他犹如一个慈祥的老人,用那种炯炯有神的眼光看着我,他还对我笑,那种笑容似乎让你忘记心中所有的不美好的东西,一切烦恼都没有了,而他跟我说的每一句话的时候,他都用两个手打着异样的姿势,那种姿势又似乎在哪一本神话小说或电视剧看过,与他们不同的是,他的姿势犹如敦煌壁画中的飞天舞一样,感觉特别美丽,而他打的每一个姿势似乎都在跟我说一句话,具体说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了,但是我感觉到明白他的意思。

然后他打了一个姿势,似乎让我坐在他身边,当我抬头望我头顶时,发现有一朵很小很小的莲花在我头上照着。当他让我坐在他身边的时候,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让我一块看下面的世界,因为当时我非常害怕,没有走近,他似乎也没有生气,而是给了我一样东西,他似乎是一本书,先前它特别巨大,放着金光,然后逐渐变小,那本书的样子,不象咱们平常所看的书,它不是用什么物质做成的,它是一本虚幻的象海市蜃楼一样,你既碰不到它,也抓不到它,而它就在你眼前,那种书不用你翻,自动打开,而且这本书的颜色是金色的,当翻开书的第一页,上边写着三个巨大的字,每一个字似乎是用金子做的,字体不是现代的,但是那三个字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中间那个字似乎看的很清,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正体字,凭我学历史的感觉,它应该是一个“法”字。当掀开第二页时,上面全是字,但是我不知道它写的是什么,我既没有专心去记它,也没有背它,它就很容易地钻进我的脑中,似乎我懂得这本书所写的意思,这本书翻得很快,虽然它翻得很快,但能记得其中那个字的样子,我很清楚的发现其中的一个符号,那就是卍字符,而且它会旋转,就象小时候的风车一样转,当这本书翻完了后,它又象一个虚幻的海市蜃楼不见了。

正面坐的那个巨人他只是用眼光看了我一下,但是我全明白他眼光的意思,然后他坐的那朵巨大的莲花又慢慢的合住,变成一朵花蕾,随着消失了,而那个巨人也随着不见了,只留下了我自己,又成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随后我从这个空间不知不觉的出来了,又回到了似乎是宇宙的空间中,随之我脑中一片空白,我醒了,天也亮了,但似乎我并没有睡觉,当我发现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既没有脱衣,也没有盖被,这一夜似乎一点冷意也没有,因为我穿的是半袖,当回忆起梦中的事的时候,先前只感觉是一个梦,而慢慢回忆品味,它似乎真的发生了,我感觉到害怕,但又感觉疑惑,因为我又不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这种景象不应该出现在我的脑中,随后我便把它忘却了,把它当作一个梦。

但我第二天、第三天,以至往后,我做的梦都是在看同一本书,这使我相信了法轮大法是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